Homepage » 本土焦點 » 評論 (page 54)

Category "評論"

吳大澂:雜談權力與革命

小政府大市場是香港乃以成功的管治哲學,當中最重要的,就是限制了政府的規模及其相應的權力。記得壹周刋的楊懷康先生就撰文講過,當年的財政司郭伯偉( Sir John J. Cowperthwaite,1915—20...

吳大澂:與林本利先生商確自由行

早兩日讀得林本利先生在壹周刋撰文論香港旅遊業的貢獻,當中提到「大幅削減自由行旅客數目,對香港經濟必然產生負面影響」,其理據主要是香港的經濟由2003年起大幅增長,當中包括旅客(即非本地區民)的私人消費大增,因此...

袁易天: 中產與有機

我介意別人說我為有錢人打工。最初開始有機耕種便有朋友這樣批評我。這個批評在我心裏久久不散。我種的是田,讀的是文學,對政治經濟理論沒有深刻的認識。對於這種批評會耿耿於懷,我認識到自己原來也有一套道德價值系統。這種...

【特約轉載】黎則奮: 跨越世代的本土追尋

我不認識孔誥烽,「相知」都是始於面書上之文字,以及我戒買不戒讀,間斷在《明報》上看到他發表的文章,因此突然收到他在面書上傳來的訊息,要求我為他過去兩年來散見港、台各類媒體議論本土的文章、訪問和演講結集成書的著作...

盧斯達:「幽默」的保羅

聖公會大主教又同時是中國共產黨政協的鄺保羅一段嘲笑七一示威者的錄音流出坊間,惹起強烈爭議。 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出來解話,謂大主教講道的時候幽默諧趣,是風格如此,希望大眾體諒云云;李力持也撲出來叫好,謂大...

盧斯達:夕陽世代的好學生情結

佔中電子公投近八十萬人投票,七一遊行起碼五十萬人上街。丁財兩旺,人腳捐款都足,尤其是「和平佔中」和「學民思潮」各籌得百多萬,怎想到黃毓民在特首答問大會擲出一隻玻璃杯。泛民一時跳起齊聲譴責,要劃清界線、要割席。泛...

靳民知:十字路口上的美斯

阿根廷將於凌晨零時(當地時間七月六日下午一時)對戰比利時。這是美斯第三次為阿根廷征戰世界盃。二○○六年他只在初賽射入一球,八強對德國不獲重用,最後球隊以互射十二碼飲恨。 二○一○年,「球王」馬勒當拿掛帥,但他戰...

袁易天:農夫是一個怎樣的群體?

農夫是一個怎樣的群體?大道理不大會說,也不必說。你對誰去說啊?把菜種了出來,送市場去,爭來拗去的,也不過是幾毫子一斤菜的上落。市場不由你操控,你得勤快點把作物種出來,一年有幾茬菜可以搏一搏,搏得到好價錢就有一兩...

盧斯達:未來之人,武裝起來!

今年七一遊行,人數比過去幾年多。愛追逐數字的傳媒一如以往,在高空拍一張人海的照片,加上一句「香港人的驕傲」製圖廣傳;台灣媒體會誇讚香港人有追求民主的心,香港人自己都會為壯觀的人海而突然覺得香港「覺醒了」、高呼「...

健吾:當每一個人都是媒體

七一晚上,輾轉反側。佔領現場,有我的學生,有我的老師,有我的朋友,也有我的被訪者,很多我認識的人和面孔。這夜,我很累,卻睡不著。 半夜三更,還有兩個朋友,在不同的Whatsapp群組,一個是教會的「朋友」,另一...

盧斯達:內在的敵人

我跟大家說說兩個地方的兩件事。 台灣立法院要強過服貿,議員的發言時間比香港更少,半分鐘,上有上的通過,下面有下面的反對。朝野的僵局是怎樣打破的呢?是一班學生夜襲立法院,將之佔領,其他人知道了,就拖男帶女包圍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