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評《魷魚遊戲》:南韓是青年人的地獄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Netflix超紅的南韓網劇《魷魚遊戲》,被歐美多國禁映或限映,不少評論認為該劇反映出南韓社會的高壓與扭曲,並重提近年所謂的「地獄朝鮮」;《外交政策》在本月五日刊登評論文章,稱「南韓不是年輕人的國家」。

《魷魚遊戲》描述四百多名負債纍纍、對人生感到絕望的韓國平民,不惜賭上性命,務求勝出六輪兒童遊戲,以獲得三千八百萬美元的獎金。南韓家庭債務與收入的比例,去年達到約103%,在亞洲國家中排名第一,是唯一家庭負債比突破100%的國家。

《外交政策》文章列舉出南韓近年的社會問題,並重提文在寅總統班子的貪腐醜聞,包括司法部長濫用特權、官員以內線消息炒地皮等。文章指出,五年來由於南韓政府的錯誤政策,首爾樓價升了接近一倍;相較四年前,首爾一個單位的價格約等於南韓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十一倍,現時急升至十八倍;相較二○一四年,南韓「二字頭」青年(即廿歲至廿九歲)確診憂鬱症的人數從五萬人急升至九萬八千四百人;自殺率在二○一七年為十萬分之十四點五,急升至二○一九年的廿四點六,使南韓蟬聯廿年來發達地區中自殺率最高的國家。

二○一八年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南韓階級複製嚴重。兒童的社會階級,與家長的社會階級緊密相連,而且程度高過任何其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南韓教育部的數據顯示,首爾一流大學的學生,絕大多數來自優渥的家庭。

南韓熱錢同時流向國內、外樓市,根據《蘋果日報》在二○一九年的報道稱,近年中資在海外買樓置產熱潮退卻,韓資的投資額已達中資四倍,世邦魏理仕(CBRE)數字顯示,以該年八月回溯的一年之內,南韓投資人從事的國際商用不動場交易額達到近六十八億美元,幾乎是中國企業投資額的四倍,使韓資取代中資成為國際市場買樓大戶,未計入韓國Mirae Asset Management Co同年斥資五十八億美元,從中國安邦保險手中買走美國多家豪華飯店資產的交易。

青年貧窮的「地獄朝鮮」

近年南韓年輕人近年常以「地獄朝鮮」一詞形容自己國家,以OECD三十五個成員國的貧困率來衡量收入差距,南韓的貧富差距僅次於美國;在南韓,十七歲以下的年輕人的貧困率為14.5%;而二○一九南韓年收入最高的兩成家庭月收入比兩年前年平均增長九十六萬韓圜(約六千三百港元)。相比之下,收入最低的兩成的家庭的平均月收入下降十萬八千韓圜(約七百港元)。

在東亞的已發展地區中,日本、香港、台灣、中國大陸都會區等地同樣陷入貧富懸殊、階級複製、樓價高企等問題,這些都引發青年普遍的絕望感。台大社會工作學系教授古允文指出,疫情對新冠世代雪上加霜,青年貧窮與低薪已躍升OECD國家「廿一世紀必須處理的首要課題」。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