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移民的自我修養(文:老湯)

Share This:
  •  
  • 36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SCMP

//1998年,當麥茲格爾還在費城一家非營利的移民機構做事時,一個客戶打來諮詢電話,解釋說他是維吾爾人。麥茲格爾問他:「維吾爾人是哪一國人?」但在同年,他就自己組建了公司,客户很快變成以維吾爾人為主。雖然他的辦公室在馬里爾的塞斯達市,但是到了最後,所有華盛頓特區的維吾爾人都僱用了他。他跟每個客户索取1500美金的費用,這比同行算是低的。//

何偉(Peter Hessler),《甲骨文》,第十二章「政治庇護」。

社會性戰爭的重點,就在於瓦解敵社會一切形式的組織,剩下有組織的全是我方的人。我方組織能不能有效吸納敵社會的殘片、原子人,屬於很次要的問題。原子人不論自己是怎麼看的,反正都沒有所謂立場,因為散沙化的原化個人完全經不起衝擊與風險,一打就倒一沖就散。只有打得起來的實體才有談判資格,一打就倒的實體自然就是用來欺負的。正如長居北京的梁文道正確指出的那樣,無組織無代表,在政治上就等於不存在,他本人就是上述原理的最佳寫照。

但凡組織,就要講究個組織紀律性。這不是說因為香港現在成為了第三世界,所以只能暫時應用第三世界邏輯,不是這樣,而是說,這是政治上普世通則,適用於包括民主國家在內的任何人類社會。就比如說先前有報導說移英港人接受家長救濟的同時被要求綑綁式支持當地政客,結果不歡而散。具體是要支持誰,怎麼個支持法,筆者在獄中所知有限,也不好亂評論。但是這種合作行為本身,肯定是有其必要的,非如此不足以確保香港人社羣的長遠地位。

香港政圈一向推崇「舖舖清」、「一單還一單」、「是其是非其非」。這在道德或說理的層面而言是對或不對,不在筆者關注範圍內。重點是這種做法本身就是解構性的、不利於共同體的。如果你看到公民黨一黨三投會感到不滿,那人家看你一族三投自然也會生出類似的感想。就選舉而言,這種能輕易被帶風向、沒有統合力的投票羣體,是沒有甚麼拉攏價值的,是隨時都準備出賣的。人家不可能以具體、也因而可能得罪其他羣體的承諾,去交換一個兩面三刀的羣體實際上沒人知道存不存在的支持。It’s all about making a deal. 你的羣體不適合做Deal,就沒人跟你Deal,你的訴求就會永遠排在待辦清單上的末尾。你的羣體不知忠誠為何物,自然有更懂得忠誠的羣體補上選舉精算表上的空白。在西方國家,處境更慘的流亡羣體成千上萬,不差你一票半票,這就是選舉精算的殘酷一面。

相比起中共不讓香港人普選更可怕的,是中共比香港人更會玩普選。區議會一直都是普選,但在2019年香港人真正以國族身份為投票指引之前,黃營何曾大勝過?我們誠實一點,在1124那時,我們投票的時候,看的不是「工作能力」,而是政治站隊,對不對?甚麼是「工作能力」?對選民而言,「工作能力」的意思就是以四年為單位的短期利益。甚麼是政治站隊或者國族?就是根本利益。兩者要是能兼而有之,當然皆大歡喜,不能兼而有之,就要捨短期而取根本。這個主次關係必須搞清楚。區議員的職能本來就極之有限,為了那四年內能得的蠅頭微利而捨棄立身之本,就叫做捨本逐末。很多人長這麼大都不知道投票是這樣子玩的,誰會這樣搞啊?就是以往每次投票都投得贏你的那堆同鄉會。這本身就說明兩民族對立的事實早就是客觀存在的,只是沒人察覺。

這跟共產黨有甚麼分別?為甚麼要有?資源武力都比不過人家,本來就沒有裝清高的本錢。還非要裝,挨打吃虧又有甚麼好怨的?國族主義動員作為一種武器,人家掌握而你不掌握,你就要挨打。如果你本來有機會掌握而為了滿足虛榮與表演慾而拒絕掌握,那被打死又有甚麼值得可憐的?共產黨不打死你,你也早晚被其他民族打死的。為甚麼那麼多自由派知識份子為了避秦遠遁海外,若干年後又心甘情願地回去擔君之周?因為他們親身體驗到那個恐怖真相:作為一個中國人,其實共產黨才是對的,他們的大夢只有共產黨能達成。如果按他們自己的意識形態與行為模式,就連一個足以久存的共同體都建立不起來,只能日漸凋零。信仰破滅之後,捨投共無路。「十一哥」有沒有真的「衰過」,天曉得,也不重要。似他那種人本來就只有這條出路,而他這塊標本就很清晰地反映他們的獨有困境。

被虛擬自由主義牽着腦袋走,正是香港人多年來的弊病,也是中共能自信吃透所有人的根本原因。如果所謂「覺醒」僅限於痛罵敵人而不懂得檢討自身的弱點,那就意味着餘生都只能繼續失敗。

老湯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36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