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分叉的世界綫(文:老湯)

Share This:
  •  
  • 5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年初美國總統大選的時候,都聽大家哭得跟世界末日似的。現在看來,拜登這老狐狸不是還幹得有模有樣的嗎?不論是侵派還是登派,希望大家都記得當時對哪些同路人發過火,都去跟人家道個歉吧,一笑泯恩仇。明天一早起來,又是團結抗戰的一天。未來需要共同面對的關卡還多着呢,大家的脾氣,在真正的國仇家恨上會用得着很多的。

新疆問題的定性出爐,意味着對方的頭顱已經有半顆晾在斷頭台上了,剩下的半顆,按美帝的作風還要開會研究。無論如何,在外奮戰多年的人回家之日不遠矣。這些年來,在中東犧牲的他們夠多的了。筆者沒有理由希望那一天來慢一秒。但作為香港人,筆者擔心的不是太慢,而是太快。

自古以來,香港這個小地方就不曾成為任何一場戰爭的主戰場。鴉片戰爭時,英國人都直爆南京,原因很簡單,控制了長江,中國就等於被一刀兩斷。再囂張點的話,就直衝渤海灣大沽口登陸了。二戰時美軍打日佔香港,也是派轟炸機隊意思意思地炸一炸港口設施與運輸船,就收隊走人了。客觀而言,香港的戰爭價值為零,因而也沒有人會在此投放大批部隊作戰,而這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鏡頭是追着主要戰綫跑的,鏡頭以外的次要戰場甚至不算戰場的地方,才是人道災難的頻發點,更會為「趙佗式政權」創造廣闊的操作空間。

公元前二○六年,項羽殺秦子嬰,秦國滅亡。此前秦國曾三次發兵侵略嶺南(廣東),第三次侵略軍的主帥任囂,也成為了嶺南淪陷區的軍政長官,但其副將趙佗,才是真正狠角色。秦亡之際,時任軍政長官的任囂卻神秘病死,副將趙佗一接手統領駐軍,立即下令封鎖所有進出要道,坐看楚漢相爭。兩年後,趙佗自封南越國王。楚漢戰爭塵埃落定後,趙佗接受漢使勸說,受冊封為藩屬國。

這樣的一個「趙佗」,香港現在就有現成的,大家應該都心裏有數。但是這樣的一種結局,大家願不願意接受,相信大家心中也同樣有數。只是就現實政治的角度而言,這樣的既成事實是很容易被接受的。時至今日,外圍的風向已定,順着走就行。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躺着等贏,敵人的失敗不等於我們的成功。

阿富汗又是一個好例子。一直以來,我們都習慣把美國因素看得比天大,而忘記了更重要的反求自身。阿富汗民選政府的情況說明,選票畢竟不防彈。你自己不能打,美國人也只能扶你一時,不會保你過世。二十年不長不短,不夠正在看這篇文章的大多數人自然壽終。所以萬大事靠美國人,結局很可能就跟阿富汗的親美/民主派一樣,過了幾回從天而降的投票癮之後,照樣被仇家(可能是塔利班或其他)拖到大街上生鋸開兩半。這種事在南越,在伊拉克都不是甚麼新鮮事。世界本來就是這麼凶殘的,別讓文明的幻象干擾了你的判斷。

管理好情緒,積蓄好實力,圍好你的爐,別再為不相干的小波動一驚一乍的。歷史的巨輪已上軌道,就怕你沒本事接。時間不多了,抓緊點。

老湯
18-7-2021


Share This:
  •  
  • 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