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做人做狗(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y Mk2010 – Own work,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51932692

//不知何時,他發現自己開始坐在地鐵車廂,看著富途牛牛的介面。他說,自己不是善忘,而是「認命」,「接受我會依賴地鐵,依賴中概股」。他說,自己平日會儘量在飲食上選擇「黃店」,即那些支持反修例運動的餐廳來消費,以作彌補。然而他想起,自己以前都會批評吃「黃店」來贖罪的人。「有點像,以前被批評的人,就是現在的自己,」他頓了一頓,「真的沒辦法。」//
〈香港年輕菜鳥炒股熱:我還有理想,只是多了一個錢字〉,端傳媒,10-5-2021(解悶工廠)

香港的民主運動,一直以來講究的是道德感召。道德感召說到底,就是負性價比,要求同路人做擺明吃虧的事,去感召中間派乃至敵人。因為是賠本生意,所以能支持的時間總是很短,而且在這段短時間出不了效果的話,引發的反彈會極其強烈,埋下分裂的種子。我們的敵人們,在被我們打死之前,都不會停止他們狂妄的嘲笑聲。

就像故事的主人翁一樣,罵人「贖罪劵」的時候總是義正詞嚴的,自己的身體卻比誰都老實,就是這種「真香」效應的產物。那麼,當初被他道德勒索過(他本人甚至都不具備這樣做的資格)的店主或消費者,他會補償人家嗎?可能根本就沒想過。他跪了,賺錢了,那些選擇堅持而蒙受風險和損失的人們,他會至少主動施以援手嗎?還是他覺得,光顧了一下黃店,就算贖清平手了?倘若如此,那就不只是「打倒昨日的我」了,他相比起被他批評過的人們,手與心都還更髒一些,人格更卑下一些。

盧梭曰:「第一個圈起一塊地的人,當他膽敢宣稱:『這是我的』,又認為周遭的人簡單到相信他所說的,那麼他就是公民社會的真正創建人。」周遭的人當然沒那麼簡單,至於這地最後怎麼還是圈得出來,你猜猜?我們務必要記住,地球上能被叫做主權國家的東西,沒有一個雙手是乾淨的。國家只要存在,就與它的原罪脫不了關係,在這個層面上,一切國家建制皆是犯罪組織,只不過它們之間互認為合法機構,僅此而已。人沒事為甚麼要弄髒自己的雙手?因為他必須這樣做以求得生存,國家亦同然。任何想要掌握政治權力(a.k.a. 真普選)的人,都必須有這點覺悟。

所以我們會發現,對歷史人物(特別是國家元首級別的)進行評價的時候,經常會採取一種我們在法庭不多見(又是達官貴人例外)的原則,就是「功過相抵原則」。毛澤東害死幾多千萬人,畢竟還是共產中國的國父,共產中國的主流評價,叫「七分功,三分過」。三分相抵之後還有四分功。我們不要以為這只是中共在官官相衞,美國總統尼克遜與克林頓即使不是全部,至少也是部份認同的。不然也不會有「乒乓外交」與中國入世了。箇中道理是,共產中國雖然害死幾千萬中國人,但它與蘇聯決裂,對全球反共事業是有好處的,七分功三分過;鄧小平雖然屠城了,但中國奴隸市場對於後冷戰時代的全球民主化工程還是裨益良多的,七分功三分過。

這裏面又牽涉到另一個原則,就是「共同體受益原則」。共同體根本利益之所在(而不是短期利益更不僅限經濟利益),一定程度的邪惡是可以被容忍的。中國與蘇聯決裂,動搖了共產陣營,對民主陣營的鬥爭有利,死幾千萬人不是甚麼大事;全球化乃至全球民主化工程,受益人是全人類(直至近年為止,美國人發現自己吃虧了)。這點不論漠南非洲還是中國的996奴隸勞工都沒法否認的,便確實是功大於過。經濟利益是你能賺多少錢,根本利益是你憑甚麼值這麼多錢,首先就是政治帳,也是共同體的帳。人為了自己一己私利炒黃牛,叫做賺陰質錢;一國元首為了國家利益開徵關稅,便是一代英主。儘管就行為而言,兩者本質相同,都是土匪剪徑攔途截劫,推高交易成本,這是經濟帳的角度。在政治帳的角度,便是為公/為私的問題,歸根究底就是於共同體根本利益有無益處的問題。

回到我們要講的問題,筆者相信,面臨同樣掙扎的同路人,不在少數。假使故事的主人翁不是曾經打過如此響亮的嘴炮,而又絲毫不負責任地說出「真的沒辦法」這樣的話,筆者是不會刻意挑出來說事的。在生活中要不要妥協,首先是一個政治問題。政治問題就要算政治帳。資糧於敵當然是過,但關鍵在於這個行為所產生的利益當中,你有沒有撥出給敵人的至少雙倍給共同體?這一點,才是真正決定功大過大,勝負對錯的重點。

在美國,不論是特朗普還是拜登,都是採取這樣的角度去看問題的。撇除最不重要的言論層面,他們的政策幾乎是完全一致的。皆因他們都是算政治帳的。政治上不成熟,喜歡抽空身份與實務原則搞道德批判的人,通常也墮落得特別徹底。他們根本不能理解共同體的意義與根本利益,因此也很容易為了短期利益或波動而倒向中國一方。現在我們都知道,像這種人,是整個世界都默認其被犧牲掉是無所謂的,甚至是對人類文明有益的。做人做狗,的確是自己決定的。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