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最後的蘋果,最後的十里路(文:老湯)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由 Tim Wu – 自己的作品, CC BY-SA 4.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05594923

//日軍為控制輿論,在佔領香港之初即接管官營的香港電台以及部份報紙和出版社:所有出版刊物均受到審查參謀長屬下的報道部審查…反日或屬於重慶國民黨陣營的《國民日報》、《工商日報》、《大公報》等則被日軍查封…總督部為了營造比英治時期進步的形象並安撫華人,特意舉辦記者會,會見華日記者,更於1942年8月宣佈以後每月舉行總督和記者的見面會,由總督說明政策以及對社會問題的意見。香港的對外通訊則大受限制,例如電報和信件只能來往日本佔領區,經廣東來往中國內地,以及歐洲中立國…不少市民冒險收聽盟國的電台廣播,得知日軍自1942年中以來節節敗退的消息…可是,另一方面,Elanor Thom亦提到有不少市民「拒絕思考」,而是「暫時把腦袋放到冷藏庫之中」,假裝生活一切正常。//
鄺智文,《重光之路: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第五章:日佔時期的香港社會〉

拿到最後一份蘋果,剛好就是筆者泊正第二個月。大時代之下,講多便俗。往昔縱有再大的分歧,炒蝦拆蟹上天入地,都不重要了。分歧再大,大不過戰前的英人與華人,在三年零八個月裏面還是能通力合作。歷史的共孽既然叫做共孽,我們便注定要共同承受。

蘋果不是一份無可挑剔的報紙,肥佬黎也不是聖人,我們也不需要他是。道德上完美無暇的人,通常只代表他沒有做過任何重要的事。2014年之後,戴耀廷這個名字就跟千古罪人差不多意思,到了他被針對打擊那時,我們還是照樣聲援的。凡存在於人世的必有缺點,我們都只是凡夫俗子,不是神。神創造世界,不創造歷史,人才創造歷史,故成其偉大。記性好的讀者會記得筆者曾撰文痛罵過肥佬黎的捉特文章,事實證明割蓆並不能保平安,那都是過去了的事了。希望大家還記得被捉鬼的那位手足的存在。這一刻,我們同為香港人而入獄,都是一條船的人了,我們只要記住這點就夠了。

新天新地之前,大洪水是免不了的,也只有大洪水,才能提醒世人,洪水面對人人平等。我們都只是一個個充滿缺陷的人。以往所謂路線之爭、意氣之爭,說到底都歸因於忘掉這一點。洪水來了,大家才都不得不承認,在座的這座多位,還真的都是垃圾。這作為思考的起點就很實用,只有承認自己垃圾的一面,人才會紮紮實實地從基本功練起。落手落腳打造真正的政治基礎,比起探討哪種姿勢比較適合與共產黨談判,更稱得上是一堂政治課,這不是件壞事。

看着我們在黑暗中摸爬滾打的狼狽相,有很多人會發出恥笑的聲音,或者落井下石。不要逞口舌之能,老老實實受著。記住這一張張嘴臉,記好了,然後堅持到你能打回去的那天。

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後的十里路是最艱辛的,也是最值得的。

老湯
24-6-2021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