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留低做到啲乜(文:老湯)

Share This:
  •  
  • 104
  •  
  •  
  •  
  •  
  •  
  •  
  •  
  •  
  •  
  •  
  •  
  •  

pic via 影攝食

//(二○○七年)九月五日,在北部距離曼德勒不遠,且境內有數十座佛寺的河畔城鎮木各具(Pakokku),數百名穿著黃袍、紅袍的僧人組織了自己的抗議活動,以表達對仰光遭拘留之示威人士的支持。僧人與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關。在全國各地,僧人提供國家所未提供的社會服務,包括對孤兒和家中窮到無力照顧到的小孩教育。在法院腐敗不可靠時,他們裁定糾紛。他們倚賴施捨,而此時施捨已快要斷絕。他們非常清楚許多人陷入絕境。//
吳丹敏,《緬甸的未竟之路:種族、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的民主新危機》,第三章〈擺脫烏托邦社會〉

說實話,筆者不認為問得出「留低做到啲乜?」這問題的人,對於「離開做到啲乜?」甚至「當下應該做乜?」這些問題有任何概念,單純就是一種賣弄小聰明吸引家長注意的嬰幼兒心理配象而已(如果不是五毛挑動矛盾的話)。都是 幾十歲的人了,Come on Jame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

如果說海外線與本地線之間非要就重要性分個高下,唔準諗即刻答,筆者認為是海外線。然而是有前提的,前提是海外線的成員或組織,是向着作為一個準軍事組織(或至少是直屬配套)的目標發展,非如此不足以與其價值相配。而且,這是有時限的,最遲十年內必須出成果。流亡者的平均年齡約莫是二十出頭,十年後就三十了,三十歲成不了軍,四十歲就打不動了。國民黨血淋淋的敎訓就擺在那,反攻不了大陸的軍隊就是累贅的難民,而難民不世諉襲,要是有機會變老,就要聽着自己的子孫罵「香港人中國人根本不用分那麼細,都是垃圾民族無資格生存」還是用外語罵的,到時你能把持得住不投共?

如果單論能做的事的多樣性,留在本地的優勢就很大。香港不曾有過真普選,也不曾有過與真普選相配套的社會與人文條件。其中一個面向是,香港人自行組織提供公共服務的能力很薄弱。就像是「廿二世紀殺人網絡」裏面的人類一般,是全身插喉裝在培養缸裏面養活的,母體電腦要是有三長兩短,他們馬上死光光。這種情況下,民間社會對於政府的議題能力無限接近零,事到臨頭只能用腰骨硬頂。扯甚麼「無代表不納稅」呢?這話跟你有一丁點關係麼?你敢不納麼?而且持平說,你就算真不納,錢省下來了,買得到同級同質的服務麼?你能不依賴我能不跪麼?

這就是留下來能做的事了,黃色經濟圈被很多人罵是「形式主義」,但說實話,沒了這個經濟及組織基礎,我們今後除了形式主義的東西以外也不可能幹得出甚麼事了。能與政府對着幹而且站得硬的社會,必然是一個擁有平行體制,足以自行料理至少是陣營內部民生問題的社會,而一個這樣的社會,沒有一個獨立於現行體制以外的經濟體,是沒有辦法存在的。這就是為甚麼不論古今中外,一切有能力造反,也因此具有統戰價值的組織,至少起初都是十足的黑社會作風。而看起來十足四正,打呔不打架,非常符合小資產階級倫理的東西,多半一觸即潰的原因。這種事如果需要例子,只要看看曾經說要對大學SU「不用再客氣了」的那位社會賢達,在真正風波來臨時的反應,就很清楚明白了。

基於人口基數、社會形態等考量,可以確定移民在外的港人社區,在這方面不大可能做得比本地社區好,頂多只能為本地分擔一部份。人口基數小意味社區規模小,自營公共服務的性價比會很差。相比之下,重走我們祖輩的老路,也就是依賴壓力團體向當地政府索要資源,才是阻力最低的路線。移民社區總是自顧不暇的,而人在可以偷雞取巧的時候,很少會猶豫。相反,在香港本地的港人社區,進行這種工作的各項資源,乃至動機都大得多。

值得強調的是,沒有哪種公共服務,由第一日起就無條件開放予公眾的。一切公共服務起初都是私人服務,直至它做得足夠大,形成規模優勢甚至壟斷時,「公共服務」才成為事實。而且從頭到尾都不代表免費。單純依靠課金,很容易像緬甸僧人一樣,抗風險能力較差。但即使是他們的水平,比起我們還是高上太多了。

這種事不只是民主的前置工作,更是健全民主社會的日常。不光衣食住行更自帶醫療、教育、仲裁機制的民間共同體,才是民主的真正基石。2014年的失敗,比成功更有價值。真普選了又如何呢?緬甸就是活例子,他們曾經擁有過,比我們強多了,但事實證明那只是泡沫一樣的榮景。到了緊要關頭,人們所能選擇的路,終歸只有上山打游擊一途。那些曾經在大緬族主義者眼中很討厭,明擺着收外國錢的少數民族武裝,現在就成了他們的敎官,比昂山素姬可靠一百倍。

P.S. 解悶工廠的手足很有心,在筆者泊正當日的解悶中還加了一段手寫的問候,只是沒寫回郵地址,打聽不到就回不了信了,手足見字請於下一份寫回郵地址 🙂


Share This:
  •  
  • 10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