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香港現代化(文:老湯)

Share This:
  •  
  • 2
  •  
  •  
  •  
  •  
  •  
  •  
  •  
  •  
  •  
  •  
  •  
  •  

By Studio Incendo – https://www.flickr.com/photos/studiokanu/48073669892/in/album-72157709109973522/,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79742972

//
所謂革命者,即依據一種進步的新思想(主義),以人力徹底改進各個人以至整個國家之生活形態之謂。簡言之,革命即生活形態之改進也。吾國革命之所以迄今尚未成功,即在於全國國民之生活形態始終無所改進。
———蔣介石
//

在大多數香港人的眼中,香港是一個現代社會,但香港不論是政治體制還是社會結構本身,實際上都是前現代模式的活化石。前現代社會的特徵是,真實共同體的規模一般很小,社會不同階層的根本利益一致的情況極少。在香港,即使是像教會這種理論上以普世主義為綱的組織,也都呈現出各自鮮明的階級特徵。權貴上的教會與基層上的教會,從來都沒人真覺得是可以相提並論的事。於是在當下,非常諷刺地股份制公司乃至於其變體「眾籌」,這些最銅臭味的東西反倒承擔了最純潔的各階層大團結任務。

現代化呈現出兩種相反的面向,其一是隨着技術的進步以及對效率的追求、分工的細化達到了史無前例的程度。大幅提高生產效率與改善物質生活的同時,無限增長的專業化也同時無限拉遠了不同工種、行業、階級在精神上的距離,社會各階層的互相理解變得越發不可能了。前現代本就存在的階級社會,在現代化的衝擊下進一步碎化,始於精神上的異質,而終於無止盡的陰謀論。沒有人真正了解「社會」這台龐大的機器是怎麼運轉起來的。會不會有哪個部件對你起了殺心,準備趁你熟睡之際把你輾了?這是不可能搞得清楚的事。想想一隻誤入發電廠機組的老鼠的感受吧,非常的香港人。

如果只有這樣的一種面向,那麼人類在現代化過程中應該會像馬克思所預言的那樣自滅掉,可惜他算漏了世界大戰。現代化帶來的另一個面向,是戰爭的現代化。在前現代社會,戰爭與政治不過是上層一小撮人的事,不論上面打成怎樣誰坐莊,底層只管納皇糧就是了。現代戰爭講究重型的工業產品,以及兵額的不斷擴大,沒有包括工業、物流乃至教育、醫療等體系的全社會通力合作,就無法形成戰力,然後落後挨打。不想挨打就要團結,這是香港人很晚近才學會的道理。戰爭造就國家,第一步就是構建民族,構建民族的第一步,就是各階級的壁壘消除,形成一致,一種基於「身份」這個根本利益的一致。

香港人對此很陌生,皆因香港未曾經歷過此一階級。以中華民族為動員旗幟的各項活動,遊行集會、罷市罷買等,一百年來有過不少次,沒有哪一次真能持之以恆的,也沒有哪一次不是因為某個境外政權的決定而中止的。這就很能說明這些事件的本質了。贗品終究只是贗品,不能與當下我們眼前的真實共同體相提並論。英治時期的香港由始至終都是前現代的階級社會,97後依然是。2019前的香港,貧富老幼之間的致命撕裂一直都客觀存在,而且一直不是秘密。這樣的一個「社會」,要被稱為一個社會是很不知廉恥的。充其量只是人群的無意義堆集而已。由前現代過渡到現代的歷史當中,無數有類似問題的政治實體,它們經受不住民族國家林立的外部壓力,更經受不起共產黨的內部挑撥,於是就在演化場中被淘汰了,由一個自立自主的實現變成一個無意義的地名,一塊戰利品。

像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那樣,老年人與青年人,有錢人與有膽人,跨階層地形成聯合,形成互利互助的共同體,為香港史僅見之一例(當然與任何形式的共同體一樣,你不能期望它能包攬所有人)。戰爭與苦難與人類文明的進步不可分割,「世界和平」縮減了國對國的戰爭頻率,卻不過是將戰爭轉移到階級對階級的層面而已,殘酷性絲毫未變,還給了共產黨以可乘之機,這在今日的世界各地都是鐵證如山的,美國也不例外。香港的民主化工程爛尾告終,但香港的現代化工程才剛開始。現代化的核心在於,它不再是有權者對無權者,有錢人對窮人毫無憐憫地施以赤裸裸的專政,而以更合理的分工與分配營造內部的凝聚力,弱者與強者之間自發地互利合作。這樣的一個社會,才算是真正獲得了在現代世界存在的資格。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2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