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新聞首發】項莊舞劍,志在否定小平歷史地位,取而代之(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74
  •  
  •  
  •  
  •  
  •  
  •  
  •  
  •  
  •  
  •  
  •  
  •  

習借鄧小平一句「愛國者治港」為指導原則,大改香港的政制,明目張膽修改《基本法》。需明白,鄧小平親自督導了中英談判、《基本法》的起草與通過。這一切皆是在鄧小平掌權時進行,跨越由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年十一年之久。今天習近平藉着改法,突顯鄧小平所設計的一國兩制下的基本法制度,達不到鄧自己所定下的「愛國者治港」目標,需要由他重新定義、重新設計,那還不算是在否定、清算鄧小平,甚麼才算?

習改港政制等於清算鄧、江、胡治港路線

不單如是,鄧小平手把手帶領了數年的江澤民,繼承了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治港方針,《基本法》只能釋不能改,中共要給其無上的權威性,因為一改就顯示原來起草時構思不完善,就是那時的鄧、江領導無方了。今天習大筆一改,貶之為達不到「愛國者治港」,豈不也在批判江澤民及胡錦濤也是無能的?

還有,胡錦濤任內面對二○一二年的政改壓力,讓步接受了當時民主黨的政改建議,搞出了五席變相直選的制度。今天習大筆一揮廢了,有必要嗎?有想過留點面子給胡嗎?習表明那次是胡的錯誤決定,所以要徹底廢了。

習不是單針對港人的民運,而是要藉重新定義「一國兩制」以突顯他才是真正的設計者,鄧、江、胡所做的都是錯誤與不足的。由習重新設計的一國兩制才能解決香港問題,並將會用於逼使台灣回歸統一,習的歷史地位就可超越前三人,與毛主席並駕齊驅,甚而超越,當中國在他領導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他的歷史地位就可在毛之上了。

習不單在香港及「一國兩制」上曲線否定鄧小平,在其他方面早就將鄧小平的教訓拋諸腦後。在中國人的傳統裏,否定祖宗遺訓是大逆不道的行為,特別是人民公認是好的遺訓。習不單說改便改,而且不給人民討論的空間,連黨內民主的傳統也放於一旁,自己愛怎樣改就怎樣改,盡顯習近平專制獨裁的一面。(人大開會前還不被告知怎改。)

鄧小平的遺訓有幾個重要方面,最重要的是廢除了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那是在他復出的一九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政治局擴大會議所規定,並在後來加入憲法之中。習經修憲而廢除了主席兩任制及過了六十八歲幹部必需退休的制度,方便自己謀求終身連任並安插親信。還有,江澤民寫下大戰略、大原則,一是在國際上要韜光養晦,並不稱霸以求國家的默默發展。習代之以戰狼外交以突顯個人的強勢。另一大原則是政治局常委集體負責制,每一常委負責一項事務。習要集大權於自己,事事由他拍板決定,包括他不懂的經濟及香港政策、台灣政策。

重新定義「一國兩制」代之以「全面管治」,並更改《基本法》大改政制,是習要在歷史上否定鄧小平及江、胡的成績,進一步想超越毛澤東的盲動下發生的事。這是港人的不幸,但也是專權專制下人治治國正常會發生之事。習不單要整治香港的政治制度,鄧、江、胡留下的土共班子也面臨整肅,由穩定香港的重要功臣一下子被打成為「忠誠廢物」、人心惶惶。君不見以廢話連篇的中共代言人,近日靜得出奇,人人自危,心情不見得比民主派或本土派好。

既是事物之必然,歷史走向下出現的逆境,本土派應視之為有危有機,在危機中尋找自己的位置,經此一劫,就算是土共也被當頭棒喝,想事業有成、活得有尊嚴、有意義,靠的是在地的本土基礎,不能單靠中共的加持照應,那是虛的。


Share This:
  •  
  • 7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