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市「陷阱」衝突|男子咬斷警手指,判囚五年半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影:Tam Ming [email protected]社媒

攝影:Tam Ming [email protected]社媒

前年(二〇一九年)七月十四日反送中示威者「遍地開花」於沙田遊行,遊行結束後被警察四方包抄,無法從新城市廣場的沙田火車站閘口離開,大批示威者滯留廣場,而全副武裝持長盾的防暴警推進廣場,暴力推打民眾,廣場內展開警民激烈衝突,警察揮警棍追打民眾,並且在商場噴胡椒噴霧,有民眾揮舞雨傘、木棍還擊,混亂期間,有一名男子杜啟華遭警察捉住,更被警員梁啟業從後伸手「插眼」,杜啟華張口咬斷警員手指,被裁定有意圖而傷人、對他人身體加以嚴重傷害、襲警及公眾地方擾亂秩序共四罪全部罪成,判囚五年半。

法官陳仲衡在判辭表示,信納梁啟業的證供,指杜啟華的眼眶不是為了「壓點控制」的施壓點,所以沒有需要施壓。陳官更指,即使當時梁啟業有用力,力度也必定不會大,並表示根據呈堂片段及截圖,杜啟華咬噬時,「梁啟業的食指根本不是按壓著被告人的右眼或右眼眶。」

陳官:杜啟華「十分兇殘」

法官陳仲衡指杜啟華雖非主動咬斷梁啟業手指,而是趁梁手指進入其口內時咬,但行為十分兇殘,對梁造成極大傷害,較同類案件情況嚴重。

新城市「陷阱」衝突中,另有三名被告市民早前在區域法院分別承認兩項暴動罪,法官判其中兩名被告各監禁四年,另一名中學生被告則判監三年四個月。

事件背景

前年七月十四日反送中示威者「遍地開花」於沙田示威,堅持五大訴求,當日下午TVB曾發表一則記者蘆儀發出的現場報道,題為「沙田遊行人士秩序良好」,然而在遊行過後,警察在晚間約七點於沙燕橋組成封鎖線與民眾對峙,有警察自稱正進行「圍堵行動」,有部份全副武裝、疑為警察人士不但身上沒有編號、不佩戴警察委任證,頭上疑似警察頭盔也貼有遮擋面容的金屬紙,這些武裝人士以惡劣態度威嚇民眾,又不斷向前推進。

在警察圍堵民眾同一時段,有片段(https://www.facebook.com/ChanKamShui/videos/1128851767317417/)清楚錄得警察用擴音器廣播「麻煩你哋唔好阻住警察圍堵嘅行動啦」,遭示威者反問「你係咪話圍堵呀,你係要有機會畀人哋離開,而唔係期望嚟圍堵示威者嘛,你係驅散定係拘捕呀?」在兩陣對峙期間,有沿途民居向路面扔下保鮮紙等物資,相信是支持示威者之用。

當日晚間約九點,警察將民眾趕離源禾路後,示威者陸續往沙田市中心一帶不同商場散去,但警察封鎖新城市廣場的沙田火車站閘口,大批示威者滯留新城市廣場,全副武裝持長盾的防暴警推進商場,暴力推打民眾,要民眾高舉雙手,在沙田廣場的部份出入口有天橋遭警察封鎖,無法離開商場的市民質疑被非法禁錮;又有警員「一支公」衝入民眾作狀威嚇,遭現場憤怒民眾包圍毆打、拳如雨下;新城市廣場內展開由警察挑起的警民激烈衝突,警察揮警棍追打民眾,並且在商場噴胡椒噴霧,有民眾揮舞雨傘、木棍還擊,又從高處擲雨傘、雜物等還擊,有民眾用雨傘擊裂警察的長盾。

在新城市廣場內,杜啟華遭警察捉住,更被警員從後伸手插眼,杜啟華張口咬斷警員手指,但有傳媒只報道警員遭咬斷手指。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批評警察在衝突前封鎖沙田站閘口,阻止市民離開,造成不必要衝突。

香港人權監察稱,當警察呼籲示威人士散去,而示威人士正從商場離開,防暴警卻衝入商場驅趕。此既不符疏散目的,亦容易導致衝突及升級。而警察近日包抄圍堵的手法令打算離開的示威人士和路人無路可走,儼如陷阱,這樣令人日後更不信任警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