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多難成邦(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y Daniel Case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5158784

多難不一定興邦,但人之所以要結成邦國,是因為人生而多難。如果你成功了,敵人會打壓你;如果你失敗了,敵人會肆無忌憚地打壓你。鬥爭不一定是人生的一切,但鬥爭的結果決定了你的人生配有甚麼,願所有曾經想過苟且偷生的人,都能學到這寶貴的一課。

初選五十多人被捕,各大傳媒也被搜查了,搞個選舉就算顛覆是甚麼道理?着實沒道理。顛覆國家算是哪門子的罪名?真正的罪名明明是你只有兩條腿而不是四條,居然還在呼吸,這才是孰不可忍。一年多前筆者就寫過何謂「民族鬥爭」。民族鬥爭從不講道理的,單純是塲比拚誰先把誰殺光的比賽,哪來這麼多的內心戲?到今天,筆者還是不時會聽到「這樣跟共產黨有甚麼分別?」之類的說詞,已經不會生氣了。很快他們跟共產黨就會有顯而易見的分別,分別是活人與死人。

如果說戴耀廷被抓去關只是時間問題(筆者被搜出的其中一件證物就是當年聲援他老人家用剩的標語),把涂謹申也抓去關就很挑戰想像力了。不過話又說回來,香港人在政治上的想像在一直都不怎麼樣。比如說當下還有不少香港人在探討「暴政下的生活」這種問題,就很牛頭不搭馬嘴兼落伍。暴政亦政,好歹分個統戰對象與打擊對象,辦事不力的奴才當然殺多少都不可惜,但不服王化的土司酋首還多少有點統戰價值。當下的香港卻早就不存在甚麼統戰對象了,奴才以外的全港都是打擊對象。真要找參照例子的話,應該算無政府狀態或種族滅絕的前奏。政治斬首算基本的起手式。自古以來笨的都是對共產黨有幻想的人,共產黨一點不笨,所以宅也不會傻傻覺得這樣就足夠了。長遠必然是以對付整個作為有組織的公民社會的香港為目的。

為甚麼作為一個有組織的公民社會那麼重要?我們要注意,任何組織或共同體都不能100%保障你的安全,哪怕是人類最強的組織形式國家與軍隊同樣不能。人世間不存在那種保障。共同體的作用在於盡量提供安全系數,以及在最不幸的情況下令你不致死得毫無價值。反過來說,作為共同體成員的義務也在於此。人終有一死,沒有東西擋得住。組織共同體的意義在於令犧牲具有意義,犧牲的意義在於敵人更大的犧牲。一個有組織的公民社會可以確保消滅它的代價最大化,一個無組織的散沙社會則是隨時都準備好被以低廉的成本消化吞食,這就是差別。共產黨不需要你認輸,只需要你散沙就夠了,散沙社會只是一堆生物資源的總和,是它的最愛食糧。

共同體並不必要大,小的有時更好,尤其對於組織經驗比較淺的人而言。高互信的小結構才是最適合的,上層的組織整合留給主事者決斷就夠了。唯有如此,才能做到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有口皆碑的改革開放,並不像宣傳所說的那樣出於鄧小平的偉大設計,他所做的不過是事後追認而已。真正的動力來自於無數像鳳陽小崗村那樣的小型「分田走資共同體」,社員集體畫押。承諾誰要是因此而送命,剩下的人要負供養遺孤到十八歲的責任。當年第一批搞山寨廠或是私分公田的,被抓到可是要槍斃的。窮不代表就不怕死,又窮又怕死的人在任何時空都是絕大多數。人之所以能夠死都不怕,是因為作為後盾的共同體就讓他們放心去死。結果這群用命造成既定事實的人們,連鄧小平都得讓着他們。

如果很不幸地,有人到今天身邊還沒有上述的大小共同體,那很抱歉,接下來的路就由不得你挑三揀四了,你只能賭着看接受你的團體有沒這能耐。即使是這樣,賭還是遠勝於不賭。記得以前會討論組織地下化的就只有獨派,現在是所有人都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了。這也說明了曾經佔據了大部份輿論空間的和勇爭議,策略路線問題是多浪費時間與網路空間的東西。既然幹甚麼都得像個游擊隊員一樣偷偷摸摸去做,既然只要還想以人的身份存在,就早晚都要成為前線或後線的游擊隊員,為甚麼不早做呢?

老湯
6-1-2021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