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自由的寒風,生命的火花(文:老湯)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命運自主” pic via 學聯 facebook

如果說自由的定義是自主地選擇未來的命運,那麼,當下的香港人事實上處於自「阿群帶路」以來最自由的時刻。聽起來很荒謬,但事實上就是這麼回事。身處面臨真正選擇的歷史轉折點的特徵是,任何一個不起眼的小決定都可能面臨重重險阻,但同樣可能對未來命運留下深刻影響,恰如蝴蝶效應。沒人能確切告訴你該做甚麼,會往哪去,至少那些自信滿滿欲此為業的輿論業者都失敗了。作為一隻蝴蝶,可能會是微不足道的,也可能會是左右大局的。在當下,後者的可能性是比所有人的一生總和還大。

面對真正的自由,人的第一反應是恐懼與迷惘。原因很簡單,自由除了意味着選擇,更意味着選擇所帶來的一切後果,包括死於非命。當下有很多香港人感到慌亂迷失,這正正就是自由的味道。回想一下你第一次不在家長陪同下離家的心情吧,想必是很類似的。自由的空氣中瀰漫着包含一切可能的危險氣味。

之所以往昔感覺不到這種恐懼,恰恰就證明了曾經看似很重要的選擇,實際上都無足輕重。以往香港人無論做甚麼政治選擇,於大局都是無關緊要、毫無影響的。但今日不同了,我們的一切作為與不作為,都會留下深遠的影響。對於第一次一個人落街的小朋友來說,相比起「應該在紅燈還是綠燈踏出馬路」,「半小時家課上的選答題應當圈哪個」根本就不值一提。那些想要在家課簿上找出當前問題正確答案的人,更是顯得笨拙無能了。

自由並不意味着免費,免費是帝國主義的特徵,而且只代表代價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扣除。渴望這種「免費的自由」的人,事實上是在呼求帝國來征服他們,他們多半會如願的,不是這個帝國就是那個帝國,不是這個征服者就是那個征服者,作為戰利品他們還算稱職。但真正的自由是如同身處蠻荒密林之中,只要是手伸得到的地方,你有行一切事的權力。當然,密林中潛伏的毒蛇猛獸,可見與不可見的各路妖魔同樣享有這權力。稍有鬆懈,肉身立即被撕碎吞食,連靈魂都要在永恆的火湖中飲恨。這不是神話故事,這是歷史。一九四九年前在中共面前展露過軟弱甚至屈服的人們,四九年後的悲慘下場就寫在那。在戰狼們貪婪惡毒的凝視之內,自由需要永恆的警惕,而唯有共同體——廣義的「家」有望提供片刻的安寧。

自由意味着責任,而個人擔負得起的責任總是很微小的,每個人都只有兩隻手一條命,所以人才需要聯合他人。人們結成共同體,就意味着犧牲部份甚至是全部的自由,有時甚至包括生命本身。這事之所以聽起來很蠢,是因為聽的人沒有意識到威脅,還能抱有一種兩者都已得到周全保障,因而理應完全屬於個人的幻覺中。直到厄運降臨,他才會狼狽地發現,他只能在白白丟失與至少能換取某種意識的損失中二擇其一。古往今來,多少人把生命浪擲在沙場之上,這是個人自由層面上的終極犧牲,而只為共同體通往勝利的紅地氈能多鋪一寸。勝利是一切福祉的保障,而這種保障決不可能靠個人身份以其他形式達成,這就是意義。今人常自以為是,批判一百年前那場世界大戰的愚蠢,絲毫沒有自覺,他們除了有幸生在美帝國秩序籠罩的時空,以及懂得如何滑手機發廢文無病呻吟之外,不比古人長進半點。

於是,當我們發現新冷戰邊界劃了在台灣海峽而不是深圳河,我們不是西柏林而是東柏林,很多人慌得人都不知道怎麼做了,但這就是最赤裸裸的自由。自由不是帶甜味的暖風,而是迴盪着血味的刺骨寒風。除了助你枕戈待旦的腎上腺素,就只有你所屬的大小共同體成員,除此以外一無所有。人生中的第一次,我們真正掌握了命運的權柄,沉重,却值得用盡方法把握住。以往犧牲的意義,未來有待決定的結局,都取決於當下的一念、一舉、一動。握穩它,不只是為了自己,更為了共同體。歷史將會證明,沒有行動會是白費的。每一道痛苦與掙扎,都是作為活物而不是死物的證明。

只因生命的本質,就是痛苦與掙扎。西西弗斯機關算盡以逃避陽壽的終結,諸神就慷慨地賜予了他想要的,那就是無盡的痛苦與掙扎。

老湯
1-1-2021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