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的稚子,時代的先知(文:May Tam)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PIC VIA 鍾翰林 FB

前學生動源成員幾張稚嫩的臉,原來有能力分裂十四億人口的古老大國,又有能力危害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安全。稚子被拘被審,令腦中閃出一個35年前首遊中國時見到的一幕——在一個小型歷史展覽室內,擺放了多件血衣展品,血衣主人大多是未到20歲的少年,他們是1927年始的蔣介石剿共行動中,被殺的少年共產黨員。

這是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園」。這批內戰中死去的年輕生命,被中共稱為「革命烈士」。歷史的糾葛還得用更多時間去爬梳和理解,但有一點應該差不遠,就是當年這些少年人加入中國共產黨,許多都懷著理想,渴望建立一個合理公道、讓人飽足安居、毋欺霸毋詭詐吃人的社會。用今天的理念描述,就是追求基本人權。

這個渴望是否很奢侈呢?奢侈到要賠上生命,抑或是人追求合理公道的生活,只是很卑微的願望?在中國歷史中,這個最基本合理的訴求,卻每每出產烈士,因為人民的合理訴求不容於當權者,這是中華帝國百姓的一種永續悲鳴。上述的年輕共產黨員烈士犠牲了,後來革命也成功了,卻在以後還有更多烈士,例如劉曉波、12被囚內地港人、被自殺被浮屍的手足……

主張港獨的稚子,生人勿近的烈士

近日香港國安公署拘捕的三名前學生動源成員,包括已上庭被控四罪名的鍾翰林,就只有17至21歲。他們因涉嫌主張港獨而被指分裂國家,違反香港國安法,刑期可囚終身。為自己的政治信念而受刑,他們也和烈士無異。

烈士是生人勿近的,絕少人願意走近陪葬。

港獨一直是最森嚴的禁區,在香港的最高懲處是無期徒刑。

而在中國,涉及國安法的其他罪行,更可處死刑。

在當權者營創的這種肅殺氛圍下,港獨一直都是個奪命圖騰。因此,近年才清晰冒起的香港獨派青年,亦幾乎生人勿近。

在政權絕對不容下,無人再可以公開表達港獨訴求而能參加選舉。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獨派青年就曾私下表達過,許多民主陣營的人已不敢靠近他們。另一方面,大家可以留意一下,現時好些民主派的問卷調查,問及政治立場的選擇題,有建制派、民主派、本土派、激進派,獨欠獨派。

好相信,大家不碰這條生人勿近的死亡紅線,因為好清楚自古以來,中華帝國當權者的凶殘是人類能力無法承受和想像的。從秦始皇人命如草芥開始,永續到毛主席的政治鬥爭、文革的殺人比賽,到今天對無數異見者的身心靈殘害,歷史事實植根在人心內的恐怖感,已經入了我們的骨髓。當大家知道哪條紅線最血腥,潛意識會讓我們遠離、噤聲,承受不了講道理、理性論辯的後果。

在文明講道理的地方,極爭議的話題可以公開討論,讓人認真思考、了解、一起尋求方向。今天,不單談獨的人沒有廣泛的機會把自己的理念闡述於公共領域,亦聽不到反獨的人的詳細理據。獨既成死罪,在大眾的耳目中,倡獨與反獨究竟是甚麼,好處壞處何在,似乎都不明不白。

反獨者的理據不明不白

有科技協助,倒能在網上平台讀到獨青年的一些理念,但對反獨派的理念卻是摸不著頭腦。獨了有甚麼死難?會如何侵害中國大陸人民和香港人民的福祉?是否獨了以後,14億人口就突然會有一半患上末期癌症而暴斃?或怕獨了以後香港人會大規模到中國農田搶掠收成?中國在共產黨治下,今天大國崛起,又偉大、光明、正確,又生養眾多,14億人口無理由因為失去香港區區750萬人而崩塌吧?抑或是,反獨者之所以反獨,只因極權老闆說不?而他為何說不呢?從來都未說明白,甚願反獨的高智特首和偉光正中聯辦開個記者會說明白。

香港獨立在2014年前絕少出現於公眾談論中,直至2014年港人爭取實現按基本法承諾的普選,已見窮途路盡,因為中共只允許由他定義的「普選」,全俱否決各種港人定義的普選(人大常委會2014年就香港未來行政長官及立法會普選定下的「八三一」框架,否決了所有香港人提交的建議方案),等候和爭取了30年的普選承諾兌現遙遙無期,港獨迅速冒起,也許是人求生存和尊嚴的常識常理。

研究港獨具充足合法性及正當性

年青人嘗試從民族論去建構港獨理念,又回顧香港的政治地位歷史,探索獨立的法理途徑。但單從人的正常、自然、合理的本能反應出發,擺脫一個管轄我卻是欺壓我的權力,是正當正直的事,是人類社會的道德基礎。正如一個殘暴的丈夫每日在家虐妻虐兒,妻子單方面申請離婚乃法律所容。如果是所謂中華民族的一員,即使認同這個國族,當國族暴虐你的時候,難道爭取脱離這國族真的沒有正當性嗎?自主自決自立與生命和尊嚴,已經是當代文明的基本價值。

香港在中共治下,港人意願屢受踐踏,共、官、商連線令小市民生計每況愈下,表達訴求無助改變,反抗則遭受暴打脅迫,這不是虐民又是甚麼?一般而言,被虐者脫離施暴者,天經地義,不作報復以命償命以財還財已是寬容,研究港獨是否一個保生命保尊嚴的最卑微訴求,具充足的合法性和正當性,但今天主張這訴求會換來極刑。

中共與特區政府在港均為非法政權

另一個研究港獨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就是「合約精神」。按照中英聯合聲明訂立的基本法屢受中共當權者破壞,中共亦已官式向全球宣告,中英聯合聲明現時只是歷史文件,再不具現實意義,那即是宣布毀約,法理上等同中共已宣稱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作廢。那麼,香港人已經沒有法理依據去遵守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規定(基本法第一條)。因此,研究自決獨立,是任何自由文明國度都應該容許的。有論者認為,隨著中共宣告毀約,他及香港特區政府作為香港的管治權力,亦喪失了合法性,因為他們管治香港的權力源自基本法,基本法源自中英聯合聲明,聯合聲明作廢,中共及特區政府在香港均是非法政權。

港獨被握有殺人武器的非法政權打成重罪,以致普遍民眾都不敢大聲喊出這訴求,卻只有一些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少年稚子,明知一定會被極權重擊,仍伸出頭來提倡為公義說理論事,他們是否這個黑暗年代的先知?

捍衛民眾話語權,捍衛年青時代先知

鍾翰林上周已提堂還柙,涉港獨的最高刑期可囚終身,不過是十九歲的稚子,人生還未起步,就迎來核彈級良心之災,只因政權將一個政治主張,定義為生人勿近的重罪。

今天,願意守護香港的人,實在付不起失去自己話語權和思想權的代價,任由惡霸政權定義我們的話語,定義黑為白,白為黑,把紅線血線隨意圈劃。在刀架頸上的今天,堅定守護我們的話語權和年青人,是光復香港之根。

文:May Tam (自由文字工作者、自由記者)


Share This:
  •  
  • 15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