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區選一周年有感(文:沙田區議員趙柱幫)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這一場革命也許無人取勝 但請你留低一起作見證」

對於近日中聯辦、全國及港區人大代表、親中媒體均高調揚言,香港的公職人員及兩級議會代議士,必須遵守「愛國者為主體」的治港核心思想,更指出整頓立法會後,便要開始處理區議會的問題,當中包括DQ區議員議席。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張曉明,指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是「天經地義」,已經是「一國兩制」下的一項政治規矩,現已成為法律規範,將來「愛國」要求必然會擴展至區議會和選舉委員會。

工聯會會長、全國人大吳秋北在Facebook發文,列舉 63 名被捕或被控的區議員名單,質疑「區議會不成了賊窩?」形容政府 DQ 4 名民主派議員「大快人心」,緊接就要「關心」區議員。這些「違法達義、違法上位」的區議員,並不單是 DQ 就完事,「他們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個個不能少,件件都要算!」

「赤子之心,抵抗暴政。」

我是2015年傘後當選的區議員,過去一直盡已所能服務居民。當年懷著赤子之心投身從政,見證政府無能、制度崩壞、官商勾結、親中賣港、議會無權、黑箱作業、漠視民意、警黑合作、藍絲無情、學子犧牲。

今天正是區選的一周年,我曾於去年中大保衛戰後及今年七一遊行,分別於沙田火炭路及時代廣場中庭,兩次均因「非法集結」及「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而被捕。

每次被濫捕後,我身邊都總有很多的街坊、朋友的關心慰問,更有人善意勸告,表示政治漩渦風高浪急,不要企得太前,否則「槍打出頭鳥」,別作無謂犧牲。

「我們的共同命運,是慶幸還是遺憾?」

慶幸的是,至今我個人尚且自由安好,仍未須面對任何法律的審訊。對於仍有自由身的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放棄,秉承無私無畏無懼的精神,與政權抗爭到底,毋負時代呼喚,承擔救港責任。

遺憾的是,我們縱然勝出了十七區的區議會主導權,但香港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好。社會氛圍更因國安法充斥「寒蟬效應」,市民大眾對香港前景絕望,對抗爭運動滿懷無力感,逃離(移民)浪潮更成為港人熱話。

每天醒來都有各種荒誕的新聞,「某某某因涉嫌觸犯甚麼甚麼罪名被捕」,政治清算從未停止,國安法更成為暴政的尚方寶劍,眼見身邊的一個個朋友,因為不同罪名被捕、上庭、受審、入獄,而你永遠不知道何時會輪到自己?

「我們留在香港彷彿等著坐監,不想坐監的就想盡方法拼命離開。」

我始終認為作為新一代的從政者,必須不惜犧牲,要有「拼死一戰、退無死所」的覺悟。我們受市民的選票所託付,在政治角色及社會地位上,擁有公權力、區議會議席、議員薪酬及辦事處營運資源。我們比無名的抗爭者有著如此的資源優勢,更應為香港付出更多及盡力支援運動及手足。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在荒謬極權打壓、暴政肆虐橫行的年代,從政者更應挺身而出,堅持捍衛公義,與香港人並肩前行。在立法會總辭過後,區議會作為香港社會僅存的民意代表,我們一眾區議員應當挺身而出,絕不認命屈服,堅持抗爭是應有之義。

再者,從政者所做的一切政治參與和抗爭行動,均有社會大眾及傳媒的高度關注,更有所謂的政治光環及知名度來支撐,市民大眾真的無需過份擔心區議員的安危。

至少區議員們都是有名有姓,亦有不少的專業人士和各類專長,即使被DQ、被捕坐監、甚至送中消失,亦必得大眾及國際回響,為革命付出代價,甚至助燃而犧牲,實在與有榮焉。

相反,香港很多的年青人,特別是大學生和不同階層的抗爭者,他們所犧牲的自由、前途的代價,甚至是寶貴的生命。這些「無名英雄」所付出的價值遠遠高於從政者,是完全基於對香港的熱愛同無私無畏的精神,不存在任何個人利益。因此,無名的抗爭者比所有的從政者,都更值得大眾的關注及支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涓涓滴水可以穿石。」

縱然我們知道自己無法決定整體大局的走向,但我們仍然可以左右每個瞬間的發展。未來,我盼望繼續以沙田區議員的身份,為香港人捍衛自由,與抗爭者並肩作戰,直至真正光復香港,彼此於煲底相見。

最後,我再次引用2019年反送中大專學界的罷課宣言,「我們早已沒有後退的空間。我們懷著赤子之心,就不能赤手而回。」以此為同路人互勉,我們只有堅持才能讓一切的付出變得有價值,手足的犧牲才不會付諸東流,謹記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