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跑贏時代的合格線(文:老湯)

Share This:
  •  
  • 70
  •  
  •  
  •  
  •  
  •  
  •  
  •  
  •  
  •  
  •  
  •  
  •  

影攝食圖片

Joel,

翼雙飛的生日卡已經隨信收到了,她畫的普善貓真的是形神俱像,請代為轉致謝意。尋書一事也給你們添煩了,如果實在難找,也可把範圍擴大到南斯拉夫內戰或波斯尼亞內戰其他面向,甚至盧旺達大屠殺的近距離觀察也可,要旨只在參考一下近代社會總體崩潰的例子而已。

先前出的「量子文」,其實事前也沒怎麼「輿請調查」,只是直覺覺得香港人很容易會因為這種「道德爭議」吵起來,這是一種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現。說實話,我印象中的香港人很難稱得上政治上成熟,不論哪個派別都差不多。當一個民族把「文明」本身當成必然,甚至建構了一大堆建基於這個假設之上的教條的話,那麼,這個民族在大爭之世的生存能力是很差的,很容易因為很小的震蕩而落得百不存一的下場。過去的一年多是一個完美的契機,以生存壓力逼出快速演化,講真香港人的表現是超水準的。只是,有時候還是忍不住在想,我們真的有跑贏這個時代的合格線嗎?

我以前就很常用一個比喻,說一群人要是被老虎追,只要不是跑最慢的一個就算安全,因為老虎抓住了最後一個就會停下來吃;但如果是被狼群追,只要達不到頭狼絕對追不到的「臨界速度」,哪怕是跑第一個也在劫難逃,因為狼的習性是咬死所有能追上的,追到實在跑不動了,才回頭停下吃。

香港的非建制政圈,一直都是紛爭的同義詞。不過話又說回來,紛爭本來就與所有文明共存。文明的興衰,只取決於其處理紛爭的能力,很多時取決於手段的高低。能使紛爭成為良性競爭者,自治之餘還有招降納叛的軟性征服力;處理失當,致令惡性競爭當道者,自然就無所謂自治,人家不來,早晚都有人會跪著去求人家來征服他的。明朝末年貳臣輩出,皆因其內部黨爭已不可能自力收拾,非被征服不可。滿洲人再怎麼屠,在他們眼裡都比理論上的「自己人」仁慈百倍,而且他們的判斷沒錯,相比起一味的呼籲(同時也是消耗)團結,更重要的顯然是找出「團結的有效形式」。所謂共同體,那是要落實到利益共同才算數的。

生於亂世,人就不得不多想些,對外如是,對內更如是。「協會」的事,愚弟樂見其成。這年頭,能聯合的力量總不嫌多。只要是能提高組織度與互助水平的,哪怕是街坊福利會也沒有不支持的理由。瑞雪兆豐年,因為蟲子都凍死光了,但也要種子過得了冬才算數。

老湯
24-9-2020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Share This:
  •  
  • 70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