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淺論猶太民族(文:老湯)

Share This:
  •  
  • 292
  •  
  •  
  •  
  •  
  •  
  •  
  •  
  •  
  •  
  •  
  •  
  •  

By Daniel Case –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5158784

社運圈有一個迷思,自2014年到現在也有人說。每當人們論及以色列的建國歷程,就一定有人跳出來說:「講經咩,猶太人咁團結,香港人咁廢,邊有得比?」

如果說,地球上有哪個民族被神化的次數最多,那一定就是猶太人,不會有別的了。自古以來,在歐洲社會,猶太人就是經常被針對的民族,多半是出於宗教迷信的藉口。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在俄國流傳的一份偽造文書『錫安長老議定書』,將反猶理論提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舉著的是反猶的旗幟,實際上卻是一種神化。人們宣稱,這份由國際猶太寡頭們議訂的秘密文件(跟黃之鋒接受海軍陸戰隊格鬥訓練一樣秘密),證明了猶太人正密謀征服全世界。聽起來有夠可怕,也有夠耳熟。是的,從那以後至今的一百年,你聽過的陰謀論都是他的徒子徒孫,什麼羅斯柴爾德家族、Deep State、勾結外星人、空心地球、蜥蜴人之類的,總之有猶太人的地方,就跟有鄭子誠的地方一樣,一定有陰謀。也有的是不取內容,取其體裁二創的,就是我們熟悉的猶太金融家與美帝國陰謀,由於製作水平實在太低,在此先按下不表。這種「捧殺」操作的結果,就是俄國的大規模反猶運動,以及照抄功課的希特拉。

哪麼,猶太人真的都是蜥蜴人裝的嗎?他們真的會心靈感應密謀要征服地球嗎?屁啦,真有那麼厲害早開著飛碟到處射死光了,還輪得到卑賤的地球人送他們進集中營?在那時的歐洲,有個梗句經常用來描述各國人的民族性,比如說:「只要有三個德國人站在一起,就至少會成立兩個俱樂部。」這就是在描述威瑪共和時期德國的自發民間組織大爆發,德國人見面就想搞個什麼什麼協會的現象。那麼,同時期的猶太人他們是怎麼描述的呢?「只要有三個猶太人集中一起,就至少會分成兩個派系。」

這聽起來應該是形容中國人才對吧?「三個中國人就一條蟲。」呃,不好意思辱猶了。但當時的確就是那麼一回事,他們甚至被納粹抓進集中營之後,還會因為政見問題吵翻。猶太人把猶太人送進集中營,或是騙進毒氣室,這些為納粹「打份工」的「猶奸」絕不少見。說這麼一群人密謀征服世界,就像指控盲人偷看國家機密一樣,只是一句托辭。有些時候是那些真的想征服世界而不得的人(比如希特拉)的托辭,更多時候是自身組織度極低的散沙群眾,因為解釋不了自己民族為什麼比起猶太人習慣的生活方式,竟然散沙得如此不忍卒睹(比如沙俄農民),而編出來的想像。猶太人不是神,只是在太過缺乏互信與協作能力與習慣的末人社會眼中,猶太人,或者任何更值得被稱之為「人類社會」的群體,皆與諸天神魔無異。

古語有云:「屎波架生多」,越是沒用的人,越是擅長編造各種精妙絕倫的理論掩飾自己的失敗,賴地便可以賴出花來,就是不肯改進自己。義和拳民對一切西洋事物的刻骨仇恨,說到底就是因為基督教村落比起散沙小農在日常生活中所體現出的競爭優勢,結果編出一大堆奇怪的說法,說西藥都是哪孤兒院的小孩煉的,洋槍洋砲都是妖術之類。私怨mode地說一句,獨派自初興到今天,針對獨派的陰謀論一天都沒停過,仔細端詳,也可以找出類似的小農感情。這當然是個可喜的現象,越多不同的人聲嘶力竭地宣傳獨派勾結外星人,只說明他們自身有多大程度準備好失敗,甚至連理由都事先準備好了。

那麼,覆蓋著陰謀面紗的蜥蜴,我是說猶太人國家,以色列是靠什麼神秘的元素構建起來的呢?還真的跟羅斯柴爾德財團有點關係。說白了就是財團貸款給英國打一戰,說好的打贏了以後巴勒斯坦歸他,這就是「貝爾福宣言」;另一邊廂,自古以來與猶太人關係不錯的波蘭情義相挺,先後扶起了貝塔(Betar)與哈加納(Haganah)兩個準軍事組織。貝塔的領導人文勒咸.貝津(MenachemBegin)也投桃報李,呼籲成員在戰時協防波蘭邊境,舉旗也是同時舉復國主義旗與波蘭旗,這就是會做人。

儘管有著這麼厲害的三合一配方,猶太人的建國夢卻不見得馬上撥雲見日。有道是長貧難顧,德奧合併與德國內部的反猶運動產生的大量猶太難民,也使波蘭政府有苦難言。情義相挺歸挺,訓練猶太武裝的用意,多少帶著「趕緊學滿師然後滾蛋」的意思。雪上加霜的是,英國人「落雨收遮」的巴勒斯坦政策,因為不想得罪阿拉伯人,就沒有容許猶太人大批遷入,波蘭外交人員的努力也沒換來什麼成果,意味著「應許之地」至少暫時是「此路不通」。

之後的事,就都是血淚史。1939年8月,德蘇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猶太復國主義黨領袖哈伊姆.魏茨曼(ChaimWeizmann)在日內瓦召開的世界復國主義大會上,向來自世界各地的猶太代表說道:「朋友們,我只有一個願望:希望我們都能繼續活下去。」9月1日,納粹揮師波蘭,數百萬猶太人橫遭屠戮,華沙淪陷,波蘭慘遭瓜分。

是的,這是個悲傷的故事。多少的奮鬥,多少的掙扎,都化作了焚化爐上的滾滾濃煙,猶太人與波蘭的悲劇,很大程度上是地緣政治的悲劇,天堂太遠,德蘇太近。以色列的真正光復,要等到盟軍勝利的三年後,1948年,往後還打了四次中東戰爭(編按:應為五次中東戰爭),至今仍然紛爭不斷。當然了,相比起往昔種種,還能活着跟人家紛爭,還能活着戰鬥,本身就是最大的幸運。畢竟,猶太人跟我們一樣,不過是血肉凡軀。不過我們有一點比他們優勝,就是我們的地緣條件比他們好。至少,這次「波蘭」後面不是蘇聯,與美國之間,也沒有隔著一個日德蘭半島。

老湯
13-10-2020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292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