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世上皆負我症候群(文:老湯)

Share This:
  •  
  • 46
  •  
  •  
  •  
  •  
  •  
  •  
  •  
  •  
  •  
  •  
  •  
  •  

By Cameron Norman from Toronto, ON, Canada – P1000222, CC BY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7221110

倘若有這麼一天,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有人想要為這一切找一個根本原因的話,這就是了。當今中國之所以走上了這條不歸路,種種因果皆源於這樣一種心態:全世界都欠了我甚麼東西。人一旦落入了這種魔鬼的抓握之中,必將萬劫不復。香港人在最近的距離目睹這一切發生的全過程,假使竟然重蹈覆轍,那就算落得比中國人更慘的下場,也毫無值得憐憫之處。

如果有人待你好這件事,在你心目中意味你有權而且應該索取更多,那你就是在用行動警告全世界不要待你好;如果有人待你差這件事,在你心目中意味你應該認賠讓利甚至自殘求饒(像是大家都聽過的「自行立法廿三條」),那你就是在用行動向全世界發出虐待你的請求。全球圍中之局既成,而全世界的大門都向港人開放,無疑是重大利好。然而我們在這種局面中,更不應忘記一個基本事實:人家願意收容你,代表的是人家的情操高尚,而不是你的。

在這種條件底下,總會有些溫室小花,真正意義上的溫室花朵,要求人家撥地撥錢撥政策,搞甚麼「新香港(唐人街)」,「新自由港」之類的,說得好像人家有那個義務確保香港人在人家的地方過回自己在家鄉以往的優渥生活一樣。如果「自由民主的同路人」意味着應該被無限碰瓷,那人家真有天「法西斯」起來了也怪不了人家。有些人就是這樣,不用上法西斯手段好好虐待一下,就學不懂為客之道,連人都不會做。

要論不往哪裏去,千萬不能忘了一點:中華帝國主義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自己養大的孽畜,我們今天所受的苦難,有一大半是我們有份種出來的苦果。除了中國侵略者,沒有任何人欠了我們。我們今日所損失的,他朝一俟香港光復,我們有權且應該以十倍百倍反攻倒算,以任何方式清算敵產、按功分配。但在那之前,沒有哪一國有義務給我們賠償。

依筆者看來,收容國倘若願意聘幾位軍人教官,撥幾所空置營房(有眷村就更謝天謝地了),畢業結訓後給個「香港連/營」之類的臨時編制,就配得上今後三代香港人的由衷感激,而且早晚派得上用場。「唐人街」是最差的提案,世界上已有唐人街的國家,早晚都會為此追悔莫及。對於習慣索取與挑剔的溫室小花而言,唐人街不過是通往共諜之路的終點前一站。

甚麼人最容易被腐化呢?就是覺得收容國對他不夠好的人。如果自由民主的同路人居然眼睜睜看着我生活降級而袖手旁觀,這就是你們的民主嗎?民主果然不能當飯吃啊嗚嗚嗚。如果僅僅是因為我不夠融入當地社會就要忍受差別待遇,那不就是歧視嗎?你們這些法西斯,跟共產黨有甚麼分別?在歧視他的法西斯與給他錢花的共產黨之間,投共只需要兩毫秒。這招在任何時空之中都不愁沒人上鉤,自古以來萬試萬靈。澳洲政府擔心的’Sleeper Agent’休眠共諜,不就是說這種人麼?

巧的是,這種名為「世人皆負我症候群」的精神病症,同時也是中華民族建構的原初感情動力源。所以,我們可以很有把握地得出結論:懷有這種精神的人,他已經不是一個合格的香港人了。

老湯
29-7-2020

P.S. 在很多香港人眼裡(也包括筆者),台灣是很值得羨慕的:他們有主權,有軍隊,有民主。簡言之,擁有我們想有而又沒有的一切。只是我們經常忽略,台灣的成就,是數以千計前仆後繼的生命作為代價的,而且至今仍然在最後一哩路艱苦掙扎。如果我們相信人的命價互相平等,就沒有理由認為我們要付的代價比他們少;如果我們不相信命價平等這套,就沒有理由相信我們要付的不比他們多。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46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