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Worldwide Pest Control(文:老湯)

Share This:
  •  
  • 21
  •  
  •  
  •  
  •  
  •  
  •  
  •  
  •  
  •  
  •  
  •  
  •  

香港的夏天是出了名的濕熱,也是蛇蟲鼠蟻頻繁出沒的時節。以家居環境而言為害最大的就是蝨子,吸你的血之餘還把你叮的又腫又癢,想要清除却也無從下手。很多人都會到超市買盒滅蝨噴霧炸它一炸,但應該沒有人會為了彰顯自己無懼跳蝨的決定,或者宣示「這裏是我的家要走跳蝨走」的意志,而堅持在煙盒啟動後與蝨子一起呆到毒氣室裏頭。這不是廣告,而是當前我們所面對的新形勢。

在剛過去不久的初選,有六十多萬港人投票,說明民氣仍在,實屬可喜。但當我們回想起今屆區議會選舉,藍營得票事實上是不減反增,總票數達一百二十多萬,是初選選民的兩倍,該次投票選民總數的四成多,笑容很難不僵硬下來。這意味着一幅極其可怕的圖景:每十個「香港人」當中,至少混了四個共諜,這就是中共的成名絕技「摻沙子」。在香港可以如此,在香港以外也能複製。以牠們的行為邏輯推斷,後攬炒時代裏外逃的「香港人」當中,共諜比例即使比上述的「十分之四」再翻一倍亦不足為奇。

這有甚麼影響嗎?影響可大了。試想像一下,如果在十月一日的華盛頓,有一個自稱代表流亡港人社群的組織,跑到白宮門前(或其他甚麼地方)開大喇叭播義勇軍進行曲,揮着五星紅旗,用純正或不純正的廣東話,把參衆兩院的「反華政客」都罵個遍(跑錯地方罵人也是牠們的特色一部份),搞不好還對維吾爾或圖博人的隊伍動起手來,請問該如何收場?這個青天大窟窿別說遠在地球另一邊的香港人,就算把女媧請出來怕也是補不起來。除非說,現場當時就有另一支更有名更有代表性的香港人隊伍,當場就把牠們「勸退」掉。

中共在這些方面是很捨得花錢的,在當撈侵還未是總統時,牠們已經幾百億幾百億地在美國搞統戰了,屍骨未寒的孔子學院就是顯例。只是到了中興華為相繼大禍臨頭,牠們才發現自己原來一個有用的都沒買通,至少在參衆兩院是真的一票都買不下來。雖說成事不足,但敗他人的事還是有餘的。攬炒巴在華盛頓遇襲,以及與Antifa之間勾勾搭搭的秘密行動(已敗露)就是例子。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至少紅了一個黎明,以中共在北美的投資,抽個零頭都夠養一百幾十個。能打的也不難找,畢竟上述的基數就擺在那,命價與日薪都比美國黑人便宜幾倍,不用白不用。

這種「摻沙子」戰術可以用相對很少的投資,就造成很大的破壞,在甚麼地方都一樣。這一點在麥卡錫主義在全世界復活之前,大概也沒有根治的可能。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全球各地的戰場上與牠們針鋒相對。香港問題全球化的其中一個直接後果,就是我們的戰線被逼要擴大成真正的全球戰線。世界大戰的硝煙尚未升起,但我們已經要開始滿世界打大戰了。

要支持這場攸關終極勝負的戰鬥,海外的黃營社區就不能太過人丁單薄。香港戰爭的戰場既然不再侷限於香港,我們就沒有理由被敎條綁死自己,反而任由那些毫無原則的中共走狗佔盡便宜。放着牠們在海外敗壞香港人的名聲,真正的香港人却留在這裏承受美中兩國的雙重打擊,這不是取勝之道,也毫不公道。任何一個負擔得起的香港人,都應該認真考慮這個問題。

好戰士不會回頭看爆炸,因為前面還有更重要的戰場等着他。

老湯
20-7-2020


Share This:
  •  
  • 2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