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廿號高等法院七號庭丨法庭報導札記:電單車手足保釋申請(文:Deryk Yu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今天一早到高等法院跟進國安法電單車手足的案件,約9時15分到達法院地下排隊上正門樓層安檢,發覺人多到要等三四輪電梯才上到。原來昨天打風延誤的法庭程序,今天一次過處理,法庭各處人頭湧湧。若果出現「高院群組」,也可能需要分成「電梯群組」、「安檢群組」、「五樓群組」、「七樓群組」等等。

「安檢兒戲」

高等法院是少有要安檢的香港法院,但過程則兒戲到不得了。分公眾及律師記者兩行隊,但安檢拱門則沒有指定分類;受檢人士放低私人物品後經過拱門,若果有響保安會着量用應該是金屬探測器的東西掃兩掃,但以我經驗我有穿金屬扣皮帶經過也不是次次響,而保安沒有一次掃完會檢查究竟是甚麼造成聲響。查袋則更兒戲,每次保安都只是求其打開袋或背囊望一眼,入面有甚麼都不會深究,由其今天人多,查袋速度也更快了。

「港區國安法首宗檢控」

首宗港區國安法案件全球矚目,離開庭一小時有多已經有起碼20個本地外國媒體排隊拿籌。法庭因疫情將記者及公眾席座位減半隔開坐,但同時又在一旁加額外座位,我都不知道在防甚麼疫了。今天高院除了國安法手足以外,還有李柱銘等人的司法覆核判決,不少記者都一邊忙着翻判決書,一邊等7號庭開始。

「庭內觀察」

7號庭一開門,記者及律師魚貫而入,瞬間庭內變得人頭湧湧。今天有2個程序:申請人身保護令狀、刑事案件保釋程序。手足的大狀團隊極具份量,人身保護令由戴啟思代表,保釋則由駱應淦代表。兩位資深大狀身後有大量律師行人員,幾乎擠滿了犯人欄玻璃前的空間,不過相信一大部分是學生,今天甚至人多到有幾個要坐到原本是陪審員的座位上。相比起申請方一大堆文件夾、一車文件的亂況,答辯方律師團隊則清風兩袖、施施然步入法庭,余若海資深大律師及張卓勤高級檢控專員等都只手持一兩份文件,輕鬆地坐下準備。

「申請方代表律師陳詞」

甫開庭,戴啟思便起立發言,儘管他表明會簡短交代,但直至到我離開法庭,他仍然和兩位法官周旋,到下午依然繼續。戴資深主要負責處理保釋程序與基本法的關係,而其副手伍穎珊大律師則處理國安法的實際解讀,因為戴資深不能處理只有中文的國安法條文。

申請方主要指出國安法第42條有關保釋的條文,限制了基本法的相關條文,戴資深援引案例指儘管憲法(即基本法)可以被修改,但有一部分是不能夠被干預的(free from interference),亦即是中英聯合聲明中指明的基本政策(basic policies),包括司法獨立。他指出基本法的核心要素根本不可以被修改,儘管國安法牽涉重大利益,將6-7星期前的合法行為變成非法,國安法的相關改動也不能取代基本法,基本法必須為法庭的指引。

伍大狀緊接發言,她十分勉強地盡量用英文地中英夾雜發言。她主要討論第42條的字眼,「不會繼續實施」,她引用《詞淵》的釋義指「繼續」二字有繼而復促不會停止的意思,並表示若果被告要説服法庭讓其保釋,便需先承認他有做被控告的行為,而且在將來不會再做。這變相是迫被告承認了犯罪行為,對被告不公。另外,她亦指條文中要求法官要有充足理由想信被告不會繼續實施有關行為才可給予保釋,與一般刑事保釋程序不同。她舉例指偷竊案的保釋要求為「不會在保釋其間干犯任何刑事罪行」,而非國安法第42條指明是本案控罪的行為。

戴資深後來補充指,法庭拒絕保釋的理由應該只有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1)條中的三款,國安法第42條的建構(construction)不應該新加一款拒絕保釋的理由。他援引案例中麥高義御用大律師的論點,指立法機關從來沒有合法地干預司法機關的決定,獨立的司法權必須在保釋程序中存在。

「法官回應」

兩位法官在申請方陳詞時經常回應其觀點,他們表示不肯定同意伍大狀有關承認犯罪行為引致不公的論點,並指法庭考慮保釋有兩種情況:(1) 被告不會再犯罪,(2)被告沒有實施被指控的行為;法庭不會預設被告有實施該行為。而法官亦指出,國安法控罪在考慮保釋時都會有風險評估,而非如申請方所指的需要基於事實裁決作出評估,事實裁決要交由審訊法官處理。法官亦指出國安法的控罪分3種:(1)處理主腦的(mastermind),(2)處理積極參與者的(active participant), (3)處理一般參與者的(mere participant)。法官認為,法庭只要認為被告有機會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便可以拒絕其保釋。李運騰法官更特別多次強調,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不一定構成國安法之下的控罪。

討論之中,法官亦指法例沒有正式英文版,若果只是影響被告選擇代表大狀的權利,不會對其做成不公,因為被告原本選擇代表律師的權利都不是無限的。

「筆者有感」

原本我以為一個人身保護令申請再加保釋申請不會用太多時間,但結果到下午1時也未完結,我也有事要辦離開了。席間,不論是庭內的記者,還是庭外有廣播放大聲響的記者,都表示聽不到戴啟思的陳詞,到了上午中段,我見大部分剛剛仍會聚精會神的記者都放棄筆錄,在按手機了。要聽着律政司一方及法官為國安法辯護,以及做了一整天英文聆聽測驗的記者,實在辛苦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