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四野有人(文:老湯)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By Forest & Kim Starr, CC BY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152688

1946年10月,國民黨集結超過二十萬大軍,向陝甘寧地區進擊,意圖一舉攻陷共軍大本營延安。中共雖靠著鴉片生意以及與日軍貿易發家致富,卻也只是人數、財力上得到壯大,兵力分散於各處佔區,裝備也沒有太大的飛躍。此時在延安周邊的共軍兵力只有約兩萬,不及國軍十分之一。在這個延安老家危如累卵的緊要關頭,毛澤東下達了「主動放棄,撤出延安」的命令,他老人家是這樣解釋的:「收回拳頭,是為了打出去得更有力!」

大家不要誤會,這不是阿Q精神,更不是甚麼搏擊技巧。他老人家之所以收回拳頭,是為了騰出來拉大砲。早在他說這話的一年前,也就是1945年底,中共就已經派大量人員到滿洲接洽蘇軍,準備接收日軍投降後留下的軍火與軍工設備。要知道,日本留在滿洲國的軍火倉庫就超過六百座,其中最大的蘇家屯倉庫,共軍搬了三日三夜都搬不完。到四六年五月為止,共軍已獲得步槍十二萬餘支,輕重機槍三千五百支以上,大小火炮近五百門,彈藥無算。另一邊廂蘇聯還加大贈送,數量比上述有多無少。光算1947年底的一批,數量就有兩千車皮(一車皮等於一卡貨運列車)。看完這堆天文數字,就不難理解毛澤東的瀟灑從何而來。拿著這種規模的火力,別說延安那幾畝罌粟田,就是掃平華北華中平原都是輕輕鬆鬆。後來的故事發展,也確實是這麼回事。

有道是:畫面要拉闊一點。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把視線集中在延安一隅,那1946年的秋天共軍怎麼看都是要完的。但如果將畫面拉闊到整個東亞區域,就會發現國民黨才是要完的一方。我們今日面臨的形勢,也是很類似的。

我們不要忘記,自南京條約到今日為止,所有決定香港命運的關鍵戰役及條約簽訂,發生的地方都不是香港。攬炒的大局已是既定事實,就不能再醉心於一城一地的得失。真正重要的,是如何保存,加強有生力量的問題,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只能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去找。我們經過了一年的鬥爭與犧牲,成功將敵人綁在通往地獄的直通車上。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留下我們的種子。

所謂種子,就是在假定母體已經氣絕的情況下,仍然能夠重頭來過的基因載體。我們的種子,就是在假定香港將會百不存一的情形下,仍然能夠回來生根發芽的組織形式。就如同新技術將前工業革命的人力紡車踢入博物館那般,繼承一切的權力,屬於這種有能力、有意志,真正能貫徹Be Water的種子。不只在街頭,我們還要在更大的世界舞台上做到這一點。但首先,他們需要設法活下去,以及真正地武裝好自己。

去留問題根本稱不上一個問題,作為與不作為才是真正的問題。留其留而不作為,不如去而有所為。真正決定身份與命運的,不是身在何方,而是所為何事。

老湯
11-7-2020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