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燈神(文:老湯)

Share This:
  •  
  • 13
  •  
  •  
  •  
  •  
  •  
  •  
  •  
  •  
  •  
  •  
  •  
  •  

By Anagoria – Own work, CC BY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58206426

大家不要被標題誤導了,這裏要說的不是那個老愛罵人法西斯,結果當貨真價實的法西斯殺到來時,被他罵過法西斯的都上陣抗敵了,他本人卻跑得比狗還快的那個「燈神」——叫他燈神感覺都侮辱了Will Smith,真正要說的,是大家都一定聽過的睡前故事裏面的神燈精靈。

聽過這類故事的人,都肯定會得出一個重要結論:許願的時候千萬要小心。因為這種故事的情節套路離不開神燈精靈忠實地、一字不差地執行了主人公的願望,而這個成真的美夢往往就是噩夢。可怕的是,這不只是個故事。

這個真實的故事,可以先從藍絲的角度說起。一個藍絲、愛國愛黨的堂堂正正中國人——岔開一下,之所以要強調「堂堂正正」,本身就很說明問題了。無論如何,一個中國人遇上燈神會許甚麼願?閉上眼晴也猜得到:在他的有生之年,由強大的國家政府帶領着一雪百年國恥,包括至少一次把歐美列強打翻在地,在那幫老外面前狠狠地耀武揚威一次(你看葉問系列就知道了)。最好還要對外殖民一下,劃幾個租界好好享受瓜分他國國土的尊榮,取代美國成為無庸置疑的天朝上國、萬邦來朝。好的,那反過來問,他們最討厭或者最不想發生的噩夢是甚麼?政府倒台、秩序崩潰、經濟蕭條、餓殍遍野,還有八國聯軍捲土重來。他們不知道的是,以中國的底子(不論軟硬實力),只要切實嘗試執行前面這些願望,後面就是必然的結局。習近平就是這隻忠誠的神燈精靈——他確實配得上中國人的由衷敬仰,即使代價是六億人。

傳說中的中間派倒是最簡單的,他們想要的是對立的雙方(不論是美中之間或是親共與泛民之間)永遠保持一種對立的張力,因為這是他們所有利益(包括香港的存在本身)的根本基礎。他們的噩夢則是雙方撕破臉真打起來,因為這樣等於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逼使他們回吐所有得益。然而任誰都能看出,前者的成立本身就意味着後者只是時間問題。

不要以為這種矛盾只在他們身上出現,曾幾何時,全香港公認的其中一種「核心價值」也在矛盾之列,先賣個關子。我們經常會罵人「太監」,並且以為這是一種中國特色現象,其實不然。只要我們將畫面拉闊一點,就會發現狹義的「太監」,也就是閹人,在東羅馬帝國同樣存在。至於廣義的「太監」,則是所有步入晚期的文明共有的現象。隨着晚期文明的權力進一步集中化,這種唯權是尚,甘願放棄自身的力量與原則,同時很擅長於濫用與依賴公權力為自己辦事,斯賓格勒稱之為「費拉」的生物就會日漸佔據主流,直至劉仲敬稱之為「大洪水」的文明總崩潰來臨,同時把他們清空。這種人的行為模式非常簡單,既然已經放棄了自身的力量與原則,就會很自然地無條件且無限量信任公權力的評斷作為唯一準則,依賴公權力的解決作為唯一的解決。香港昔日「投訴之都」的惡名,就是一面映照。很多人都不曾想到,這同時也是——不包括戴耀廷所提出但其實連黃營內也沒幾個背得出的三階段論——販夫走卒所理解的,代議士聲稱用命守護,曾經響遍街頭而如今淪為政權用作論述大棒的那兩個字:法治,在香港的真實含義。如果不看清這一點,我們就沒法理解我們曾經站在多麼危險的崖邊上!我們所無條件無限量仰望的,是一條事實上我們最厭惡的死路!如果有人必須要為部份人懷念的舊香港找個死因,看看這裏吧。當一個社會中所有人都在把自己最討厭的事物當作理想去追求,它有甚麼理由不滅亡?

那怎麼辦?我們一直以為是全善的事物,原來正是惡之所有,我們一旦了解到這一點,就會陷入價值真空。如果對就是錯,錯就是對,好就是壞,壞就是好,那還有甚麼值得堅持?還有甚麼值得為之奮鬥?所謂「看山不是山」,說的就是這種狀態,看起來是一個相當令人絕望的局面,其實不然。實際上萬惡之源不在那些事物本身,而在大一統敘事對人的精神污染而導致的錯誤理解。

舉個例子,就像很多愛慕孔孟之道而不得不愛中國的人,以及因為討厭中國而攻擊孔孟之道等於奴化教育的人,兩者都是錯誤理解的例子。孔子所身處的,是東周的列國時代,而他所提倡的則是更古早,禮教尚未崩壞的西周百國時代,以及再更古早所謂「三代之治」的萬國時代。他本人越傾慕的古早就意味着越細碎的分裂中國,也只有在這種條件下,英聯邦式的「王道周禮」以及「修文德來遠人」才變得可能和有實質意義。在大一統的敘事結構之下,它就不可避免被扭曲和肢解,空餘「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道德說教,然後變成魯迅所說的「食人禮教」。後世的明太祖朱元璋當讀到《孟子》的「君之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讎」這句時,怒曰:「這老兒要是活到今天,非嚴辦不可!」後來越想越氣,乾脆下令把有關「民貴君輕」的《孟子》章節直接「404」掉,推出科舉士子用的「孟子節文」。吃人的不是禮教,而是秦政,大一統就意味着秦政的勝利。統一與分裂無法並存,秦政與周禮亦然。很諷刺地,被這種孔孟支持者罵得最凶的獨派甚至歸英派,都比他們自己更忠於真實的華夏(儘管雙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而他們自己,反倒像是嘴巴上擁護孔孟與周政,實際上支持朱元璋與秦政的精神分裂患者。精神污染不只存在於科幻小說,在現實中早就投入使用了。

當我們提到「法治」二字的時候,指的是英國帶來的普通法(Common Law)系統,但這個譯名本身就很妨礙我們正確理解它。不正經地說,如果Common Law應譯普通法,那Common land就應譯普通土地,Commonwealth就是普通財富了。事實上Common land的意思是公共地,Commonwealth則是共同體或共和國的意思。Common Law的原點,就是成千上萬條英國鄉村的鄉規案例的總結集,社區自治的結晶品。作為「共同法律」而不是當權者恣意妄為的工具。這也是陪審團的存在意義,確保法律的執行不違逆共同體的原則與意志。「法治」的真正內涵,是需要有「共同體」作為前提才能正確理解的。

其實同樣的原理對中間派的願望也適用的,甚麼是「鬥而不破」?就是同一個共同體內部的共識政治。同一個共同體內部可以有多個派別,在共同的共識與底線框架內和而不同,但共同體外就不行了。傳統泛民以前可以與共產中國「鬥而不破」,與本土/獨派就不行,經反送中一役後,與本土/獨派可以達成某種程度的諒解和合作,與共產中國反而不行了。原理一點都不複雜,就只是身份認同屬於哪一個共同體的分別而已。共產黨常說,多黨制不適合中國,一旦出現實質上的多黨政治,中國必然分裂內戰。在這一點上,他們比民主中國論者誠實,而正正就是這一點,用最有力的方式證實了所謂的「中華民族」共同體不過是二十世紀最成功的騙局,現實中連一秒都沒存在過。

於是,我們到達了「看山還是山」的終點。神燈精靈說免費許你三個願望,不代表願望本身真是免費的,所有願望事實上都有前提與代價。想通了這點,在法院門外聽到「民族自強、香港獨立」就是一種可喜的覺醒。確實,只有民族自身的原則與力量壯大,才能確保「律法與自治」,而不是「以法之外,被異族統治」。至於藍絲,他們的願望無論如何都會失敗得很慘烈,所以我們只要確保他們有付足願望的代價就行了。

老湯
11-6-2020

老湯@本土新聞 文集:
https://www.localpresshk.com/tag/%e8%80%81%e6%b9%af/


Share This:
  •  
  • 13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