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化終局為變局(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記者攝

如果世界上真有上帝的話,祂一定是偏愛香港的,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就是證據。

不論是牆外還是牆內,都有人問過筆者這條問題:點解你咁多嘢唔搞,要搞港獨?而筆者通常會反問一句:你覺得香港值錢在邊度?——要老實答。

不老實的答法有很多,比如獅子山下的艱苦拼搏精神,或者香港人會兩文三語,或者中國關照,甚至是長年不凍深水港……盡皆放屁。老實的答案是:西方世界願意承認這裏是一個安全的投資據點。這裏的安全,是相對於中國而言的,說的是英國普通法制度帶來的安全保障的殘餘物。這灘被很多人稱作「紫砂茶壺漬」的殘餘物,才是資金進與駐的理由。沒有了這一點,哪怕你再拼搏多一倍,會十六國語言,中國再發一百八十個政策關照,不好意思,國際的資金鏈不經這裏,連人命都不會再值幾個錢,何況其他?

「人命無價」這句話跟「人每日都要飲八杯水」一樣,騙了我們很多年。盧旺達大屠殺有多少萬人被中國賣去的大砍刀砍死在街頭,你當真在意麼?武漢肺炎要不是衝出國際把西方人都搞死一大堆,武漢死了多少百萬人或者有瞞報了甚麼,是鬼才在乎的事。一個香港藍絲死了會有人拍手稱慶,一個香港黃絲死了會有人設壇祭拜,但在西潮不及的地域,死亡能夠被納入統計數字就已經沒有甚麼好抱怨的了。

我們這一代,或上一代、再上一代,三代人所目擊過的那個「香港榮景」,其實是冷戰的產物。冷戰意味著(不論是否正在走向開放都是)封閉的中國,以及黏在封閉中國身上的唯一一個西洋據點,就是香港。同時期的上海、天津、大連沒碼頭麼?那裏的人還更膽正命平,拼搏到你會怕的程度,那又如何?你敢在那邊靠岸麼?你敢在那邊投資麼?這才是香港一枝獨秀的原因,但也同時意味着這是一個階段性的副產品。等到故事說到尾聲,不論中國走向開放或封閉,獨裁或民主,香港都必死無疑。一個獨裁封閉的中國不會容許香港這份優勢的前提成立,因為這意味着防線的缺口;但難道一個普選制的中國就會容許了嗎?退一萬步說,難道由海南特區到上海天津統統變成自由港,香港就會繁榮?任何一個對於珠三角各碼頭對香港的惡性競爭稍有聽聞的人,都只能老實答你「不會」。所有的可能性,最終都會收束到同一條死路上。

所以很諷刺地,現在我們所看見的,一個走向封閉獨裁的中國,與民族意識已然覺醒,而且成功吸引西方世界注意的香港,就踏在了一條很妙的路徑上。就像是奇異博士所說的那個「一千四百多萬個可能性中唯一一個能贏的」。當中國與香港在一連串的博奕中鬼使神差地踏上了這條路徑,就意味兩者都已經確死無疑,很多人都會化灰,但這是唯一一個有機會復活與覆桌的可能性。

回到一開始的問題:為甚麼要搞港獨?答案很簡單:如果你知道自己終有一死,你也會像我一樣,開始着手設計種子,而一旦開始這樣做,最終都會得出跟我差不多的答案。

老湯
25-5-2020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