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打咗成年,換嚟建制派「後一國兩制」時代主導權(文:Yuk Sing Kwan)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via 大紀元

有啲朋友聽到官員鳩噏國安法唔會跟普通法制度,於是呼天哭地話一國兩制破產。Come on James,你哋可唔可以成熟啲呀?

一國兩制,本質上就係鄧小平望住香港班英殖餘孽同地下黨員,感嘆你班仆街一係揸唔到fit,一係就唔成大器。於是就出拖字訣,話五十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時,你地砌掂佢。

跟住你班友竟然可以咁唔生性,將一國兩制呢個暫時方案當咗係香港嘅最終答案,將基本法呢啲急就章嘅野(喂話就話研究左十年, 咪又係有一半攞咗去Jimmy’s kitchen 食飯)當做金科玉律。

喂大佬呀,弱智去考公開試咁,人哋可憐你,幫你加返一個鐘作答時間。你唔好真係弱智到以為加左時就等於人哋幫你答咗份卷至得架。

今次打咗成年,姑勿論而家示威現場係咪記者多過黃絲,最顯然易見嘅結果,就係香港自己打自己,打到干預到中美兩國政策。咁唔係俾咗個好好嘅機會大家重新開始決定香港「後一國兩制」嘅前途問題咩?

好啦,而家國安法好似冇咗聲氣,實情就係北京搞唔掂,響香港搵咗十個基本法專家嚟幫手修訂。換而言之,即係你班手足打咗成年,揭開中聯辦話「太陽照常升起」嘅遮羞布,「後一國兩制」時代嘅定義權反而由建制收割。

唉無所謂啦,嚟緊新冷戰,美國佬都泵硬水俾反對派,都是響國會山莊用英文嚟鬥黃r budget再算啦。

(文題由編輯訂)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