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試法:說明「疆獨利多於弊」(文:侯鎮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由 Caitriana Nicholson from 北京 ~ Beijing, 中国 ~ China – Urumqi skyline, CC BY-SA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9181929)

2020年5月27日,我發表了《港獨利多於弊》;2020年5月29日,我發表了《台獨利多於弊》。目的是看看,全國人大會議剛剛於5月28日通過的《港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區國安法》或《港版國安法》)是否會以言入罪?旨在測試「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的執法底線。現在我要談談《疆獨利多於弊》。

先談「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新疆)獨立的好處多,包括:
1. 所有新疆居民,不論漢人、維吾爾人、還是其他少數民族,都能夠重拾個人的基本人權、自由、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
2. 取消所有擾民的監管和限制措施,有利營商環境,吸引更多外資,所有新疆人的生活水平都將會顯著提升。
3. 有利全國人民認識歷史事實和真相,全國中小學教科書亦毋須再為政治服務,毋須不斷再說「自古以來新疆都是中國領土」等謊話。
4. 容許新疆獨立,展現大國風範,增強軟實力,進一步融入國際社會。
5. 疆獨直接有助港獨和台獨。
6. 節省「漢化新疆」的龐大開支,更何況「漢化新疆」政策一向都是成本效益偏低,早應廢除。
7. 節省全國「預防恐怖襲擊」的龐大開支,無需再擔心有維吾爾人或疆獨分子,到全國各省、各大城市搗亂。
8. 國家和地方都可以大量削減維穩開支。
9. 以上三點節省得來的資金,可以有更具建設性的用途,例如:應對貿易戰,增加社會福利,改善仍然生活在惡劣環境下的草根階層盡快改善生活,加快全國人民達至小康水平的目標,提升儲備作緊急救災之用等。

再談「弊」,新疆獨立有什麼壞處?我真的想不到,應該沒有吧,就算有,都可能只是對小部分共產黨員有壞處,對大部分共產黨員,都應該是有好處的。就算有壞處,都只是對當權者有壞處,對習近平主席有壞處吧!因為疆獨可能會引起盲目愛國者的強烈不滿,間接動搖習近平的管治和威望,甚至引起共產黨內有人想奪權,引起共產黨內的權力鬥爭。疆獨,不應被視為真正的「弊」!

新疆獨立可以參考蒙古和內蒙古的做法,中共毋須交還全部土地,可以只把新疆的九成土地,歸還「世界維吾爾大會」等疆獨組織,讓他們組織主權獨立的新國家,保留餘下的一成土地仍然是中國的地方,讓仍然希望繼續做中國人的新疆人,包括維吾爾人,可以遷入。

因此,疆獨利多於弊。茲把支持我上述「新疆獨立」觀點的部份論據,詳述如下:

今天仍然暫時屬於中國領土的新疆,有了既定的版圖,位處中國西北部,是亞歐大陸腹地,雖然大部分是沙漠、草原、綠洲,但是幅員廣闊,而且天然資源豐富,這些都是中共不願放手的原因!

歷史上,雖然新疆曾經得過很多不同的名稱,例如:西域、磧西、西遼、突厥、東突厥斯坦、南匈奴、藍突厥帝國、回鶻(維吾爾)等;但是,由始至終,一直在新疆定居的原住民,始終都是以維吾爾族人為主,漢人只是佔極少數的少數民族。根據2015年底人口抽查統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共有2160萬人;其中維吾爾族有1002萬人,漢族已經有842萬人,哈薩克族有151萬人,回族有98萬人,其他超過20個少數民族有67萬人。漢族已經成為新疆的第二大民族,並有超越維吾爾族的趨勢!為什麼會有這個變化呢?就是中共一直要把新疆漢化的長期政策所造成,但是,筆者認為,這個長期漢化的政策,不單只要付出不成比例的沉重代價,而且是弊多於利,理應立即終止!

中共歷史教科書經常引述,漢朝和唐朝時期,中原曾兩度佔領過西域,因而更聲稱「早從西漢起,新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有些中國權威歷史學家已經公開否認,他們認為,除了漢、唐兩代以外,中國的版圖根本從來都沒有包括過新疆。歷史事實是,8世紀至18世紀末的一千多年間,新疆毫不受中國管轄;期間,維吾爾人在新疆曾經建立過許多大小不同的獨立國家,全部都跟中原各帝王政權絕無絲毫關聯和連繫。因此,不要再被中共欺騙,新疆並非自西漢起就是中國的領土,新疆並非自古以來就隸屬中國!

漢族,作為中國的第一主要大民族,有高比例人口離散於世界各地;跟漢人完全不一樣,全世界的維吾爾人有超過九成半仍然在新疆境內定居,在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等新疆周邊國家定居的維吾爾人不足3%,在其他世界各地離散定居的維吾爾人,就更少上加少!如果中原是漢人的地方,新疆就更加是維吾爾人的地方!如果強行霸佔別人的地方,跟日本侵華有何分別?

1950年2月,毛澤東下令駐守在新疆的20萬解放軍就地轉業,屯墾開荒。但單身的官兵們「沒有老婆安不了心,沒有兒子扎不下根」,新疆軍區代司令員王震,遂致信湖南省負責人黃克誠和王首道,要求從湖南招收女兵到新疆生兒育女,來解決官兵們的婚姻問題。結果,在1951-1952兩年間,共騙「八千湘女上天山」,被逼婚,被守寡,被剝奪自由,遺下的社會問題延續至今,說明「中共」早已決心不惜任何代價,也要霸佔這塊大西北土地。但是,值得嗎?

為了打擊極端主義和新疆分裂主義,北京在新疆部署大量警力和監控系統,遊行和騷亂,都必定同樣鎮壓。數以千計的人被送到不具名的拘留中心,接受共產黨的再教育,試圖說服他們放棄宗教和少數民族的身份等。2016年開始,大部份維吾爾人的護照已被沒收,以阻止他們到海外旅行,他們在新疆內部的活動也受到種種限制。政府在新疆設立新的地區網路,總共由7300個檢查站組成。在新疆,中共早已觢怒民情,當地商人普遍埋怨嚴格措施讓他們的生意越來越難做,顧客越來越少,因為受到限制的不僅是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漢人也受到影響,漢人早已對種種限制感到不耐煩,不滿。

2009年9月13日,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外國記者協會發起遊行,抗議新疆當局,指控被武警毆打的3名香港記者,涉嫌煽動群眾鬧事,約700名記者身穿黑衣參加遊行,他們將紅絲帶及要求新疆書記王樂泉下台的抗議標語,貼在中聯辦招牌上。

遏逼越大,反抗就越大。例如:2017年2月14日,新疆和田皮山縣,就發生暴力襲擊事件,10人被大刀砍傷,其中5人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死亡;3名維吾爾族持刀襲擊者,亦被警方擊斃。類似事件,屢見不鮮!

2017年11月15日,《金融時報》撰文表示,中國對西部新疆的控制不僅讓維吾爾人處處受限,同時也讓越來越多漢人開始感到擔憂。由於擔心極端分子以及恐怖活動,中國近年來加強了對新疆的嚴控,特別是2016年8月陳全國出任新疆黨委書記以來,更是把已經受到嚴密控制的新疆搞得像銅牆鐵壁,感覺就似是一個露天監獄。

總部設在慕尼克的「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裡夏提認為,新疆人民採取激進的抵抗,是因為根本沒有和平抗爭的機會。中國極端歧視的壓制政策,導致維吾爾人已經無法承受。任何的挑釁,都可能引發衝突。國際社會應該敦促中國反省自己的政策。……..

疆獨到此為止。本文的目的是想測試《港版國安法》是否會以言入罪,在中國,以言入罪是普遍的;中共經常利用國安法打壓異己的聲音,以言入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就是以言入罪的利器,就是打壓言論自由的常用工具。在中國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不入罪的,極為罕有!在香港又如何?拭目以待!

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侯鎮安
2020.6.7

文題由編輯訂,原題為〈疆獨利多於弊〉

〈台獨利多於弊(文:侯鎮安)〉
http://www.localpress.org.hk/2020/05/on-tw-independence/
〈港獨利多於弊(文:侯鎮安)〉
http://www.localpress.org.hk/2020/05/on-hk-independence/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