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新聞首發】用持久戰同超限戰應對「國安法」(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五月對個人、對港人,可算多事。個人最煩是家中要安排換窗大修,又在母親節收到《信報》通知寫了十五年的每周專欄結束;心想一定有甚麼大事發生了,終於容不下我這個被《文匯報》點名的「民主派獨立評論員」了。原來係《國安法》要立。《信報》不寫,如釋重負。一星期要寫二千字長文,由構思到保持水準從來係生活壓力之源,稿費已經九年無調整,也有心理準備到紙媒結束的一天也不會加稿費,支持下去是興趣與使命感吧?(非常老套的說話。)

人有墮性,不寫文只搞視頻原來蠻舒服開心,但見《國安法》殺到,好應該寫長文分析形勢,鼓勵民心。只好逼自己再揸起支筆,但又不知從何說起,難道無稿費、無交稿時限,人會失去寫作力的嗎?想起承諾過《本土新聞》會投稿的啊,咁就過咗幾星期還未創作,要動筆了。

《國安法》是中共國運下行的徵兆

所謂舉重若輕,愈係大事愈係當小菜一碟視之最好。毛主席也有名言,戰略上輕視敵人,大家當《國安法》紙老虎便好,便不用擔心。這根本係港人勝利的結果,若不是港人串通國際勢力抗爭了大半年,嚴重威脅到中共的政權穩定,又何用強立此法?這是中共危機出現,國運下行的徵兆,歷史會記取港人的功勞,不是天滅中共,是港人站在國際戰線的前列滅了中共。

有點國際視野當明白這不是笑話。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正在發動一場冷戰,也是一場軍評家喬良少將所形容的超限戰,這是指非戰場上的戰爭,同樣可以發揮熱戰所追求的政治目的。西方的政治目的就是阻止中共的崛起,將中國打回成為一個二流窮國。不用熱戰,當然會用經貿戰及金融戰,一如當年對付前蘇聯的手法。《國安法》正好給了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在港打一場金融戰的最佳借口。當然,過程之中香港人也受害,若可以自由選擇,港人不會自願當這個英雄、上這個戰場。現時是中共逼港人上了這部戰車,負起了滅共的歷史責任。除了有錢人,多數港人特別是本土派會樂意參戰的吧?

港人點做都會贏

習近平拋出《國安法》一擊,回想是早有計劃、出手突然,看準特朗普受困於疫情及經濟危機,連任出現不可靠性,必然投鼠忌器,而且天還跌下了一次「佛洛伊德」事件。習一擊得手,便沒有了後著。何不草草將預定的條文快速叫人大常委幾星期內審議通過,而要弄上半年?這是極錯的一步。未來半年到列強出招,中共天天要招架,完全處於被動,將會好戲連場、目不暇給。港人上街武鬥,中共固然怕得要命;港人甚麼也不做,各自安排賣樓賣股移民,走掉一百萬主力港人(有能力移民當是高端人口),香港還可能是個創富的城市嗎?留港不留人?留個漁港罷了!

超限戰與持久戰

用定義而言,港人對中國的超限戰早就開打。我們用左膠的說法,叫不合作運動。黃色經濟圈正是不理中共跳腳,年青一代就開始了這場經濟戰。持久戰是筆者幾個月前寫過長文分析的。這也是必勝的戰爭,因為正義在我方、在本土派,中共只能靠三萬警員,抗爭者的背後則是全球自由世界的力量,支持源源不絕,方方面面,單是英國一出手就是容許三百萬BNO免簽入境一年並可工作。只要抗爭再起,逼害出現,更多的西方國家就會對九十後抗爭青年伸出援手,一國收幾萬人小事而已,你說勇武派焉會打輸?簡直是只勝不敗的局面。

大家也許會以為筆者發神經亂噏,看歐洲右翼如何面對中東的難民?會咁歡迎香港的避難青年嗎?大家要明白一國再刻薄,也不會刻薄前綫打仗回來的軍人。香港的年青人是站在西方反共第一線同中共作戰的戰士,對待這類戰士不論左翼或是右翼都會雙重標準,超級大方及大仁大義的。前提當然係戰士,有非常亮麗的戰績,這點不用多說。

目的是建國,最少也是高度自治

筆者反而提醒各位兄弟一點,政治避難並非大家的目的,只是必要的後路。大家的目的是建國,最少也是高度自治。大家要在立法會煲底之下重逢,不是倫敦唐人街。既是持久戰,就不要心急,不必冒進,要大膽計劃,小心行動,力求全身而退,以最少的成本,爭取最大的戰果。筆者信服你們的智慧,有厚望焉!

作者授權刊載,小標題由編輯訂


Share This:
  •  
  • 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