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波誰定(文:陳慢由@時代賦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作者圖片

去年今日,我人在東京。

食Omakase,逛喜愛的店,一日食五餐,深宵在新宿暢飲,例牌但永不厭倦的行程,好不高興。吃喝玩樂,有誰不享受。美麗的東西,誰不喜愛。「我要做港豬」這project似乎進展順利。

在山本耀司的店,我廝磨了很久。一向慳儉的我掙扎了好久,最終忍着荷包的痛,買了一件衫一對鞋。

我對自己說,辛苦工作了這麼多年,為何對自己總是如此吝嗇?捱了這麼多年,雖然比同輩還是差很遠,但終於達到比較似樣的年薪了。只要繼續工作,總不愁衣食。如果明天就世界末日,我至少擁有過一件山本耀司啊。不算很過份吧?

拿着那個大紙袋,很美麗的深藍,滿心歡喜卻又帶點內疚。回到酒店,看香港新聞,見到百萬人大遊行。心諗:又係行完聽日準時返工,無咩事我返出去睇下聽日食咩先。

洗幾千蚊也那麼掙扎,是因為心底最深處總沒有安全感。

明明每個月尾有糧出,其實怕什麼?我沒摸得透自己的心思,但那幾天彷彿一直有個微小的聲音在跟我說:你永遠不會知道哪一次是你的最後一次。

明明飛東京這麼小的事,理所當然會有下一次。今次去不到的,就下次再去吧。今次未食到的,下次再來食吧。

但原來,那個微小的聲音是我的第六感。幸福真的沒有必然。

一年後的今日,我的人生已連根拔起,有家歸不得。

十幾年來建立的各種安全網都沒有了,前路也是一片未知。親人朋友,不再是隨時可以見面的了。東京或者還是可以再去的,但大概再奢侈不起了。

我也怕窮的,但比起怕窮,我更怕自己活得像個懦夫,更怕自己沒有在有生之年為未竟之志出盡全力,含恨而終。

我不年輕了,我不是nothing to lose的,實質上失去的也有很多,但比起個人得失,我更怕失去自由的香港,失去我們下一代的未來。

這一年很痛苦很漫長,也改寫了我們很多人的一生。但僥倖存活下來,就有不辜負生命的責任。

而我們這堆人,既然人生都經已改寫了,那還可以怎樣?那就努力用餘生去改寫我們的宿命,書寫我們自己的歷史。

路艱難,但其實我們才剛剛正式開始。

(P.S. 我也沒有後悔在那些good old days的一點兒揮霍。人追求美好的東西,那是對生活的一點執着和盼望。如今,那件昂貴的恤衫也沒有在我身邊,因為它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每個處境中的心態。人生得意須盡歡,而落難時也該盡量保持優雅。歡樂有時,憂傷有時,人生也就是如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