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黃色防衞圈(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韓國光復軍。出處:https://www.i815.or.kr/,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62732210

在一個健全的民主社會裏面,選舉是一種不流血地解決政治問題的形式。但香港從來都不是一個健全的民主社會——它不曾是。在這個派傳單會被𠝹頸劏肚、貼連儂牆會被斬成重傷,斬人者還會被法官表揚「高尚情操」的香港,我們實在沒有理由認為助選擺街站會是一個很和理非很安全的活動。

自去年六月起,我們帶著「和勇不分」的信條走到了今天。此一信條的內在意義在於「各有各做、互不指責」,然而面對著上述背景條件,光靠這樣還不夠。各有各做只能確保不互拖後腿,卻不能確保兩者發揮最大作用。選舉可能不是人人都愛的活動,但卻是將「和勇不分」昇華到「和勇合一」的珍貴契機。

這不是說你要先練出42吋胸肌再拿著鐵通去擺競選街站,這樣會把街坊都嚇走的。而且這種分兵防守的做法也不明智。孫子兵法有云:「善攻者藏於九天之上,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意思就是說優秀的攻擊配置應該隨時可以向任何地點攻擊,就像飛在天上一樣;優秀的防禦配置應該令敵人摸不清防守的重點與弱點,如同埋在地底一般。

兩者成立的前提,是不易被事前發現,但能遇事速到、到而能戰的機動兵力。這樣一支力量的基本要求是打得狠,更要跑得快,且善於協作。配置上的特點應包括:面積盡可能小的防區,隱蔽且利於駐留的集結點,對路線地形的了解,以及與防守對象的事前與即時通訊協調。

這種體制並不容易建立,顯而易見地,部署成本以及不同政團/小隊間的互信與磨合問題是擋在我們面前的兩座大山。歷史上能夠很輕鬆自然地建立民防或者保安隊的環境,都是朝見口晚見面,人際關係緊密而且地理形勢較封閉的農村地區,在城市則一般依賴教會這種自帶高信任高組織度的機構,而且兩者都是先天具備獨立財政系統、支付公共開支的組織形式。如果要在香港的黃營複製此模式,沒有哪個政團有足夠的威望與力量以此覆蓋全港。

在現有條件底下,以各政團或小隊內部動員,以覆蓋局部地區為目標的模式最為可行。筆者大膽猜測,當前有關選舉諸問題的爭議,很可能在不少政團或小隊內部亦有發生。然而在手足的生命安全這種問題面前,選舉的爭議可以先擱置,先理順內部的(選)戰時動員體制。這樣可以保障有興趣參與助選的自家手足周全,亦可藉「勸退」藍屍收練兵之效。相關的預算準備,以及針對各種突發狀況的戰術計劃制訂和演練當下就可以開始做。倘進展順利,行有餘力的話,亦可擴大適用至各牆文宣人員。

在2020年的香港,身為黃絲沒有人身安全可言,而且很有可能直到光復之前都不會有改變。樂富連儂牆事件提醒了我們,721不曾成為過去,也不是元朗一地的專利。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手足當然也不例外。否則,我們就只能看著自己人不斷捱打,繼續捱打,一直捱打,而又束手無策。

如果我們不可避免流血,那就令敵人流得比我們多。

老湯
10-5-2020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