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利弊扶桑(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人流行一句話:「不能用後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甚麼意思?就是說1978年後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日子雖然好,但也不能以此全盤否定1978年前包括土改、三反五反到文革的三十年。儘管大躍進餓死三千萬,文革鬥死幾百萬,但那算「社會主義摸索階段的必要代價」,沒有前三十年的摸索就沒有後三十年的繁榮,這麼說還是很值的。

同樣的邏輯套用於1900至1945年的中日關係,沒有不適合的地方。尤其當我們看到日本人造成的死傷不論是按絕對數字還是酷刑的殘忍程度來算,都遠遠比不上中國的「前三十年」。所以,從孫文與日本駐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商定發動惠州起義的1900年起,至日本向盟軍無條件投降的1945年來算,以北伐軍攻陷南京,武裝搶掠英、美、日三國使館的1927年為界,我們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中日關係不能用後二十年否定前二十年。」

作為一個合格的中國人,怎麼可能不認為是利大於弊呢?如果認同孫文以革命推翻滿清利大於弊,就沒理由反對他在1900年以割讓廈門為代價換取日本出兵接應的承諾;如果認同孫文打倒袁世凱利大於弊,就沒有理由反對他在1915年與三井物產簽訂〈日中盟約〉,以承認日本對滿洲的治權,再加上日本對中國全境的軍售,客席公職人員的任命及投資的優先權,來換取南京政府賴以為生的資金;如果認同長征紅軍的存續利大於弊,甚至認同新中國的成立利大於弊,就沒理由反對日本侵攻中國,更沒理由反對中共派潘漢年與日軍就津浦鐵路週邊商定互不侵犯,也沒有理由反對山東軍區司令兼政委羅榮桓與日軍商定以工業原料換日軍武器的貿易協議。後者是前者成立的基礎,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認為前者是好事或者壞事,但天下間沒有容許認同吃飯但不認同付錢的怪事。

中國人偏偏就是這樣子,他們認同所有的前者都是偉大的國父,指斥後者是可恥的賣國賊,結果證明他們所有國父都是賣國賊。如果1900-1945年日本的影響弊大於利,就等於是說1910至今的任一中國政府都不值得存在。問題在於這一個個政府都是中國統一與進步的唯一希望,也就是說中國的統一與進步本身就是賣國罪行的衍生物,而中國人現在所享有的一切都等同於犯罪所得的贓物。他們的國族神話與歷史現實之間的矛盾如此的巨大,乃至於每一個信奉這套神話的人只能仰賴於春秋筆法與抗日神劇,永遠在「感情受傷」與「中國最贏」兩種狀態之間擺蕩,很難將之與小欖的病人區分開來。

如果前二十年沒有日本,就沒有孫文與國民黨;如果後二十年沒有日本,就連毛澤東與共產黨也沒了。以香港人的角度看,來自日本的影響還真是弊大於利。麻煩的是,歷史沒有如果,所以我們現在才很努力地跳出這所名為「中國」的瘋人院。考評局出了一個很妙的題,而上帝開了一個很殘酷的玩笑。

老湯
16-5-2020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