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奪權(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命運自主” pic via 學聯 facebook

由去年六月反修例示威開始,親共派的輿論機器就經常把「奪權」兩字掛在嘴邊,武漢肺炎爆發後被打亂了一陣子,最近又冒出來了。奪權是什麼呢?說法很多,但都可以歸納到「主權」上面去。那什麼是主權呢?。這點你在中共每次被靠夭的時候「主權」二字的用法就知道,全寫是「主場是我的我要怎麼樣搞就怎麼搞干你屁事權」。

好吧不誤人子弟了,反正主權其實就是武斷行事的權力,除了真正的持份者之外不用向任何人交代。這麼一說香港人肯定不陌生,也肯定不會反對香港人奪這個權,因為這些年來我們就是被這樣對待的。親共派的傢伙當然也很清楚這點,所以你也看得出牠們有多害怕被人用同樣的手段反過來扣到自己頭上。

「奪權」論之所以又一次浮上水面,多少是因為圍繞功能組別選舉的一系列討論或者罵戰。支持的一方例必要搬出一堆選舉統計學的數字論證怎樣怎樣就可以立會或者特首選舉委過半數之類的,反對的一方當然又要搬出普選民主的大義杯葛不義制度之類的道理。如果這種問題真有可能吵出個高下的話,也不會從筆者有政治記憶起一直吵到現在還在原點了。但實事求是又有點幸災樂禍地說,誰叫你們泛民總愛裝白蓮花呢?明明就不是聖人卻非要裝出一副聖人的皮相,還時不時嫌棄其他抗爭者不夠聖人。結果理所當然地就會有人用聖人的標準反過來批判,也當然會有人發現「童話裡都是騙人的」然後走火入魔,這就叫自己挖坑自己跳。

說回正經的,幾年前興起過一個詞叫「實然主權」按原文理解的話其實跟主權沒什麼關係,但如果將這個詞抽出來,結合上面說的主權定義,就可以理解為:名義上你怎麼稱呼我,我一點都不在乎,因為我拿穩了製造既定事實的武斷權利,你在乎也沒用。如果要舉例說明,最為人熟悉的顯例就是黑警了。比如哪天覺得作為執法者機關有點太沉悶,想要試一下執政,雖然會引來一堆抗議和口誅筆伐,但和顯然抗議和口誅筆伐並沒有什麼卵用,所以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畢竟香港又沒有哪個部門敢管到牠們頭上,這就是實然主權了。

由這個角度看的話,立會過半或者民主幾百+之類的項目雖然好像很玄學,但也可以說是針對制度內「實然主權」去爭取的一種努力,真那麼幸運成功的話,數夠票就神仙了世界多美好(前提是不會像以前那樣蛇王詐死肚痾肚疼訓過龍去旅行㩒錯掣等等等等)諒你也不敢在投票的時候把人都押走吧?(應…應該是吧?)對,這的確非常天馬行空,但試試又不會懷孕,也就沒什麼非得大力反對不可的理由。可是我真的很討厭這種選舉那怎麼辦?那可以辦的事就多了。主權作為武斷權力,不一定需要官方體制賦予的,就像黑警與白衫人打人也不需要根據基本法一樣。在餐廳門口貼上「不招待普通話顧客」在議辦門口貼「藍絲與狗不得內進」,水果檔不賣中國水果,手足蒙難時登門營救,甚至在疫潮來臨幫大家搶口罩的人,都是正在行使主權的主權者。剩下的就只有守不守得住的問題。願意做這種事的人們,自然會承受來自各方的壓力,各式各樣的口誅筆伐,因為只要是有主權的地方,就必然會有人想瓦解這種主權,有生命的地方就自然有專門瓦解生命的病毒。守不守得住,端看有多少人願意出幾分力去對抗瓦解它的力量。這是一個勇武和理非都可以很容易找到發揮空間的整合—演化過程,在整合的過程中,演化的歷程每踏入新的一天,你都會發現能做到的事多到做不完。自生主權,自發秩序的碧綠草原上,每一棵看起來很清閒的小草,實際上每時每刻都在為生存做無止盡的鬥爭。

當然,這些「主權者」目前看起來非常土炮,非常弱小,而且還遠遠不是一個完整的公共行政架構。就像是沒人會覺得一棵樹應該只有兩片葉,但初生的樹苗確實就只有兩片葉。如果你自問抵不住這種絕大多數時候都是毫無道理的壓力,並不是當一個主權者的料,那你至少也要成為一個主權出資者或者協助者。「主權在民」四個字不是說等著等著天上就會掉下來一個主權給你,主權是地裏張出來的。如果主權者的種子選手們冒不出芽來,就不會有為你遮擋毒日的參天大樹。如果你真的打從心裏希望有一棵這樣的樹,現在就要開始尋找離你最近的幼苗然後施肥淋水,與這些願意頂住壓力,負起責任的主權者建立連繫,圍繞著他們建立起小共同體,因為主權的幼年時期總是最危險最難度過的,絕對需要額外的維護。

你現在就看得出來,為什麼共產黨如此害怕任何宗教的教會,看見就要除之而後快。因為這種自主組織的獨立財政與動員系統,與上面說的一大串東西同樣構成「奪權」的罪名,奪得是體制內還時體制外的權,根本沒有討論價值,因為根本沒有區分的必要。要撼動政權,就必須建立自己的小政權,這是先決條件。空談就留給空談家去忙吧,你還有很多要忙的事,而時間已經不多了。

P.S.自反修例事件開始,成立臨時政府的呼聲就一直存在。但如果沒有及時補足上面的「失落的環節」這種飄在雲上的臨時政府不會長命。反過來說,如果這個環節的基礎打得紮實,宣不宣佈反而是無關緊要的事。哪怕它的主權範圍只有幾條街,那也已經是一種臨時政府了。

老湯
14-3-2020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