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要在山之巔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文:Sam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Dear Joel哥:

在山之巔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次你做了,待我出冊之日後,我會急不及待去做,一齊做!Joel,多謝你信中的分享,你現在做的事,也是我心繫之,八月後你預我!

一月中我未能假釋,令到大家從滿懷開心、希望到失落,真係唔好意思。知道手足們對我的期待,講聲:謝謝!依家離八月,四個月都唔使,那天,兄弟,我哋可以除罩大大力擁抱了。(祈願武肺瘟疫已消滅。)

最近收到蚊仔的信,說在去年6月後只收到外間一兩封信,希望能夠收多啲外面的信。Joel,你有暇就寫下信給他,亦請星火的朋友都寫下信給他。畢竟,大家對牢內人的支持、鼓勵是他們動力。

史提三月中來探我,談到做了議員後有時的無力感。他想做好多事情,無奈現實是事與願違,他凌晨時份,走上街頭,視察下環境,睇下有乜可以幫助到年輕人,免於畀D黑警無理對待,但往往佢都愛莫能助。我知道他有抱負,但好像有時孤立無援,難以舒展。我覺得,大家要同佢打下氣,約佢傾下偈,畀個膊頭他,雖然他是個大男人,有時都需要手足們的關心及鼓勵。

關於在社運圈混飯吃的人,在泛民時早已存在,但估唔到在本土派圈子都出現咗咁嘅情況,令人扼腕歎息。情況是明知呢啲人做緊唔啱的事情,大家都唔去譴責他,反而容忍他,形成他們的肆無忌憚,其實是傷害緊及破壞緊本土的團結。所謂本土的KOL意見領袖對此情況視而不同,是負有部份責任。

九月立法會選舉,小弟的微見是支持35+,不要被「參加建制內的遊戲就是違反底線」所束縛,能夠爭取得多啲力量都是好事,何況取得大多數議席真係可以做到嘢。

你有否留意到戴耀廷教授每每在他的文章,將「反送中逆權運動」與他倡議的「佔中」相提並論,而略去中間時段發生的魚蛋革命運動?是否故意、出於私念?這樣對於付出、坐牢、流亡、犧牲前途參與魚蛋革命年輕手足,實在不公。將來定會有人將這場轟轟烈烈而影響本土深遠的運動記入歷史,魚蛋革命不會因戴耀廷故意不寫而被遺忘。

今次這場史無前例波及全世界的武漢肺炎,估計有排都搞唔掂,各國除了人命傷亡慘重外,經濟都衰退得緊要,相信現在各國都忙於抗疫,待疫症消退後,大家都會去尋找源頭責任,呢次芝麻國吟詩都吟唔甩,數係要找。

祝願小弟出來時,見到大家都平平安安,整整齊齊,身體健康,到時不醉無歸!祝安好!借用畢明文章的話作結:「好日子會再來,朋友會再聚,家庭會再聚,我們會再聚。」我們也會在山之巔再聚!

願榮光歸我城!願榮光歸於所有年輕人!

Sam 13/4/2020

P.S. 代問候Daniel仔,好掛住佢,希望出冊後行山時有他作伴。也代問候導演輝仔,最近可好?希望兩人都Keep住身體健康,瘟疫遠離大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