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義士來鴻】來生都做香港人(文:Sam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圖片

親愛的Joel哥:

收到你的信好久了,在二月五日收到了。最近實在疲不能興,因為三月份的花展取消了,原本花圃裡的花花草草,大部份都要運出去花展,因為取消了,所有的花都留低,一來因花展栽種數量比平常多數倍,二來需要更多心力同時間將花控制在盛放的花期裡。從二月到現在忙個不了,幾乎開工做到收工無時停,返到寢室時梳洗後,躺在床上冇幾耐就搵周公傾偈。呵呵。

今次武肺疫症在香港睇到香港人的自救及互助精神,人性的光輝在各個坊間角落都出現,令我油然生起對這個家園的人的敬愛心。由去年六月的反送中到依家的抗疫戰,香港人似乎一改以往的冷漠,越來越關心自己的家園及身邊人,互相幫助,互相扶持,年輕人勇敢走前,年紀大的在後方做支持,也有銀髮族走前阻擋黑警以便年輕人減少被打、被捕的機會。以前是藍的,都受啟發,轉而支持年輕人,有許多小故事每日發生,可以潛移默化地改變人心。

這些都令我感到欣慰,我堅信,我哋香港人一定可以改變命運,一定能夠掌握自己命運,因為班年輕人太優秀,成年人都受他們感動、支持他們,整個香港的板塊都改變,走向支持本土會是大多數。那麼大家都不怕犧牲,堅持下去,除咗靠自己,外國勢力都會受香港人感動,會多方面支持香港,自助、人助、天助。中共在呢個武肺疫症也大傷筋骨、大傷元氣、自顧不暇。希望天譴加速中共潰敗,我哋香港有望回復港英時代自由、法治、人身安全的光境。

我睇咗光明的影集,攝影我不甚懂,但內面的序言及光明文字的說白,我都甚欣賞。咁耐以來你一直都無私地為光明做咗好多事,令到他在家庭經濟方面可以無後顧之憂,弟甚為敬佩!祝願光明在坐牢的日子可以克服到艱困的境況,潛心修煉,到時出獄後再造就另一光境。(在影集我睇到Marcella做統籌,相信她對光明是用咗好多心力,在背後支持。無論係點,她的付出,弟也是對她有份敬意的。)

早排我睇到篇應屆DSE考生嘅文章,我估他應該是十七、八歲,篇文睇到我熱淚盈眶,心神沸騰,甚為甚動,我做下文抄公,與你分享下:

距離DSE不足二十天,相信不只我,其他同學心情都猶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方面擔心溫習進度趕不上,一方面又擔心疫情的發展、香港的未來。每天晚上都輾轉反側,眼光光的看着天花板,直到聽到晨鳥的叫聲。

有些時候,我會想,為何我要生於這時代呢?我並不是希望不肩負起這「守城」之責,只是為何是發生在我要考DSE的這一年呢?每每坐在桌子前,每每讀着《六國論》,每每背着數學公式時,心中對仍然在努力奮鬥的手足,受傷、被捕的手足,心中止不住的愧疚感便會傾盤而出。好不容易集中了精神終於可以專注溫習,這時手機便跳出一則新聞,那裏那裏又有新增武漢肺炎案例,他曾到那裏那裏。很多人都說不會怪責DSE生們為考試暫時放下時代的責任,考入大學,令香港人的大學學位、資源由香港人掌握亦是一種抗爭手段。只是你叫我如何安坐家中,看到這些手足被按在地上狂打的畫面時,而心情、精神毫不受影響?手足,對不起。

時代選中每一個香港人

有些日子,有時我心中也會浮現出一些十分自私的想法,怎麼我不是港豬?怎麼我要生於香港呢?每每想到這些,都會令我十分內疚和慚愧,我怎麼會有這麼自私的想法。只是,即使我是港豬,在現時武漢肺炎的疫情下,也逃不了受其影響。於是在輾轉的夜晚,我問了十分MK的問題,難道我們真的是被選上的一代嗎?

連登、Instagram上常常看到一些post在說於某年出生的人都很慘、很命苦。由1997年到2002年的都不絕於網上,簡而言之,那便是生於香港的命都苦。小時候,喘不過氣的教育制度;長大後,永遠觸不及的樓價、趾高氣昂漠視民意的政府,由你於香港出生的那一刻開始,便斷定了你一生能輕鬆愉快的過活,不是你口中含着金鎖匙,便是你有妄想症。

被時代選中的不是這一代,被選中的是香港人,香港的每一個,你和我。我們正在走的路十分艱辛、十分痛苦、十分無力,有時亦會十分孤單,但我相信有一天,當我們成功了,當我們走出這片漆黑,再回頭,這一切都會值回票價。我相信,隧道的另一頭總是連接着光明,只要我們堅持走下去,那麼我們定能把香港奪回來。香港,這個家,由我們來珍惜,由我們來守護。

手足,很快,給我們數星期的時間,我們便會回到街頭上,回到我們的崗位上,現在請繼續堅持下去。

我們一起完成生於這混亂時代的責任,完成這作為香港人的命運。即使眼前的是一片黑暗,即使我們有機會宛如那撲火飛蛾,又有何要恐懼,有何要懼怯。畢竟,在歷史的長流中,我們可以看到,極權者、漠視人民者總是逃不了失敗的結局。

劉同學
中六學生

抄上文時,眼淺的我又邊抄邊掉淚。

是誰令到一個十多歲的少年咁早熟,對香港的關愛去到連準備考一個大試都心繫家園、手足?對香港的關愛去到休戚與共的少年,你牽動了我的心,你令我更要守護你們。你們是值得香港擁有的優秀年輕人,你們令我滿懷信心,香港的將來會由香港人親手掌握。我越來越覺得,我當日決定不離開香港是對的。有咁多美好的人,做出咁多美好的事,而我的朋友、手足都與大時代一起齊上齊落。令我遺憾是未能參與這個大時代的洪流,要手足們辛苦了!

再輪迴轉世,來生我都願做個香港人!

祝安好!

Sam
15/3/2020 晚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