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孝子賢孫(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十七年,SARS已經過去十七年了。在這十七年當中,沒有任何一個星期,「謝婉雯」、「抗疫英雄」這些關鍵字眼在親共報章中出現得像過去一星期那麼頻密。

電影「讓子彈飛」裡面,主角張麻子有句名對白「死人有時比活人有用」。死人不會說話,拿來消費正好,用來攻擊發起罷工要求封關護港的醫護人員更是剛好。只有死醫護才是好醫護,因為只有死醫護才不會爬起來罵回去,屍骨還可以用來把更多的人推到牠們與死亡之間的險地,保護牠們繼續躲在安全濕潤的洞穴裡面大放厥詞。在抗爭者陣營還在爭論人血饅頭的時候,我們的敵人已經像成吉思汗一樣掌握把死屍當砲彈扔的技術了。

「仆街冚家鏟」用來形容這種生物雖然貼切,卻難登大雅之堂,不像筆者般粗鄙的同道們可以稱呼這個物種為「孝子賢孫」。大家生活中可能都碰到過一種人,親人在生的時候看都不看一眼,人死了倒是不吝大肆鋪張、風光大葬,以彰其「孝心」。這些愛舉死人幌子的孫子們,就像極了這種「孝子賢孫」。人家健在的時候,推人去送死眼都不眨一下,不願白白送死的,還得捱他們一頓咒罵,由「黑醫護」到「逃兵」都罵得出來,還有叫囂著要把人家槍斃的,真箇是嚇死寶寶,一個寫專欄的把自己當成了寫死亡筆記的。把筆桿子當槍桿子使,其實也是這種生物的特徵,除了飛沫和口臭以外甚麼都不用出,就想逼著人家出命了。算盤打得精明,而恰恰是這種精明使得牠們在現實政治中價值為零。

更好笑的是,同一份報章一星期前還在指責要求封關是「利用天災煽動反中情緒」,指責醫護罷工「草菅人命」,近兩日的評論則是「林鄭封得太遲」。你完全可以看得出來,只要大家夠硬淨,再咬咬牙關製造更強力的既定事實,分裂的就會是敵人的陣營,這些淨出張嘴的生物就會將筆鋒指向我們的敵人。這種所謂「意見」別說是參考價值,連尊重的必要都沒有。倘若你糊塗到動用資源遷就這種「意見」,反而會暴露你自身的軟弱,然後就跟送中條例失敗後的林鄭分享同一下場:獨自承受失敗的苦果以及所有責任,哪怕叫你這樣做的正是牠們。

由此可見,這世界上有種讚美,你要不起。這種人的批評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牠無法白白在你身上揩到足夠多的好處。這種人要是哪天突然開始讚美你,而你居然想不到牠哪裡佔你便宜了,才是真正可怕的事:牠大概是想借你的命一用。於是牠們忽然歌頌起了SARS時犧牲的英雄們,然後提著果籃像聲援警隊那時一樣,跑到了醫管局去(而就是不去任何一間醫院)。

林鄭在疫災中的諸多失著,有人稱之為黃藍connect的契機,這麼說也不算有錯,只是在分寸方面就要小心拿捏了。好心派口罩反而招致麻煩的小店就是活例子。「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句話總有人會掛在嘴邊,但「民」字本身就包括了任何人在內,而從來沒有人得到過全部。這句看起來滿有道理的話,其實甚麼都沒有說明。真正決定成功率的,是你決心並實際得到哪一種「民」的心,如果不幸地是上面說的那種,你的成功本身就會導致你的滅亡。

老湯
6-2-2020

P.S. 歷史是殘酷的,堅強的民族得昌盛,而軟弱的民族遭滅絕,乃萬古不變真理。身處關鍵節點的我們,就得要面對歷史如同大考一般,對一道接一道的難題,用行動給出我們的答案。如果說2019年的下半年考驗的是香港民族的團結力與戰鬥動員能力,那麼2020年開始的這一題考的就是自發組織落實到社區的自治能力。一如既往,我們只能在極少的準備下全力以赴,因為得分最終會直接影響我們乃至往後數代人的命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