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of Hongkonger 香港人之城(文:羅子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早前左翼/中國人教授黎明與其夫鍾一諾,於《刺針》撰文抨擊香港人在防疫的緊張關頭,有「歧視中國人」之嫌疑,其後更在臉書稱道:「屬於一個群體的成員因為所屬群體中一些無法或難以改變的特徵(例如:膚色、人種、國家、母語、宗教、階級、性別、性向、年齡等)而得到較差的待遇或被排斥。」

那香港人究竟有沒有歧視呢?還是實情是,香港人在被歧視的情況下,仍然盡顯大愛呢?

無分種族的同胞愛

香港人對同胞實情充滿大愛。(當然,真正的同胞。)在已然八個月的抗爭以來,香港內部的種族隔膜終於被打破。十月中,岑子杰被懷疑是南亞裔的人伏擊受傷,連登等不同討論區義憤填膺,甚至怒言要火燒重慶大廈。「件事點拆」?十月十七日,多面南亞裔人士攜果籃探病。十月二十日,多名南亞裔人士在重慶大廈外派水和食物,更多次高呼:「大家都係香港人!」其後網民更號召到重慶大廈懲罰,不同人紛紛和應,用金錢狠狠處分南亞手足。

一句「大家都係香港人」,戰勝了多年來南亞裔難以融入香港的困境,戰勝了敵視和歧視,叫了多年—仿如外人般的「南亞佬」此一稱呼,變成了一句承托住溫柔和同胞愛的「南亞手足」。

今天新德莉莉教觀眾以「光時」購買材料,成柏瑞的身分認同是「包頭的香港人」。因此我們可以親眼見到,香港人此一民族是開放的,是公民性而非種族性的,南亞裔可以是香港人,俄裔可以是香港人。當然,華裔同樣可以是香港人。

左翼(例如黎明、鍾一諾)一看到「國族主義」四字,就將其扣連到種族層殺、歧視、法西斯等,是極其盲目而反智的。這一些左翼學者,融不進香港人,只能自翊為「世界公民」,離地的在九天之上批鬥住港人「歧視」,當然感受不到香港人偉大的同胞之愛。

九月四號,一名南亞手足在旺角以滅火筒擋住一眾黑警,等不少與他不同種族的香港人手足走先,自己殿後。這種偉大的犧牲,正正是香港民族成型的鐵證。

倒果為因,香港人才是被壓逼的一群

無需論證,中國於圖博(西藏)、東突厥(新彊)等地進行種族清洗,大規模屠殺、建集中營洗腦、勞改。

同樣無需論證,中共政權及港共政權一直試圖消滅香港,消滅香港的語言、獨特的本土文化,縮減對本地大學的開支,以方便取締本地人才。更遑論中國人、黑警天天在微博說道要殺曱甴(非人化香港人)、殺港獨、留地不留人。

中國長期運用中國人身分以消滅香港人身分認同,但事實勝於雄辯,香港人的國族身分清清楚楚。香港人為求自救,必須要先抗拒強加於身上的中國人身分,才能再次肯定自己是香港人。(容我再次重申,這種香港人的肯定是不分種族的,不論印度裔、南亞裔、英國裔均能成為香港人。)

如此看來,光榮冰室不歡迎操普通話人士進入(台灣人可以),不但出於武漢病毒本就從中國傳出的防疫因素,更是香港人表達出對中國人身分侵略的抗拒,這樣當然能被理解了。

然而這些左翼學者就立即視這種抗拒為眼中釘,就說香港國族主義排他、法西斯,不夠進步云云,卻無視這是中國人首先壓逼的行為。「一個賊人用刀插我,我反抗就話我排他?有冇搞錯!」更遑論他們通通無視賊人—中國人壓逼不同種族的圖博人、東突厥人,是真真正正的法西斯、種族屠殺。

建立我城—偉大的香港人之城

香港我城風雨飄搖。受盡中國人侵略,香港人激起鬥志反抗,展現出不分種族的愛和共融,抗擊中華帝國,就在其中,建構出香港民族這一共同體,這一共同體裡不分你我,不分南亞、漢族、印度、英國……我們都是平等而有尊嚴、理應享有香港主權的香港人。

岳巴為救手足,不幸被捕;為救周梓樂,有手足以一擋百但求救護車盡快入去救梓樂;南亞手足單憑一個滅火器就殿後。

鍾一諾、黎明等離地萬尺的進步人士,又怎會明白我們簡單的同胞愛?筆者不欲多費唇舌談論他們,容我以菲律賓國父黎剎被處決時的訣別詩最後一段,向身死的香港愛國者、諸位義士致敬;

再會吧,我靈魂所能理解的一切
我被剝奪的家園裡的父兄姊妹;
感謝我被壓逼的日子已到了盡頭;
再會,親愛的陌生人,我的快樂與朋友;
再會,我親愛的人們。死亡只是休息而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