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炮彈與高牆(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https://youtu.be/NZsncy2Xk6A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正式落馬、從正降副,當然,太陽照常升起,中共從浙江找來了一個沒幾個香港人認識的傢伙頂上。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拆過幾多個十字架,其實也沒有甚麼重要性,架構重整之後,Mr. Shithole也會兼任正主任,意味著張曉明同志空出來的這個正主任位置其實抓隻果子狸來坐也無所謂,肚子餓了還能宰來吃。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今日某份賣過百份的親共報章用了一整頁把鄭若驊從頭到腳罵了一遍,這不新鮮,新鮮的是其中一條罪狀是牠在UGL案中對梁振英不予起訴。

讓我們把事情說簡單一點,現在敵人陣營裡面發生的,就是五年前遮革失敗後反共陣營內部發生過的事:「抓戰犯」,一人一把口狠狠地互相抓一波。如果你五年前因為這件事而覺得「香港人真係好廢好垃圾好無用」的話,今日同樣的評價就可以用在共產黨身上。你甚至可能質疑:「有無咁廢呀?」就是這麼廢。原理其實很簡單,當兩塊石頭相撞,不夠硬的一塊就會裂開,裂口處會形成向內的鋒利邊緣,造成二次損害。

這就是為甚麼筆者不勝其煩,比你媽還長氣地提醒香港人不能軟弱,要硬淨、要團結、要敢於鬥爭的根本原因。以往香港人覺得親共陣營是一堵堅硬、高大、不可戰勝的高牆,之所有會形成這樣的印象,完全是因為當時的香港人比共產黨更軟弱。當你自己軟弱,你就自然會開始神化打敗你的人,不然就很沒面子了,然後在這個廻圈中把自己變得越來越軟弱,越來越打不贏任何東西。同樣的原理你也可以在共產黨身上看到,這就是為甚麼牠們不管怎樣都要說「有外國勢力幕後指揮」的原因。對於牠們來說,輸給外國人不丟臉,事實上牠們就沒贏過。但如果連牠們眼中的「中國香港人」,理論上應該是全中國最不能打的人都搞不定的話,「那中國還怎麼管」這個問題就很難解答了。

而當香港人開始捨棄軟弱,硬淨起來之後,你就不難發現共產黨反而才是軟弱的一方,而且是超乎你想像的脆弱。以往香港人怯於共產中國的體量,覺得雞蛋撞高牆毫無勝算,卻沒想過同樣圓滾滾而且比高牆小得多的炮彈,是所有高牆的剋星。雞蛋碰不贏高牆不是因為它小,而是因為它脆。炮彈能把高牆打成瓦礫不是因為它比高牆大,而是因為它比高牆硬。

親共陣營在香港的管治基礎,用四個字就能概括:狐假虎威。依賴的是製造一種幻覺:一旦共產黨認真起來,你們通通都要完。從去年六月開始(當然你也可以從前年三月貿易戰開始算起),每一日都是共產黨廿二年來最認真的一日,認真起來的結果就跟大家看到的一樣,在所有領域都輸得跟坨屎一樣。香港人硬起來了,而且金槍不倒;共產黨軟下去了,而且一萎不起。當老虎被戳破是紙紮的,狐狸就只能絕望地期盼真的老虎已經在路上,順便抱怨紙紮師傅手工不夠好,壞了牠的營生。

而我們都很清楚,根本就沒有甚麼老虎,只有一隻傻乎乎地以為自己是老虎的小熊維尼,以及一大堆靠假裝牠是老虎維生的狐狸。牠們竭力維持的這個幻象,就是牠們唯一的生存希望,也是香港人將自己由雞蛋改造成炮彈的最大障礙。從去年六月起,我們不斷地見證著炮彈的威力,事實上香港人只動用了自身全部力量的很少一部份。只要大家鍥而不捨地繼續猛轟,我們很快就能使這堵虛有其表的高牆得到應得的下場。

老湯
14-2-2020

P.S. 據聞中國「關照」了香港共1700萬個口罩,環時總編胡錫進匍得牙癢猜卻只能在微博上說:「這就是他們敢鬧鬧來的」,撇開這1700萬個口罩事實上存不存在跟立場問題來說,胡先生這句話的含金量就比那不知道多少億條「不能不明白」微博加起來還高。這時候說派口罩的用意是甚麼?當然是統戰。統戰是幹甚麼用的?當然是收編外人用的。大多數時候還是收編敵人用的。你敢當共產黨的敵人麼?你不敢就說明你不配。胡先生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只是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還是會因為不敢明白,裝作聽不明白的樣子。畢竟,只要乖乖下跪就能換取榮光的世界觀,相比之下易入口得多。

P.S. 2. 最近聽說外面有人傳耳語,說我拒見星火義工,跟星火決裂甚麼甚麼的。大家可能不知道,荔枝角這裡每日只有一次探訪機會,後來者就要摸門釘了,大家可能也不知道,反送中一役之後,來荔枝角白撞探訪的傢伙多到不得了,甚至還有藍屍組織派來扮支援組織哄騙義士或家屬套料的,所以在探訪事務上我都是採取先登記排隊、通報後再接見的辦法,就不怕被白撞的人佔去名額,令自己人白行一趟了。而所謂拒見星火義工,純粹就是溝通失誤鬧出來的烏龍(溝通很重要溝通很重要溝通很重要),事實上當日稍後我就見了星火義工(另一個我認識的),之後還見了好幾次,還收了一堆福利圖。說到這個,說好的大波驊+林鄭+孽瘤J圖呢?拖了我快一個月還沒有送到,再不送來我可真要決裂了!(當然是開玩笑的,星火初創的時候我就在了,我是要怎麼跟自己割蓆?)

P.S. 3. 補充一下,傳上述耳語的人我其實是認識的,也經常看見他在探訪室流連,不過一次都沒有探訪過我就是了,也沒有收過他寄的信,會有這樣的說法也是莫名其妙。其實一點也不複雜,要探訪的話,找香港民族陣綫/本土新聞/星火同盟報個名就可以了,最好能說明一下來意,謝謝合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