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蘇聯2.0(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y Lear 21 at English Wikipedia, CC BY-SA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3692038

有道是:「軍事家總是在準備上一場戰爭,這就是他們總是失算的原因」。法國在一戰後總結了貫穿整場一戰的「陣地對壘」經驗,於是花鉅資建造了最強的陣地馬其諾防線,心想這回死腦筋的德國人肯定要撞個頭破血流,然後德國人就繞過去了;日本則總結了甲午與日俄戰爭的經驗,深信只要迅速擊滅對手的區域艦隊主力,就能以戰逼和,然後美國人就用兩顆大磨菇將其以戰逼和了;波斯灣戰爭中的侯賽因吸收了蘇聯紅場閱兵經驗,對外號稱雄師百萬、坦克數千,深信只要坦克夠多,西方陣營肯定愛惜羽毛,惡不出樣,然後美國就用「空地一體」戰法示範了美國人惡出樣是甚麼樣子的。

近世的民主運動家,無不深受蘇聯解體影響,不論是甚麼流派,都可以歸結為「重演蘇式和平演變」路線。如果單純地將中國當成另一個蘇聯,按照一模一樣的「和平演變」模式,就可以大家都有民主。對比起其他可能結局,需要付出的代價也微乎其微,看起來確實是個TVB式的大團圓結局。

蘇聯的解體,以戈爾巴喬夫推行的民主化實驗為開端。以愛沙尼亞為例,1989年舉行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1990年舉行了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選舉,那可以貨真價實不設DQ的真普選,於是愛沙尼亞人民陣線贏得大多數議席。11月9日,柏林圍牆倒下,愛沙尼亞民選的最高蘇維埃通過了獨立議案,正式獨立。拉脫維亞的情況也差不多,1990年的最高蘇維埃選舉中,人民陣線贏得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連憲法都可以修改。(你能想像立法會可以修改《基本法》嗎?)在1991年3月,拉脫維亞舉行了獨立公投。波蘭團結工會在1989年6月4日(對,就是這天)的首次民主選舉中同樣大獲全勝。立陶宛的獨派聯盟則在選舉中贏得135席中的91席絕對多數,直接宣佈獨立。這些故事要是不提醒下大家這是前蘇聯,可能還以為是加泰隆尼亞。我們所享有的政治權利其實還不如蘇聯。

一心想要複製「蘇聯模式」的民主中國論者,根據這些事實所總結出的結論是:想爭取甚麼都好,必先爭民主普選與議會大多數。這種總結不能說沒有道理,因為在這些例子中,都是先有普選,再有獨立。1989年蘇聯有真普選,兩年後就「蘇爆」解體了。民主是個好東西。計劃非常完美,只要理論前提都滿足了的話就是水到渠成,這個前提就是:中國共產黨就是一群智障。

蘇聯由民主化到解體的路,中國共產黨看得清清楚楚,甚至比蘇聯人更早看清楚。所以在波蘭團結工會贏得大選的同一日,天安門的坦克就開動了。皆因他們很清楚,只要香港人或者中國人的政治權利及得上前蘇聯,他們就完蛋了。中共在蘇聯倒台後做了大量研究,總結出的經驗造就了今日的香港與中國。

8964不只是一場屠殺,它其實是一座分水嶺,象徵通往民主中國的大門永遠地關上了。共產黨當然知道它的血債深重。但如果你是一個賭徒,身上背負著一輩子都還不完的償,再借一筆賭本,贏了就可以翻身,輸了就是兩輩子都還不完的債,為甚麼不借呢?一輩子還不完的債跟兩輩子還不完的債有分別麼?沒有。那為甚麼不賭不去呢?「下一個壞政權最危險的時刻不是它最殘暴的時刻,而是它開始改革的時刻。」這就是著名的托克維爾定律。共產黨在1989年就知道讓一步等於滿盤皆輸的道理。東歐的後續發展證實了這一點。所以真普選在共產黨的眼中,與追求獨立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分別。

於是擺在香港人面前的選擇,就不是我們一直所認知的「和平演變中國」vs「香港獨立戰爭」,而是「真普選戰爭」與「獨立戰爭」二擇其一。香港人反正怎麼樣都是要面對一場戰爭的。如果共產黨容許和平選項,8964根本不會發生。我們悼念了30年,儘管我們自己都可能不甚了解,我們實際上在追悼的,是那個已經死去的民主中國夢。

老湯
14-1-2020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