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柙義士來鴻】趕毒份子(文:老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圖片

每日的報紙,新聞不斷傳來武漢肺炎失控的消息,老實說不失控才是新聞。非洲豬瘟2018年就開始在傳了,到2020年的今天你聽說過豬瘟疫情受控了麼?筆者未聽過。豬不同人,染瘟的豬可以隨便殺隨便燒,就這樣還是控制不住。不能隨便殺隨便燒,能在大街小巷到處跑的人,加上作為高鐵網中樞的武漢與趕上春運大潮的病毒,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不難想像。

那怎麼辦呢?當然不要像某民俗學博士說的那樣,真以為當病毒不存在就不會有事。雖說這也是港共政權的一貫辦法,不到死人那天它就堅決不動,期望它主動防禦的可能性,跟中國在Mr. Shithole的偉大領導下走向民主化的可能性差不多。長氣都要講句,現在你該懂獨立主權的重要性了吧?

甚麼是主權呢?說白了就是武斷行事的權力,除了持份者以外誰都不用尊重。民俗學博士有一點沒說錯,疫症總是對主權者有利的,因為它提供了大義名份去擴權,這也是事實。而經常用行動說明自己沒有主權的港共政權,倒是在這點上留下了不少空白。

以往我們的認知就是,疫症來了甚至在社區爆發了,那就只能等政府派人來幹點甚麼吧。畢竟,區區一個升斗市民能幹甚麼呢?不過在過去的半年,我們發現了一個重大事實,那就是:區區升斗市民的力量,原來可以很大,能做的事情可多了。

先說環境消毒這一塊,我們所認知的「政府做點甚麼」,其實不外乎派一隊食環署的外判清潔工,換一身雪白雪白的「保護裝備」,背著酒精噴壺到處噴噴,用抹布加稀釋漂白水到處抹一下,也許還會出動水車把該沖的地方沖一沖,差不多就是這樣了。除了水車之外,所有的工具都是可以輕鬆買到的,至於那身雪白雪白的「保護裝備」,它的防護效能就像是擋在水砲車的藍色水劑和你之間的那層保鮮紙一樣好。

至於隔離方面,由於病毒有潛伏期而且長短至今未明,所以各出入境口岸那些只探體溫的偵測—隔離機制,你看著笑笑就好。最安全的做法當然就是以來源地畫界,深圳河以北都算疫區,自發遠離。那些經常到深圳吃海底撈的objects自然不用說,對於所有最近有大陸旅遊史的人,能標籤一下當然最好,力不能及也緊記明哲保身。命是自身的,不吃羊肉一身騷可不是甚麼好體驗。

於是你很容易就看得出,這種防疫行動完全可以由香港人自己搞定。難度與勞力程度大概就是年廿八大掃除的水平。當然,一個人可以清理的領域很小,這時候就要發揮一下‘We Connect’精神了,香港人由社區組織到行動的能力在過往半年已經得到充份驗證,不成問題。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清晰畫出清潔區與未清潔區,防止人力與資源重疊。

有看過〈末代港孩〉一文的讀者,大概都知道筆者對那種百份報式的世界觀,也就是天上掉下隻鳥、山上死了隻豬都盼著政府搞個大政策打救的「大種港孩」非常瞧不起。香港人要真正站起來,多少都需要有點自立,自為的「主權者覺悟」,不妨就從小處做起。

老湯
21-1-2020

P.S. 大陸疾控專家王廣發早前發表「武漢肺炎疫情受控」,話音未落,今日就被證實患上武漢肺炎了,這說明那些經常出入疫區還滿口大話的傢伙,你直接當他是病患處理就可以了。(當病毒處理亦未嘗不可。)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