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世界|旺角劏房戶控訴警察催淚煙毒害,「咳出黑色塊狀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胡穗珊議員(https://www.facebook.com/wusuishan/) FB

曾有社運人士稱從香港的政治監出獄,只是「從小監獄回到較大的監獄」,在極端貧富懸殊的香港裡,數十萬人蝸居在可能比第三世界更惡劣的環境;屋漏偏逢連夜雨,警察的催淚煙更滲入劏屋戶如豆腐潤一樣小的空間,揮之不去。

油尖旺區議會的議員當選人胡穗珊、朱江瑋今與居民召開記者會,控訴警察濫射催淚彈。旺角劏房戶單親媽媽高女士的個案中,十一月九至十日,警察周末在旺角再次無視旺角居民的安全,濫放催淚彈,高女士和五歲兒子身受其害。十一月十三日前,凌晨兩、三點高女士嗅到催淚煙,她已立即關掉冷氣機,由於在房內殘餘的催淚彈味道令她心口痛,呼吸困難,翌日她趁政府宣布停課,十一月十三日帶兒子離開住所,開始母子流浪的生活;母子曾一度離開香港回鄉幾日,回港後寄居朋友屯門的家,一次回旺角住宅取物件途中,母子亦在旺角警署附近「硬食」催淚煙。

高女士中煙後「咳出黑色塊狀物」,五歲兒子身上長紅疹,影響上學;而屋內殘留催淚煙氣味,被逼離家,流離失所已近一個月。高女士帶同兒子就醫,醫生稱兒子紅疹或與催淚煙有關。高女士曾數次回劏房,惟劏房只有一個近冷氣的小窗,稱「不能推得太開」,至今數星期家中仍有刺鼻氣味。高女士曾向劏房業主反映問題,業主對於退租和催淚彈的善後也不置可否,令母子感到十分無助。高女士希望政府賠償他們的損失和安排入住中轉屋,以解決她們燃眉之急。

又有一位梁女士住在旺角彌敦道,指控警察濫發催淚彈,難以安睡,「有時覺得生無可戀」。

胡穗珊又稱,催淚彈射至果欄附近後,向當區三間小學家長查詢校方有關催彈殘餘清理的問題。油麻地小學家長表示,學校只由校工清洗催彈殘餘物,但是警方從無公佈成份,無法針對性使用清潔劑及方法,根本難以確保有害物質已清除。

胡穗珊要求警察公開催淚彈成份,並由教育署提供專業清理。她亦表示區內清潔工初期並無口罩,後來亦只有要簡單的手術口罩。近日,工聯會更阻止勞工處訂立不同行業接觸及清理催淚彈殘餘物的指引,擔心在缺乏指引下,食環署和康文署無法根據指引要求外判商進行安全的清理,影響社區中工人的職業安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