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謊」愈過分 支援愈要堅定(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of 星火同盟 抗爭支援

首先我不會以為凍結「星火同盟」戶口的決定來自警隊本身,香港警察自甘成為港共的工具,是一種集體的共業。警隊也應有正常只想專業地從事警政工作的人,但在正義力量可以撥亂反正之前,只要留任甘與為伍,道德上就無一人是冤枉的。一名警員蒙面以警暴違規執法,旁人不阻止、不作證而作包庇,整隊人以至整個警隊都有責任;一名發言人陳偉基作「警謊」,等同整個警隊在作「警謊」。

指控洗黑錢沒證據

陳偉基不知有沒有法津學位,但當得上高級警務人員,總有足夠的刑事法律訓練,他對凍結「星火同盟」戶口的解說,別說讀法律的人不會苟同,有點常識的人對這樣的「警謊」也知可笑。幾天下來,民間律師質疑之聲此起彼落,律政司可有人敢站出來為這類「警謊」背書?法治的淪喪,失去一般人的信心和支持,是方方面面的;而不信任法治的憤怒,會成為一股改革的力量。筆者希望港人化悲憤為力量,不被「警謊」所嚇退,要全民開展正義的鬥爭,與不公義對着幹,要相信義士,要更努力支援義士,要信正義必勝。

整件事涉及政治,也涉及法律問題,「警謊」發言人只是故意混淆視聽,張冠李戴,最終目的只在依從港共的指示,打壓抗爭者的行動。借法治行惡政,特別令人憤怒,狎玩法治以達政治目的,已是喪心病狂,大家弄清是非之後,要比之前更積極支援義士,才是對「警謊」的最佳回應。

法律問題分別有三項,政治問題只有一個,就是借法治之名打壓民間支援義士,三項法律問題都欠缺實質證據支持,完全是誣衊。洗黑錢是嚴重罪行,「星火」四人不經法庭就已經保釋外出,足以說明事件只有「警謊」,並無證據,初步的也沒有,只是借調查為理由凍結民間支援義士的捐款7000萬元。相信泛民會協助循法律途徑解凍戶口,但中間需時,民間如何對着幹?非常簡單,就是馬上成立公開透明的臨時基金,公開繼續支援義士。

三項可能違法的問題:一、是否洗黑錢;二、是否有賬目不清而毀壞信託(Break of Trust);三、捐款支援義士法律費用及生活開支是否犯法的問題。三項問題只有第二項筆者認為應加以弄清弄楚,因為事實上不太清楚,大家借這次誣衊事件一併把問題弄清楚,是好事,大家合力把壞事變成好事。

「星火同盟」的運作帶點神秘,成立3年來主要目的在支援旺角「魚蛋革命」的被捕義士。源起其實泛民有責,因為泛民的正義只為自己人而設,一直拒絕哪怕只是為法治公平的法律支援;於是,有個別有心人發起成立「星火同盟」,支援義士,一直行事低調,但它也是正式成立的基金,有賬戶及可以在遊行中公開募捐,只是名氣沒有泛民的基金大,知的人不多,捐的也不多,忽然「富起來」也只是近期因應社會的轉變,需求的增大,據知在前星期的大遊行中籌款數目是612基金的一倍以上,結果引來港共的針對。

公開組織捐錢集會

慈善捐款從來問題多多,政治及社運捐款更多問題,收款人會否侵吞款項、會否把款項轉移用途……從來很有爭議。例如革命家梁國雄多年來示威,常用支持劉曉波夫婦的抗爭作招徠,到劉霞獲釋到德國,就有網民質疑捐款何時交付劉霞之時,他卻推得一乾二淨。

這類社運捐款不清楚的事情經常成為網上話題,也只能靠公眾的監察,從來不見警方有任何檢控詐騙的行動以保障公眾的利益。這也就算了,今次陳偉基也不敢說有詐騙事件,倒在反面證明「星火同盟」的負責人誠實可靠,完全符合了網上的口碑。

事件有洗黑錢嗎?首先洗黑錢的法律定義甚寬,但基本上必須證明有把不法得來的「黑錢」洗白的過程。「星火同盟」的工作過程是收集捐款,用以支援抗爭者的生活費或法律費用。

陳偉基提不出任何表面與洗錢過程有關的證據,只能取巧說有「洗黑錢的特徵」。我說陳偉基你有強姦犯的特徵,就可以把你關押起來嗎?

搜查發現大量現金,極為正常,上星期大遊行募捐,據知有政黨代為收集的捐款就有數以百萬計,而港共剛好串同銀行取消「星火同盟」的銀行戶口。16.5萬元的3000張超市現金券,根本就不是金錢,「不排除公司利用資金給年輕人出來活動作報酬」,這也正好不是洗黑錢活動,可以是協助教唆其他犯罪,總之不是洗黑錢,也根本沒有證據。筆者也不能排除陳偉基你是跌了良心才會提出全無根據的誣衊指控。

筆者也收到朋友問捐錢給「星火同盟」,會不會也變了洗黑錢而犯法?因為陳偉基公開這樣恐嚇市民,說「有可能」也犯了法。

筆者不如提醒大家,本欄一定介紹過的刑事法律原則,是犯罪必須要證明有意圖(Mens Rea),叫陳偉基講清楚慈善意圖如何可以轉變為洗黑錢的犯罪意圖,還有如何證明超過合理疑點再說吧!

今天的政治現實是港共將用一切方法威嚇阻止市民的正義抗爭。筆者認為最簡單有效的應對是,由義務律師、社會名人加宗教領袖出面成立「新星火同盟基金」,高調支援義士的法律訟費及生活費用。大家堂堂正正具名捐錢,也可公開組織捐錢集會。馬上做!

這完全合法,若有法官敢枉法下凍結資產的禁制令,筆者會用法律觀點寫成報告提交美國國務院,請求按《人權法》把涉事法官及警務人員列入制裁名單之內,說得出一定做得到,勿謂言之未預!

 

(獲作者授權刊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