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土角度應對中美冷戰(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中美達成所謂首階段貿易協議,似乎巧合的是,這兩周港人的抗爭也降了溫,相對警隊也少了挑釁,多了克制。於是悲觀論者或敗北論者便出來吹淡風,說美國為了自己利益而賣了港人,抗爭者只是美帝用完即棄的棋子之類。國際關係本來環環相扣,因果互為影響,焉會這樣簡單?趁大家有少少冷靜期可以思考一下本土勇武的發展路向,筆者與大家分享一些宏觀想法。

誰說悲觀便是鬼

首先要明白五大訴求中,中共最難讓步是第五項的雙普選。《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列明要求香港在2020年即要實行雙普選是沒有可能的事,能逼到中共接受成為議題並開始諮詢已是難得的事,這就注定這是一場持久戰爭,過去、現在及將來港人犧牲和努力皆是這場戰爭的一部分。

現階段借用邱吉爾的名言,只是「勝利開始的結束」而不是「勝利結束的開始」。事實是這個開始的階段性結束是非常不錯的結果,而國際形勢對勇武本土路線可說是非常有利的,有望能靠較少犧牲而得到最後勝利。

首階段貿易協議即是沒有完整的協議。將其放於中美新冷戰之中,同樣可視之為美方勝利開始的結束。香港勇武本土與美帝在過去數月協同作戰,今天同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同時在構想下一階段的作戰計劃,形勢一片大好,何來悲觀的論述?誰出悲觀之說,誰就是鬼!

若說香港問題是中美冷戰的籌碼,對美方這是無本生利的籌碼,也本來不應是重要的籌碼。到最後美國總統明言不會把香港問題與中美貿易協議掛鈎,正好證明香港這個籌碼的重要性,是比西藏、新疆兩個籌碼更重要,甚至比台灣這個籌碼更受美國重視;這是香港人半年努力,令香港的示威新聞蓋過所有議題,成為自由世界人民最關注的事件,也就令香港問題成為中美冷戰最重要的籌碼,焉會被特朗普輕言放棄?

中美貿易協議第一階段的達成,對誰更為有利,應留待經濟學家分析。這場貿易戰源於美帝無風起浪,自製冷戰籌碼,結果迫使中共不得不退讓,那是不爭的事實。美方硬性規定中方要買500億美元農產品,以滿足特朗普農業選民的願望,而美方只對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15%關稅減半,不是不徵;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的25%關稅不撤回,中方在知識產權、技術轉讓、開放金融貨幣和外滙等領域更要作出結構性改變以配合美方要求,中方唯一得益的,只是特朗普暫緩再加徵新關稅而已。

中國死穴是經濟

總的來看,中國經濟是中美冷戰中的中方死穴,而香港經濟的重要性同為中共的死穴,美帝對港貿易有350億美元的順差,不易成為「香港牌」的主力,但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人權則是無本生利的重要籌碼。只要中美冷戰不止,形勢對港人爭取更大的民主人權、高度自治,就是前所未有的好,香港人的努力更有方向及不會浪費。

香港問題應該放到中美冷戰的大格局中作為考量,香港問題可說是美方的重要棋子,其重要性多大,則視乎港人的抗爭能在自由世界中引起多大的迴響,這是大家必須頭腦清醒的事實。

這場冷戰的最大目標是,世界以美帝為首的列強要感到共產主義下的紅色中國,正在違反她們假設下的崛起——她們的假設是中共會走向民主開放。現實是,中共繼承了蘇聯史太林式的獨裁,經濟上的發展及國力的提升,卻遠比前蘇聯成功,也已經對整個西方自由世界構成極大的危機感。

沒有這場危機,就沒有這場冷戰,也就自然沒有香港突然成為美帝棋盤上的重要棋子這回事了。香港人想要好好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就得先搞清楚自身在這個大格局中身處什麼位置,從而知所進退,懂得知所行止。

過去幾個月,港人皆捲入一場波瀾壯闊的抗爭運動之中,一如5年前的「佔中」運動一樣,筆者一直認為讓子彈亂飛是最好的方向,因為群眾能踢開大台、踢開佔據話語權的泛民從來不易,只會在群眾真正起動之時,才會有自身的生命力,帶動社運的走向,進而帶動群眾的覺醒,帶動新一代的覺醒,起而參與政治,一腳踢開老泛民,香港才有新希望。過去數月正好讓港人真正成熟起來。

回想一下,若然香港人任由泛民帶領,這場運動在6月中林鄭宣布暫緩立法,便會由泛民形容為取得5比0的勝利而結束。港人的勇武基因不是泛民種下的,是本土派努力鼓吹多時的結果。直到今天,泛民KOL時刻建議要回到和理非路線、要重建大台,皆不得要領。

筆者早預言泛本土派會取代泛民主派,可說提早應驗。

踢走泛民見出路

泛民本土派沒有大台,也不急於建大台,大家在「時代革命」的信念下運作並無問題。民主化後的香港政局,自然會出現屬於代表本土勢力的代理人,也終會出現大台,但一定是泛民大台垮掉之後。

本土派一定也是追求民主人權的,否則無以言與全世界人民connect一起,爭取支持。若然建國的目的只是換一個中共加持的藩屬國國王治港,永續下去,這與接受林鄭政權的體制又有何分別?

不過,新生世代必須堅持本土利益優先於中國利益及美國利益的立場,否則也無以言本土了,這就是與泛民現在一方面保留大中華立場,另一方面完全依賴外國力量爭民主有基本不同的出發點,大家理應切割。

新世代在沒有BNO及有限外國支援下,依然堅持流血抗爭,才會得到國際社會的敬重及真心支援,才會有真正屬於港人的榮光及勝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