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貨納粹——從猶太人大屠殺預計香港出路(文:飛燕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A貨納粹

從來都贏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憑藉其無微不至的抄考能力,令歐美各國人民叫苦連天,誓要在貿易協議中加入知識產權條款,阻止中国繼續強大。於是,聲稱要維護所謂国家和諧穩定的A貨強国,照抄二戰時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手法去消滅香港人,雖荒謬,卻不令人意外。

希特拉借「國會縱火案」小事化大,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再以各種卑污手段,促成議會通過《授權法》——賦予希特拉及其內閣自行立法的權力,無需再經過議會審議,納粹遂可為所欲為,整個德國再無相對應的制衡力量。這與港共政府借立法會門口的小衝突製造暴動,及稍後借《幪面法》令《緊急法》還陽,行政立法權集於北京傀儡一身,實異曲同工。兩者最大分別,就是中国共產黨本就一黨獨大,控制了香港的行政立法執法及司法機關,《緊急法》還陽,似是一箭雙雕,除可任意立法迫害香港人,更可杜絕香港立法會或其他重要機關突然失控的情況。

納粹一直以暴力加法律迫害猶太人。一方面組織或縱容包庇流氓到處傷人殺人,破壞商店及猶太教堂,並勒令警察不得干預,甚至需協助納粹黨衛隊衝鋒隊的一切行動;另一方面不斷立法(見附表),令迫害猶太人變成正當,拒絕合作則變成犯法,「破壞法治」,與政權為敵。

「水晶之夜」就是以暴力加法律進行迫害的完美示範。納粹借外交官被猶太人謀殺一事,組織流氓大肆破壞猶太教堂、猶太人的商店及百貨公司,卻反而拘捕數萬猶太男性並囚禁在集中營,數以千計人在營內被殺。(註1) 暴亂過後,納粹德國咄咄逼人,命令關閉所有猶太人擁有的公司,嚴格限制猶太人的活動自由,及順道為計劃中的二次世界大戰籌措軍餉,先罰所有德國猶太人合共繳交10億帝國馬克的罰款,後再強迫上繳所有貴金屬、寶石及貴重物品。

多月的對抗,香港人每天面對相同的迫害。被圍鞭、扑穿頭、打斷手、捱10拳、斷手腳根、插穿肺、射爆眼、撞斷腳、劏肚⋯⋯大部分兇徒仍然逍遙法外,但見義勇為,協助制服兇徒的市民反而被捕。防暴偷襲示威者,無差別(包括人、場合、地點)瞄準頭部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以藍毒水沖刷神聖的清真寺,濫捕濫告,行私刑,把示威者送進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新屋嶺拘留所虐待凌辱,甚至真送中,綁架上中国。《公安條例》、一国兩制白皮書、831框架、確認書、一地兩檢、国歌法、《緊急法》…… 一條條惡法不斷侵蝕中英聯合聲明承諾的一国兩制,把香港人應有的自由一點一滴抽走。但同所有A貨一樣,北京政權扮納粹,總予人東施效顰之感,賊性不改,做任何事都鬼鬼祟祟,出動解放軍卻喬裝成香港防暴,警察又喬裝成示威者破壞黨鐵,不宣佈宵禁,卻早收黨鐵行宵禁之實。

妥協反成屠殺共犯

據說猶太人本是阿拉伯半島的一個遊牧民族,在多個世紀的發展後,遍佈整個歐洲,落地生根。猶太人就像已被馴服的野獸,對不斷的壓迫逆來順受,及採取類似今日廣東人抗衡「中国主義」的策略,埋首經濟,佔據社會中上流。因此猶太人多掌握巨大財富,借錢或放高利貸給各國君王,或多是法官、律師、醫生、公務員,又或是藝術家、科學家。雖大多時間不容於社會,但一向善於鑽營,建立對社會的巨大影響力,藉此安身立命。

面對納粹的迫害,有的猶太人認為「只不過又是另一個(新命令)而已」,太陽照常昇起,生活還是繼續;有的則以為見慣風浪,「凡是想追殺猶太民族的人,到頭來總會被天滅。」於是猶太人一直妥協,奉公守法。無故炒魷停學,沒有反抗;面對政權的迫害謀殺,沒有反抗;送入集中營受勞役,沒有反抗;被抄家,沒有反抗;送進隔離區,沒有反抗⋯⋯ 到被送進滅絕營走漏風聲,華沙猶太人才奮起反抗,但一切為時已晚,所有資源早被納粹搾乾,結果唯有集體服毒自殺,免受德軍折磨凌辱。

猶太人為了如常生活,有啖安樂茶飯好食,子女可入讀名校,下月可晉升或得到專業資格,退休後有豐厚長俸⋯⋯為了種種遙遠幻想、利益計算及自保,於是主動配合納粹的迫害。猶太委員會(Judenrat)及由納粹欽點的領導人,面對不斷被克扣的糧食、水及生活必需品,餓殍滿營,仍然如常分配;納粹要人,猶太委員會即乖乖提供「遣送名單」;他們把隔離區 (ghetto)管理得井井有條,自誇愛民如子,減少了人命損失。到後來的滅絕營,每天處理數千屍體的,仍然是猶太人組成的「特遣隊」 (Sonderkommando)。「特遣隊」為僥倖保命,每天忍受燒屍的惡臭,從屍體中剝金牙及蛀牙上的鑲金,剪去女性屍體的頭髮,清理毒氣室,粉刷牆壁。「特遣隊」所表現出來的「專業」態度,連德軍也感到不解及拿來戲謔。據紀錄,200人「特遣隊」最後只剩20人。

面對極權,無論如何委曲求存,仍然是死路一條。

暴行以平庸之名

猶太人大屠殺最令人感到悲哀無力的地方,就是找不到確切證據證明,滅絕猶太人是怎麼發生,一切彷彿是生產線自然製造出來的產物。

對當權者及官僚來說,在佔領地生活的猶太人,違反德國法律,行政上必須處理,屠殺只是奉功守法、因勢利導及逢迎上級的必然選擇。負責把百萬猶太人送上開往滅絕營的死亡列車的納粹軍官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在耶路撒冷受審時就不斷自辯:「我無罪。我從來沒殺過猶太人,也沒殺過非猶太人,我從來沒有下令殺人。」艾希曼並非狂熱反猶主義者,他對家人朋友甚至可說是理想好人。著名猶太裔學者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 就認為他的確只是德國的一般小市民,他效忠元首及法律,服從上級命令,行得正企得正,他只是為了晉升,所以特別熱心完成上司交給他的工作。在整個大屠殺中,這種如齒輪般的小人物,無處不在,每人都只參與屠殺的一小部份,就算明知最後會導致的結果,都不會感到罪疚;但以色列法庭卻認為艾希曼必須為大屠殺負責,判處死刑。

德軍佔領地的居民,失去本國政府及軍隊的保護,徬徨無依,為求自保,紛紛向德軍表忠。德軍察覺到這種心理狀態後,刻意利用,煽動他們加入屠殺,數以萬計的居民自願成為劊子手,結果這些地方的猶太人幾近滅絕,死亡率比波蘭及德國本土更高。這些人有否自責,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以無助、平庸、保護家人為自己開脫,卻是司空見慣。

香港人只能破釜沉舟

執筆之時,傳來交銀香港審查其首席經濟師、有「末日博士」之稱的羅家聰,只因羅傳過幾篇文章及在公開場合失言,就認為羅的立場與中方不一致,故將羅辭退;英國《金融時報》更進一步報導,很多金融大行都因害怕有機會得失中国,主動暫停聘請香港人。蘋果日報專欄作家股榮,數理兼備指出,中方多年來一直想以中国人取代香港人在金融業的位置。今日金融業,明天會是那一個專業?醫生?法官?還是政府公務員?

親共人士已按捺不住其徹底控制香港的野心,如美心伍淑清的《放棄論》就盡顯其喪心病狂,令人不寒而慄。以大屠殺歷史為鑑,北京政權及其傀儡除了逐步向專業人士、公務員及富商開刀,把香港人排除出主流社會,他們應會全速搾乾香港人的資源,一方面在政府財政及資源分配上做手腳,另一方面,北京會製造種種借口,強制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實際破壞香港儲水系統。(註2) 到時機成熟,清算所有香港人的資產,及把香港人送進「再教育營」;至於殺與不殺,對北京政權來說,只是如掉垃圾般的決定。

香港人,無論你是否自認小市民或中国人,請不要再心存僥倖,除非你現在就離開香港,否則無論如何應對,結果都只有死路一條。亦請不要執着北京政權有沒有或會不會迫害香港人,關鍵是能不能!《緊急法》如同套在每一個香港人頸項上的繩索,只要一收緊,全體香港人無一倖免,香港將改名調景港。

假如你決定留在香港,請立即審時度勢,把你的計劃重定輕重緩急,將獻身抗爭放在首位,立即與志同道合的人組織團隊,互相支援。不成功,便成仁,《如水革命》已到了化作堅冰的時候!
=========================

註1:1938年10月28日,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蓋世太保漏夜把1.7萬名德國出生但持波蘭公民身份的猶太人,驅逐到波蘭邊境。由於波蘭拒絕收容這批難民,他們只好像人球般待在嚴酷的德波邊境沙漠;有人捱不住,想偷渡回德國,則被蓋世太保射殺。難民中有一個家庭,寄明信片給身在法國的兒子,要求他給予金錢應急。數日後,這年青人為了向全世界抗議這荒謬的情況,在德國使館射殺了一個外交官。納粹德國卻以外交官的死亡作為借口,組織流氓在11月9日晚發動攻擊,1574間猶太教堂、超過7000間猶太人的商店及29間百貨公司遭縱火及破壞,超過3萬名猶太男性被逮捕並關入集中營,保守估計91人被毆打致死,數千人死於集中營。大量商店玻璃碎,在月光照射下如水晶般發光,這事件因此被稱為「水晶之夜」。

註2: 免責聲明:本人寫此文時,香港中文大學失竊的化學物品,仍未離奇出現在城門水塘。本人與所有相關暴行無關。

 

附表:納粹立法迫害猶太人時序

 

時間 法案內容
3/1933
  • 要求所有市長及地方議會把所有猶太職員免職
  • 柏林禁止猶太醫生參與慈善服務
4/1933
  • 所有猶太官僚、學校老師、教授、法官、檢察官及其他專業人士統統被免職。
  • 猶太人亦被禁止報考律師資格考試 (Bar Exam)
  • 病人找非雅利安人(即包括猶太人)看病不受國家健康保險(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保障
  • 猶太學生報讀德國學校人數不能多於總人數的1.5%
5/1933 全國舉行焚書行動,圖書館移除所有非德意志書籍
7/1933 通過取消國籍法,容許納粹德國政府把「不受歡迎」(undesirable)人士送進集中營。15萬德國猶太人首當其衝。
9/1933 成立帝國文化院,容許其凌駕法律,解僱任何文化項目(例如電影、傳媒,甚至電影院中的收票員)中的非雅利安人。
1934
  • 禁止猶太演員在舞台或大銀幕上表演
  • 地方政府發出規定,控制猶太人生活中的各個環節,例如禁止屠宰動物,令猶太人無法遵守猶太教的飲食律例。
5/1935 立法宣佈軍隊中的猶太人員為非法
9/1935 通過《紐倫堡法案》(Nuremberg Laws),

  1. 褫奪猶太人任何及所有公民權利,令猶太人在自己的國家頓成外國人
  2. 禁止猶太人與非猶太人通婚
  3. 禁止猶太人聘請45歲以下非猶太德國女性或同等種族女性
12/1935 立法減少猶太內科醫生,人數需符合猶太人在德國中的人口比例
1936
  • 通過行政命令禁止猶太人成為稅務顧問
  • 立法減少猶太獸醫,人數需符合猶太人在德國中的人口比例
  • 禁止猶太人任教公立學校
1937 柏林市長下令禁止猶太學生在公立學校上課
1938 禁止猶太人:

  • 改名
  • 成為拍賣商
  • 售賣槍械
  • 擁有私人花園
  • 營運的公司改名
  • 進入礦泉療養地 (Health Spas)

另外,根據《更改姓氏及個人名字法》發出行政命令,要求猶太女性名字加上非猶太名字 Sara,男性則加上 Israel。

26/4/1938 規定所有在德國及奧地利的猶太人申報任何價值5000帝國馬克 (Reichsmarks, RM)以上的物業及資產(大概相當於當時$2000美元,或現時$34000美元)。由傢俬、藏畫到人壽保險股票皆需上報,無一倖免。
5/10/1938 納粹德國內政部長要求所有猶太人的德國護照加上J印,否則護照作廢。
28/10/1938 #水晶之夜前

無預警下,驅逐1.7萬名猶太人出境到波蘭

12/11/1938 #水晶之夜後

  • 關閉所有猶太人擁有的公司
  • 所有在德猶太人需為外交官之死負責,勒令繳交罰款共10億帝國馬克,每一猶太人如擁有價值5000帝國馬克以上的物業,需繳交物業價值的百份之二十的罰款
  • 禁止猶太人進入戲院、歌劇院及演唱會
15/11/1938 #水晶之夜後

禁止猶太兒童在公立學校上課

28/11/1938 #水晶之夜後

納粹德國內政部長嚴格規限猶太人的活動自由

21/2/1939 納粹德國政府規定所有猶太人必須上繳所有貴金屬、寶石及任何貴重物品
20/1/1942 國家安全部部長(管轄蓋世太保、刑事警察及保安局)海德里在柏林郊區萬湖主持會議,敲定「猶太人最終解決方案」的執行細節,與會者包括國務秘書、政府高官、納粹黨領袖、黨衛隊官員以及其它制定與猶太人政策相關的政府部位領導人。會議決定將猶太人在東部佔領區,如波蘭、白俄羅斯、克羅地亞、烏克蘭等,送到就近滅絕營處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