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暫緩搜捕到暴動減刑皆是出賣(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據知時到今日,小學一年級學生也知道「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什麼內容,並說得出來,偏偏我們一些資深泛民政客詐作不知不明白,巧立名目提出一些「打斧頭」建議,還包裝成關心義士利益、為他們着想的好心建議。這些政客並非關心義士的犧牲和訴求,關心的只是運動走過頭失控,會影響自己的政途。

區選得益是泛民

區諾軒與朱凱廸提案要修改《公安條例》的暴動罪及非法集結罪,把最高刑罰由10年改為3年、5年改為半年,集結人數由3人改為12人,要有暴力才能入罪。莫說一看便知是法律外行人的建議,政府從未吹風,泛民也無諮詢討論,純是2人賣新聞之作;整個構想完全違背「五大訴求」原意,對滿懷信心可以免罪、尚在抗爭的一眾兄弟姐妹,那是假設他們一定獲罪而預作求情,是認同他們的行為屬犯罪,這是等同背後插刀的行為。

「和勇不分」、「不切割」、「兄弟爬出,各自努力」,只是泛民自吹以利用時勢的說法,從來不是他們的立場。今天也不見得是良心發現,覺今是而昨非,因為他們從未就過去的切割立場正式道歉,甚而沒有反省檢討。

勇武抗爭最激烈的時段是10月中到11月中,期間出現警暴隨意侵犯公民私有產權,進入私人屋苑,隨意連開3槍幾乎殺害學生。大家回看新聞便明白泛民當時十分低調,沒有發動任何抗議行動,當然是害怕港共見局勢惡化,會取消區選而影響其利益。

勇武民眾自行升級抗爭堵路,出現兩家大學慘烈的攻防戰,犧牲是學生和民眾,不切割是廣大市民,區選得益的卻是泛民;然後,他們出來建議減刑作為平息風波。不會影響泛民明年9月的立會選舉,就是他們最大願望。古往今來,很難找到比香港泛民更短視自私的政客。

泛民一貫立場是什麼?遠的譴責反水貨運動、「魚蛋革命」是暴力行為。2017年旺角「魚蛋革命」事件義士被重判後,涂謹申跳出來說判刑合適;學生李倩怡避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人權律師何俊仁第一時間跳出來指她是刑事犯(暴動),不符政治犯的要求。

泛民對《逃犯條例》的修訂反抗無力,學生與勇武派才被迫起來公民抗命,進行「時代革命」,是勇武派拯救泛民的政治生命,是泛民有求於勇武者的努力,才有「不切割、和勇合作」之類的說法,但這立場與他們混了幾十年的和理非立場完全矛盾。勇武一定涉及暴力,他們的不切割只是不想被勇武者針對,不是否定一貫的所謂反暴力立場,也不是認為勇武派並無犯罪、不應承擔刑責。

7月6日有一宗小風波新聞,大家可能忘記了。泛民議員楊岳橋出席電台節目時建議「暫緩對示威者的搜捕行動,以緩和社會氣氛」。他的說話馬上被理解為「出賣五大訴求」的立場,建議政府行緩兵之計,待亂局平定後再秋後算賬;事後在一套巧言令色的解說下,港人不了了之。

這類政客表面站在抗爭者一邊,心中時時為建制及港共的安危着想,是不自覺流露出來的事。當然,筆者還會時時提醒大家楊岳橋在8月曾連同泛民律師及建制議員到美國遊說不要制裁香港,同時隱瞞當時《人權法》曾經被減辣。

區諾軒與朱凱廸同樣作出狡辯,說求減刑與求特赦或不起訴並不矛盾,只是為義士萬一被告入罪時爭取更好結果,甚至原先的提案是想幫「魚蛋事件」的義士(哪為何3年沒有作為,今天才提出)。筆者必須嚴正踢爆泛民與左膠一貫手法正是旁生枝節,然後轉換主題轉移重點,也就轉移了視線,這是他們一貫不道德地欺世盜名的手法。

配合三權合作

法律問題,留待法改會研究,留待筆者一類專家評論,兩位根本不懂法律的議員只是在作政治操弄而已。義士求的是公義,行的是公民抗命,追求的是理想,不是憐憫。坐牢多久,不會是義士介懷的,被貼上刑事罪犯的標籤才是最不能接受的。兩位議員追求的是尼采典型的說法:「奴隸的道德」——即是在不義的奴隸制度下少受傷害,而不是想去推翻制度。兩位自己喜歡奴隸道德是自己的事,何必強加義士?戰爭未完,80萬人還在上街抗爭,五大訴求清楚不過是要撤控、追求公義、追究警暴、要求民主,不是要求討論減刑,那是影都沒有的。你們為誰人而急?為誰人利益而着緊?開價減刑3年,政府還價6年,天公地道,義士的下場,好到哪裏?

法治沒有根本的問題,現時最大的問題是法官偏藍偏幫政府和警隊,法官以專業知識和虛偽的威權配合專權的濫捕濫控而濫刑。法官不知暴動罪過時嗎?不知非法集結罪是惡法與人權原則有衝突嗎?不知其定義過寬,容易造成冤案嗎?這些問題數十年前這些法官在大學讀法律時已經是熱門話題了。問題是,中共施壓要三權合作,偏藍法官上位已改變傳統的中立寬容的法治精神;而收取天價律師費的正義律師不單對法治淪喪裝聾扮啞,還幫手哄騙大家法治還在,香港還是有險可守!

說穿了,泛民政客與富貴律師同樣是建制既得利益階層,所謂法治,照馬克思的說法,本質上也只為建制利益服務而已,要糾正偏差,只能靠公民的覺醒。星期日遊行主題是國際人權,結果也相對是和平的一天,卻「燒了」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極為諷刺。筆者只好奇於人民的憤怒能否令早已脫離社會的司法官員清醒一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