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犯罪學ABC標籤理論之應用:「無差別」的暴力攻擊令「和勇不分」「建構」了香港民族(文:不惑之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網上圖片

六月份起白熱化的反送中修例抗爭,除了「Be Water」「不要大台」兩大原則外,最顯著的特色,乃在於「不割席、不篤灰、不分化」、「各有各做」等「和勇不分」之倡議。

這種倡議的根源,在於有不少抗爭者認為2014年的雨革、2015年光復行動、2016年魚革等等的失敗,以及之後政權強勢運用多種 DQ(參選、當選、結社等)作出政治打壓,乃是基於抗爭者之間的分化以至內鬥。當中不單包括有和理非與勇武的割席(雨革、光復和魚革),有泛民和本土派的爭拗,也有「泛本土派」內港獨、城邦、歸英等各派的分裂和內鬥(具體上如熱普城聯盟攻擊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等)以至泛民內部的不和(如D100 和香港眾志),凡此種種都令反建制力量和抗爭意志散渙,讓當權者為所欲為。

但短短一兩年之內,何以極端分裂的反建制陣營可以凝聚起來呢?除了是送中惡法本身的恐怖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律政近年常以「法治」(公安惡法及普通法)令勇武及和理都要飽受囹圄之苦,令「有險可守」「法治未死」之說大失市場。法治失效以及牢獄經驗均令「和勇」之間的思想距離拉近。

不過凝聚抗爭者的最大因素,乃是政權的一意孤行,除了不斷升級暴力打壓外,別無他法。抗爭者之間「和勇不分」的「基礎」,其實在於黑警「不分和勇」都用上過度武力去濫權濫暴濫捕濫告。

重要的事不妨反覆陳述。反送中抗爭中令和勇兼備的「香港民族」形成的主要催化劑,就是暴警、鄉黑、五毛、藍絲及奶共權貴對「和」、「勇」甚至記者、醫護、社工和街坊,從612起,均作出各式各樣「無差別」的攻擊(催淚、布袋、橡膠、胡椒彈,警棍、胡椒噴霧和水砲等等)。另外濫捕濫告亦是「不分和勇」地進行。到了八月初更出現了大量「失控」的卧底警破壞嫁禍、無編號「制服暴徒」性侵、虐打、虐殺以及棄屍等滔天惡行。〔不是說勝者為王,但極權當道下難以 Fact Check,只能選擇相信疑點重重的個案,如浮屍及沒有遺書的離奇「自殺」中會有警暴成份。〕

從近期連登和FB上反「加泰集會」的文宣,如「勇武要抖一抖」等美國先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裝修地鐵和店舖都係鬼(卧底警)等言論,就可以看到一部份的「和理非」其實不斷想跟「勇武」「割席」,否定勇武行為並以恐懼中共打壓加劇、美國會割席等膠論來分化抗爭,否定「各有各做」的大原則。但殘暴黑警持續升級並且「無差別」的惡行,最終「團結」大部份香港人,令大家對「獅鳥」「裝修」和「港獨訴求」都可以「充份理解」。

當然,標籤的運用永遠都是雙向,警察標籤示威者從「廢青」、「暴徒」再到「曱甴」,而抗爭者亦用「毅進仔」「警嫂3P」等作出反抗。雙方皆以偏蓋全藉此發洩情緒或合理化暴力,不在話下。

荃灣爆炸品案被告「老湯」的獄中來鴻曾經強調過,一百篇香港民族論述或港獨文宣,對香港獨立所起的作用,也及不上硬食一枚催淚彈的震撼。

香港民族的形成,固然有大量歷史、文化、政治、經濟和港陸矛盾衝突等因素。但警鄉黑的暴力,尤其是當權者的縱容和「標籤」,以及「合法」行使公權力和武力者在標籤後的「無差別」攻擊,每每都對香港民族的凝聚「居功至偉」。這個議題,假若有朝自治、自決或港獨成功,就可以留待社會學者日後去申請基金作出詳盡的硏究和分析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