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千人高院外守候天琦|三人定罪或刑期上訴待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報圖片

因二零一六年旺角警民衝突遭判囚六年的梁天琦、判囚七年的盧建民與判囚三年半的黃家駒今早(九日)在高院聆訊。當中,梁天琦與黃家駒不就定罪上訴、只上訴刑期,而盧建民則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法院外近千人聲援,合唱歌曲《十八》支持梁天琦,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潘兆初署理首席法官、朱芬齡上訴庭法官、彭偉昌上訴庭法官聽取各方陳詞後,決定押後頒布書面裁決。

庭上播放當晚旺角警民衝突前後的影片,包括小販事件、的士疑撞傷路人、黃台仰嗌咪呼籲群眾讓路給的士、警察推出高台、本民前宣佈選舉遊行、警民爆發衝突等。

梁天琦代表:判刑過重,原審錯誤歸罪、非有預謀

代表梁天琦的駱應淦大律師質疑判刑過重,認為原審法官彭寶琴錯誤指出砵蘭街暴動,梁天琦有責任,但梁天琦並沒有入罪。第二,梁天琦並非有預謀,事件是突發的,但原審法官強調亞皆老街有組織有預謀,而所引用的案例較此案件嚴重得多。第三,縱火事件跟梁天琦無關,原審法官卻以此為量刑基礎。第四,原審法官忽略了個人行為,認為完全不重要,並不恰當。第五,黃之鋒的上訴案中的判詞指出暴力行為對刑期有影響。最後,楊家倫暴動及縱火案判刑五年,另一鄧浩然沒有縱火判四年。

駱大律師稱,本民前成員當晚的原意為小販爭取權益,法庭不應完全不考慮此動機。

盧建民代表:無共的目的則不算集結

代表盧建民的劉偉聰大律師稱,指出原審法官對暴動罪元素中的「共同目的」定義 (corporate nature of the offence),不符合梁國華案的判詞。劉偉聰稱,公安條例十七B判十二個月,十八條非法集結可判五年,而暴動可判十年,是層層遞進,背後按不同的意圖(mens rea)作出判罰,故此罰則有分輕重,不可混為一談。劉偉聰援引梁國華一案指,如果在場人士作出的不法行為並非為了共同目的,他們則不算「集結在一起」。

法官:原審指引其實令入罪更困難

庭上討論控罪原素。法官指須有三名人士或以上集結,進行訂明行為,並有足夠關連以確定其共同目的與集體性質(corporate nature)。

法庭討論原審法官的判詞,稱盧建民有訂明行為(指罵與攻擊警員),依賴控方的指控的基礎。法官對層層遞進的原則認同,法官質疑劉偉聰為何當時沒有提出這個論點。劉偉聰承認當時沒有注意,學藝不精。法官指出原審法官的指引其實令入罪更困難。

律政司:動機不同但目的一致,可從被告行為引申

律政司代表梁卓然專員作出陳詞,稱共同目的(common purpose)並非是必要的原素,動機可以不同但目的仍然一致,在被告人涉及的訂明行為中可引申出共同目的便可。

法官提問梁卓然專員現在的案情中是否有確實的訂明行為。梁資深指出凌晨一點幾,警察已有防線,不少人向警察防線攻擊,包括盧建民,有攻擊武器,又有衝前攻擊,所以有共同目的。法官提及事件的演進涉及的共同目的。梁狀再重申事態。

黃家駒代表:無預謀、參與時間短、無案底

黃家駒代表律師指出被告使用法泡膠就被制服,並沒有預謀以及參與時間極短。鄧浩賢案例有廿九名警員受傷,但量刑也只四年半。此高院案判得較其他法庭為重,要考慮判刑的一致性。

代表律師稱,英國的暴動案有死人和骨折,主謀只判五年,其他的案例只判兩年以下。律師指,黃家駒肯認罪應當判以寬鬆刑罰,指法庭應對認罪的群眾輕判,又稱年輕人被誤導。

三位法官均批評律師狀發表政治意見,與案件無關,不要再就此發言。律師稱指黃家駒沒有案底,又肯認罪,請予輕判減刑。

律政司:須考慮前因後果

律政司梁卓然專員陳詞,指出被拘捕後的事也需要考慮。要指整個案件所發生的事一起考慮。梁資深指出原審法官量刑時已經考慮相關元素。

法官質疑梁卓然對英國案例文字的理解。判詞指出要考慮前因後果,但未必一定要考慮。

梁卓然強調量刑有其根據。

申請方梁天琦代表律師陳詞,稱其他人的行為不應該算在被告頭上。

法官聽取雙方言詞辯論後,宣佈退庭,日後會以書面宣佈申請結果。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