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國際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止亂(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  
  •  
  •  
  •  
  • 0
  •  
  •  
  •  
  •  
  •  
  •  
  •  

By Patrick Gruban, cropped and downsampled by Pine – originally posted to Flickr as UN General Assembly, CC BY-SA 2.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4806869

時至今天,筆者完全看不到中共與港共能如何有效完成「止暴制亂」的任務;而且局勢每天都在慢慢惡化之中。對所有熟知中共歷史的專家而言,都不會懷疑這場亂局最終必然以流血的悲劇作為終結。筆者基於已知的情勢推斷,認為不會,從來認定不會。

美帝分散投資香港

認定會與認定不會流血收場,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分析方向。說會的人不乏泛民首要人物,曾經靠聲稱要結束中共一黨專政混了幾十年飯吃的人物,每當中共略為發火、要制裁而影響這群人的利益時,他們會葉公好龍,怕得要命,什麼犧牲也不肯付出,還站到中共一邊恐嚇港人,說流血的可怕;又誤導一般人運動已經贏了5比0,應該見好就收,回到和理非,回到由他們作代表的大台時代,不必抗爭下去,只須「血債票償」。

事態的發展是,這群只顧一己選舉利益的泛民主派已經失去代表港人的資格。他們聲稱與一度主動割席的勇武派「和理同路」,可以各自努力,維持團結,還想以最少的代價、無犧牲的付出,繼續冒充香港反對陣營的總代表;但港人對他們的不信任與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其實相差不遠。局勢要走向緩和或是更激烈的「革命」,只是由勇武派主導,是勇武者與專政者的角力比併,泛民不被正式批判切割,已是萬幸。

泛民的不堪,是享有代理民主的專利太久遠,脫離了民眾而不自知,其失誤與港共和中共倒是一樣的。民主派想叫停抗爭,是以為區議會選舉是民主的大事,抗爭不能影響選舉的正常舉行。

特區政府也以為如是,民建聯工聯會兩黨也以為如是,以為港人很重視今次一定有利泛民的選舉,還有明年的立會大選。筆者看遍勇武的討論,並不當停止選舉是一回事。

這十分正常,因為筆者也不當一回事,選舉只有參選的政客關心,香港面臨的是一場「時代革命」,還理選舉做什麼?

筆者這裏提醒泛民一句,你們的和理非好時光已成過去,往後還想存在,不想被歷史批得一文不值,今天好自為之。今天不是你們會否不與勇武派切割的這個偉大問題,而是勇武派會否與你們正式切割,把你們也加入被修理者名單的問題。

也請留意你們的大靠山美帝是否還會無保留地信任和支持你們的問題。明顯已經不是,美帝已經與黃之鋒等人為代表的新世代港人建立聯繫,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新還原「加辣」始行通過的訊息,是經黃之鋒在9月中帶給港人,而不是告訴8月中訪美游說美國不應制裁中共的泛民4名政客律師:楊岳橋、涂謹申、郭榮鏗、葉建源(筆者上網已經見到新版的法案,還原「加辣」是事實)。

筆者沒有內幕,但相信美帝已經分散投資,沒有把所有支持集中於表現不濟的泛民,而是與新世代、本土派以至獨派及勇武派建立某一形式的聯繫,給予某些支援。中共對此當然知情,宣傳上更大力渲染,以此警告港人,並作為對港人政治上收緊的藉口。

中共加大渲染警告

可笑是,港人不單全信,並視之為希望之所在,在示威時大舉美國旗、高唱美國國歌和香港「國歌」,港人立意要把香港問題國際化,歡迎美國及各國的干預,還惟恐不及。本欄對此早已分析,但中共罵完嚇完之後,無任何應對良方,完全被動,是彰彰明甚的。

10月1日中共70年國慶前後,是中共對港政策是走向更強硬的流血收場,還是走向退讓和平解決中港矛盾的重要分水嶺。結果是清楚的,港人抗爭運動不會走向天安門式的流血告終,那是大方向所在,港人只要堅持抗爭下去,全民參與,最終吃不消、要謀求妥協的只會是中共港共。站在民間的立場,筆者認為五大訴求,寸步也不必讓。

專政一方必然退讓

筆者從來認定中共不可能出動解放軍,以天安門模式解決事件;過了10月1日,更加肯定。要出,早就出了,是不會等到今天的,還是只能靠謊言流傳謠言去恐嚇港人。

解放軍堂堂正正開到各個主要路口一站,什麼動亂都可以平息,一槍不開,也不必打市民,港人也會乖乖回到家中,這麼有效而沒有傷亡的舉動,中共就是不敢用。什麼原因,耳聰目明的港人焉會不明,焉會被嚇倒?

今天美帝正在變本加厲干預香港事務。港共完全莫奈之何,別說要驅逐亂港的美國領事了,連高調來港為港人打氣的美國參議員也不敢拒絕入境,近來逢遊行集會皆發出反對通知書的港共,對星期一晚民眾要求美帝制裁港官的集會,敢禁止嗎?敢出防暴警員、催淚彈驅趕高舉美國旗的港人嗎?這是莫大的屈辱。

今天的情勢,必須讓步的是專政者一方,那是必然的。由於過去多月發生大量違反人道及警暴事件,還有近期為數甚多的市民神秘死亡事件,筆者特別要指出,五大訴求中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項,必須修改為「國際獨立調查委員會」方能回復港人對政府的信心。香港政府是一個失去信譽的政府,徹底調查及糾正月來各類警暴事件,調查各類神秘死亡事件,還公眾一個公道和恢復信心,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運作不單要對港人透明,也要向國際透明,那就必須要有國際法專家及人權組織代表的參與,否則無法令香港回復正常。

長遠而言,當然還須發展民主,這是後話。

筆者設想是如何在近期內回復香港社會的穩定同信心,更重要的是國際對港的信心。這是止亂的第一步。


Share This:
  •  
  •  
  •  
  •  
  •  
  •  
  • 0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