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唔搞「港獨」,唔到香港人話事(文:散彈一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梁振英前日(廿一日)寫咗篇文章[1],大致上係講緊香港特首權力大於一般外國市長,所以呢個權力必須有中央政府授權,否則就係違反《基本法》,就係港獨。

呢樣嘢我哋都講咗好耐,點解香港人爭取「真普選」緣木求魚,主要就係出於呢個問題。你同唔同意呢個觀點係一回事,但事實證明部份當權者(eg. 梁假假地都算係國家領導人級別)係咁認為。所以爭取緊「真普選」嘅人,要有被中共當成「搞港獨」嘅覺悟。

我會將問題分成兩個部份:理論上嘅爭論,同實際政治操作嘅問題。

理論上嘅問題其實好簡單。香港特首雖然有遠高於外國民主國家市長嘅權力,但唔擁有主權國元首嘅權力。香港特區「高度自治」嘅範圍唔包括國防同外交。冇權管呢兩樣嘢嘅政府,唔可能擁有主權。至於「市長以上,元首以下」嘅權力係咪一定要由「中央政府」「授權」,我覺得係可以斟酌嘅。根據現代政治理論,所有政府、所有官員嘅權力都係由主權者授權嘅,所以上至總統,下至市長、村長,佢哋嘅權力都係由主權者[2]授予。特區同特首嘅權力主要[3]係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透過《基本法》授予,中央政府行使嘅係「任命權」。嚴格嚟講,「任命」唔同於「授權」,而中央人民政府根據《基本法》四十五條任命特首呢個行為,雖然可以理解為中央政府「授權」某一個香港市民去擁有特首嘅權力,但唔應該理解成香港特別行政區或其首長嘅權力係由中央政府透過任命去授權,因為香港特區政府享有嘅權力已經一早透過《基本法》授予,而中央政府各部門係唔可以自己直接行使呢啲權力嘅[3.5]。

我哋望返台灣問題就知道「港獨」嘅龍門係可以搬嘅。中華民國政府、中華民國總統嘅權力,從任何方面睇都係主權國。中華民國總統嘅權力來自民主選舉,而唔係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授權。但呢個冇中央政府參與嘅制度又唔算係「搞台獨」,所以「台獨」嘅門檻似乎比「港獨」更高。呢個固然係因為台灣同香港嘅政治現實唔同,但如果係咁,梁振英嘅立論,即「香港特首唔需中央任命、其他事務冇中央批准即係搞港獨」[4],從理論上未必成立,而係必須睇返香港嘅政治現實。

香港特首選舉實際上嘅問題係:如果特首選舉當選嘅人,中央政府唔願意任命,咁點算?照《基本法》四十五條正常解讀,只要中央政府死都唔任命,「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就不能成立,當選人做唔成特首,就等同於否決。但實際上,否決一個喺民主選舉當選嘅人,一定會有政治代價,同埋十分難睇,所以我理解中央對特首嘅「否決權」都係「講定先」但只會當係 last resort。

所以,為咗避免出現呢種情況,中央政府一直都盤算點樣將中央政府反對嘅人排除在特首選舉之外[5]。而家嗰1200人組成嘅選舉委員會,同埋「831決定」提出嘅提名委員會,似乎係扮演緊呢個功能。但如果選委會成員唔「聽話」,咁又點算?我相信[6],為咗避免呢件事發生,中央政府在港做咗好多工作,但代價就係中央政府在港部門同某些選委成員關係過份密切,變相忽略咗香港大眾市民嘅訴求。但問題係,如果中央政府接受「同選委打好關係,以確保選出中央接受嘅特首」嘅方案,點解唔接受「同香港人民打好關係,以確保選出中央接受嘅特首」嘅方案?呢個問題如果唔即時處理,由得政商界繼續坐擁特權換取政治忠誠,無異於飲鴆止渴,只會增加香港社會嘅撕裂,將香港大眾推往反對中央政府嘅一方[7]。

我認為,如果要徹底解決呢個問題,最好嘅辦法係架空特首嘅權力。我哋知道如果中央政府拒絕任命由普選產生嘅特首會有政治後果,但其實只要削弱特首嘅權力,將政策嘅實權下放各問責官員,咁問題就可能冇咁大。根據《基本法》十五條,香港主要官員嘅任命權在中央政府。特首可以根據四十八條提名主要官員,但中央當然可以不任命,而且根據媒體報道[8],似乎中央都曾經否決過特首提名嘅人選。 如果中央政府可以以相對低嘅政治代價去直接否決某啲人擔任香港特區主要官員,而呢啲官員嘅決策唔會被民選特首推翻,咁就可以控制住「中央反對嘅民選特首」造成嘅風險。呢一招另一個好處係「去中央化」[9],避免將所有注碼放在特首一人身上[10]。同時,由於特區官員嘅職責分配可以微調而唔需要修改《基本法》,所以亦有各種試驗嘅空間。當然,呢招香港人收唔收貨係另一回事,但我覺得從任何角度去睇,都好過靠一個要利益輸送換取忠誠嘅選委會。

當然,你問我嘅話,其實中央政府已經將當年願意授權予香港特區嘅權利寫咗喺《基本法》上面。當年某種嘅理解係,國防外交由中央負責,其他嘢唔管。特首當然係要由中央任命,但只要特首緊守《基本法》,係絕對冇可能會變咗搞港獨。正如我上面所講,「港獨」其實係一個好浮動嘅概念,當今實際上嘅定義其實就係「掌權者做一啲中央政府唔鍾意嘅嘢」。所以我成日話,香港人係冇可能搞得成港獨嘅,只有中央政府先可以。只要將香港人嘅訴求打成中央反對,然後「有殺錯冇放過」咁全力打壓,香港自然會獨立,呢樣係無可置疑嘅事。至於事件係會點樣發生,有gun定冇gun,已經係細節,係後話,無咩必要討論。

事實上,只要中央政府唔支持,而香港政府又做嘅嘢,就係港獨。中央係清楚知道呢個問題所在,所以無論香港特區政府做咗啲乜,表面上中央政府都要支持,否則豈不是證明特區政府搞港獨?多年以嚟,中央政府為咗「唔搞港獨」,對特區政府犯嘅過錯死攬爛攬,諗落都算係蔚為奇觀。 (講到呢度,我諗中央要求一個信任嘅人做特首可能容易啲理解。) 我可以想像,就算一個得到中央政府任命嘅特首做咗好多中央唔授意嘅事,中央政府都可能為咗「唔搞港獨」,表面上照樣支持。喺呢個情況下,只要特首唔違反《基本法》[11],的確冇可能搞得到港獨嘅。

所以某程度上,「港獨」喺現今香港政治生態,不過係一個掩人耳目嘅偽議題。中央政府將同大部份所謂「港獨分子」亦都只係借「港獨」去各自增加自己嘅政治籌碼。中港關係嘅主要矛盾從來唔係關乎於「香港是否中國一部份」嘅問題[12],而係中央政府、特區政府同香港人之間嘅政治角力。某些人企圖將政府[13]唔願意作出嘅政治讓步打成「港獨」,而「港獨分子」就係如此應運而生。講到尾,要贏出呢啲政治角力唔係靠標籤或指控,而係需要有付出甚至犧牲[14]嘅覺悟。「港獨」講得太多,意義又唔清晰,最後都只會變成一個無咩意思嘅詞語,同「仆街陷家鏟」差唔多。唯獨係香港人從呢啲鬥爭中學識咗團結自強,算係真正嘅「覺醒」,我諗政府以致泛建制派都未識得點樣應對。香港民族從「港獨」嘅指控中誕生,呢樣嘢真係要感謝黨感謝國家。

PS: #首先我反對港獨

[1] https://www.facebook.com/leung.cy.108/posts/939104809785330
[2] 喺民主/共和國家主權在民,而政府權力仍然要由人民授予。
[3] 我話「主要」係因為《基本法》二十條,中央政府可以授權特區「其他權力」。中央政府有冇用過二十條係一樣好難確定嘅嘢嚟⋯
[3.5] 基本法 22 條
[4] 原文:哪在什麼情況下可以兩者兼得:既撇開中央人民政府,香港又可以有高於倫敦、紐約的自治權力?不能宣之於口的答案就是逐步「去中央化」:香港多數人屬意的行政長官人選中央政府不得不任命;其他事不必中國政府授權、批准,也不能反對。「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句話接著就名存實亡,最終香港變成主權國家,這就是獨立。
[5] 用現今講法其實就係「DQ」
[6] 冇 fact check
[7] 事實上呢十年發生嘅事大概如此
[8] eg. Now新聞 -【政情】林鄭組班新面孔遭京官DQ
[9] 系統學上嘅 decentralization
[10] 我哋叫呢啲情況做 single point of failure
[11] 而特首違反《基本法》嘅行為,一經司法覆核,法庭可以宣告無效⋯ 而《基本法》嘅最終解釋權在人大常委⋯
[12] 否則亦解釋唔到點解所謂「港獨」呼聲只係呢十年內忽然冒起,而唔係1997年開始
[13] 呢度嘅「政府」包括特區政府
[14] 唔一定係犧牲人命架。大家唔好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