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大的暴風雨(文:謝冠東)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BY Mathias Krumbholz [CC BY-SA 3.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如果認為香港的情況已經壞無可壞,這幾周只是持平地壞,那很明顯是誤判。

首先,我們在8月31日看到警察先在太子站對市民進行無差別攻擊,造成多人重傷,然後警察還要阻救護、阻記者、封車站,重傷者要一個小時後才在荔枝角站獲救護車接走,期間亦無人能夠監察站內所發生的事。警察幹的是遺臭萬年的違反人道罪行。

及至9月7日大埔墟站的學生在沒有攻擊任何人之下,卻被七名警察以警棍圍毆,頭部重創、倒地不起且血流成泊,暴烈行徑足可令全人類髮指,也激起市民大眾保護下一代的惻隱之心。

然後是9月15日,北角有黑社會人士出沒,甚至四處揮刀,嚇壞香港市民,而這些人竟反過來獲警察保護,警察以警盾保衛他們,又與他們搭膊頭,旁若無人程度教人嘆為觀止。

凡此種種均令人看到香港的情況根本是越來越壞。股市在林鄭宣佈撤回條例後急升千點,其實是昧於實況,投資者領錯情了。因為現在香港的主要問題,根本是警暴橫行,而非條例是否壽終正寢。

雖然示威者也有他們的暴力行為,然而當有400萬人對政府不滿,有1%人屬於暴烈也有四萬之眾,這是在所難免。可是看政府和警隊的發言,卻全面包庇警察的暴力行徑,即他們是100%支持暴力,那才教人驚訝。第二,如台北市議員苗博雅評論香港時所言:「當違法者陷入瘋狂,還能有執法者來對抗。但當執法者陷入瘋狂,又有誰能制衡?」在毫無制衡下,那已證實會演化成越來越狂、更狂的尚待來臨的局面,更不用說還有黑社會也是不受制衡。第三,觀乎各方的受傷程度,很明顯警隊的濫暴相當過分。

更重要的是,其實示威者基本上只有一個主要訴求,就是檢討警暴。只要制止了警察的徇私、濫暴和濫捕,事件就可落幕,警方不再施暴,示威亦無必要,雙方的暴力都可消弭,事情本來就是如此簡單。

可惜現在警察反其道而行,選擇變本加厲。市民隨時落街也會遭警察棍打和逮捕,還要同時面對無人約制的黑社會。他們已感到自身安全嚴重受脅,物業拋售潮開始湧現;然而要找人接貨並不容易,因為買了就等同要供樓30年,而現在越來越多人懷疑自己是否仍能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城市待甚至活30年。

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能依靠政府,因為他們的能力和誠信都已如陳帆所言「有目共睹」。

我們亦不能依靠警察,因為他們製造的問題遠多於他們所解決的,甚至他們就是問題的根源。

我們亦不能依靠和理非的普羅大眾,因為他們發聲政府只會置若罔聞,而且現在所有遊行均一概被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都被視為非法集會,並會受到警察襲擊。

我們現在只能寄望社會賢達,運用他們的智慧、大能和社會網絡,去抑制這一件事。然而假如他們選擇既不發聲,又不行動,那香港就只能白白斷送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變成Game Over。香港人是否如他們自視般擁有智慧和慈悲?這次無疑受到了真正的考驗。

刻下警察已揚言將採用實彈射擊,而何君堯又在集眾,要在元朗恐襲兩周月的9月21日進行「清潔運動」,更大的暴風雨顯然已在我們預見之中。我們是否只有坐視不理,並踏上坐以待斃一途?在這場風暴經過百日之後,我們更為擔心這個答案將越來越接近百分百真實。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