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有《人權問責法》制裁「港奸」(文:王岸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PIC VIA SCREEN CAPTURE

香港已經有太多法治崇拜者,筆者絕對不是,我只是法律工具主義者;這是說很多國際法及外國法律,港人其實可以借其幫助港人爭取人權及民主,只是港人未懂善加利用。泛民的律師先是不懂,懂了也只為自己名位打算,誤導港人。

上一篇文章已作介紹,美國即將通過的《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有2017年及2019年版本之別,它已由有牙老虎變成無牙老虎。這麼重要的改變,今年8月,曾到美國游說不應經濟制裁的香港6位議員,當中3名泛民偉大律師;楊岳橋、涂謹申、郭榮鏗,有沒有可能不知?若知道了,為何不告訴港人?任由個多月來年輕人在美國快將出手支援的錯覺下繼續流血被捕?你們的盤算是什麼?你們的良心是否同黑警一樣,跌了?

法案已改 變得寬鬆

筆者上周已提醒大家該法案已變了,還希望有可能在法案通過前的最後一刻,有人可以發動游說美國議員加回去。雖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很多論者顯然沒有盡言責,也懶於自己尋找答案,只是人云亦云,是對不起這個時代的。大家只須對比兩個版本中有關制裁的第7段,便知道之前制裁侵害五大人權及民主爭取者的條文已抽走,只餘針對扣押及轉送港人返大陸的官員,即類似銅鑼灣書店事件涉事的官員,才會受制裁。這條法例只餘空洞的政策條文,已是名不副實。

筆者踢爆的目的不是想呼籲年輕人回家,正好相反,只是提醒年輕人不要單是勇武升級,智慧也要同步升級;要小心政客的三刀兩面,要有自己的進退尺度,不要盲信泛民的KOL。必須明白,很多口講民主的人只想混飯吃,本質是維護制度,是反民主、反革命的。

香港的媒體忽略《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改變,除了本身不專業之外,也是因為單看外媒的報道和評論,還形容法例通過後,美國將加強制裁侵害港人民主人權的官員。外媒不一定清楚兩個版本的分別,但其認知上沒有謬誤,因為美國的制裁可以依靠外媒認識的另一條美國法例,所以外媒沒有搞錯,只是港媒不明白,又不去搞清楚。

法例依據是筆者上周介紹過的2015年《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簡稱《人權問責法》),顧名思義,這條法例可以幫港人爭取民主人權,制裁「港奸」,它只是較為間接,不如2017年版《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般直接,一步到位。簡言之,希望美國制裁禍港的「港奸」,港人要依靠兩條而非一條法例,過程要更複雜、更多工作,但肯定尚有空間,大有可為,只看大家能否更團結發揮集體的力量!

《人權問責法》授權美國政府對違反人權及貪污的國外人士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凍結並禁止在美國的財產交易,該法案於2016年12月23日附加於年度《國防授權法》中成為法令。更可喜的是,全球多國及地區也通過類似法律;包括台灣、歐盟、英國、法國、瑞典、荷蘭等區域,正審議相關立法工作。該法例之名是紀念一位俄羅斯維權律師,他因為揭發俄羅斯政府的腐敗,於2009年遭謀害。

有美國參議員表示法例通過後(指《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點名指應當制裁行政會議及立法會成員葉劉淑儀,她當然十分緊張。我們可以她作為虛擬例子,研究一下引用美國法例於港人的可行性。《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欠缺制裁條文,但民主人權的精神如何在香港落實則寫得具體而詳細,違反這些原則時,美國的《人權問責法》已可馬上派上用場。

點名葉劉 有其理由

誰可以提出指控?誰接受指控並啟動制裁程序?一般而言,總統決定行使制裁權之時,是基於可靠證據,於是人權團體、智庫、政黨、跨國NGO都可以扮演中介人角色;一般港人可經聯署行動及搜集資料撰寫報告,經中介人提控。

法例規定總統決定制裁行動時,要考慮參議院或眾議院一些重要委員會主席或有地位委員所提交的證據。委員會是指銀行、房屋、財務及外交關係等,香港的中介人把報告交給這些委員會主席再提交總統;提交120天內總統必須作出決定及回應。

什麼行為會受制裁?是指法外殺人、酷刑及其他嚴重違反國際公認的人權。葉劉覺得自己什麼也無實權,最多只是為黑警的行為講些修飾好話而已。法例不單針對下令的官員,這是問責性的法例,亦針對具體幫助支持及技術支援者,materially assisted, sponsored, provide financial, technological goods or service in support of等字眼已生動形容,有能力又主動為暴政作幫閒的人,都可以受制裁。葉太作為行會成員、立法會議員、警政專家,出聲為警暴護航,與另一小黨成員梁美芬一樣,皆曾為警隊吶喊籌款,出錢出力,被納入制裁是於美國法律有據的。

《人權問責法》下的制裁還包括禁止入境、取消簽證,雖然沒有禍及家人,但美國的出入境法規多的是,總有一條可以引用。

公平地說,葉太不算太過「港奸」,她十多年前留學史丹福大學時還寫過一篇建議香港民主如何改革的功課,美國用葉太作例子其實內裏大有文章,法例之內被制裁者有申辯空間,就算被裁定為「幫兇」,只要行為上有大幅改善(A significant change in behaviour),亦可撤回制裁。筆者誠心希望,葉太與其他罪孽未深的官員和「港奸」及早醒覺,回到正義港人的一邊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