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反送中】遭恐嚇未退縮|梁兆玉:因為做緊啱嘅事

Share This:
  •  
  • 61
  •  
  •  
  •  
  •  
  •  
  •  
  •  
  •  
  •  
  •  
  •  
  •  

就着公共事務,表達意見,乃係基本人權。不過,近日偏偏有歹徒,使用不同方式,恐嚇不少反送中的學生,企圖滅聲。梁兆玉是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的外務副會長。她近日亦有遭到歹徒恐嚇。她雖然感到害怕,但她仍然堅持繼續參與反送中運動,她說因為她「做緊啱嘅事」。

反送中運動從六月開始變得越來越多人參與。梁兆玉在六月上旬,有鼓勵過市民參與六月九日反送中遊行。梁兆玉表示,自從六月九號後,她就有發覺自己遭人跟蹤,直到近期更遭到恐嚇,包括facebook收到恐嚇訊息,更有人在她住所附近張貼恐嚇單張。不過,她仍然堅持繼續參與反送中運動,她說因為她「做緊啱嘅事」。 她亦坦言,她感到害怕,但是她最擔心並非自己安危,反而是自己的家人。現在她住在浸大的宿舍, 因為她寧願恐嚇她的人搞她自己,也不要搞她的家人。

梁兆玉在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室(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梁兆玉眼睛明亮,訪問期間,眼神亦很堅定。她毅然反對政府推行送中條例。她表示,她對中國司法制度並無信心。她亦指出,送中條例會損害獨派自由,因為會被中國捏造罪名。

在四月至五月開始,梁兆玉有在浸大、銅鑼灣與旺角等地方,擺設反送中街站。她說,她試過連續五小時在街站派單張。她續說,雖然擺街站很熱、很辛苦,但因當時並無太多人關注送中條例,所以她希望有更多人關注。 她認為,擺街站是有價值,並無浪費時間,因為這成功令一些人醒覺,亦有很多路人會接收單張。

梁兆玉有參與過六九遊行、六一六遊行、九龍遊行、沙田遊行與八一八遊行等等。遭恐嚇後,梁兆玉在八月十八日仍然有參與遊行,未有退縮。她當時又不擔心八月十八日遊行,會出現中國解放軍。她解釋,她讀經濟,所以她明白香港對中國是一塊「肥豬肉」,香港的關稅制度與股票市場對中國有價值,中國不會輕易放棄。另外,如果中國解放軍出動,會引致外資撤離,而損害中國經濟。觀乎浸大九龍塘校園對面,就有一個中國解放軍軍營,梁兆玉似乎一早就見慣。

梁兆玉在香港浸會大學(攝影:劉康。此圖片以CC0 1.0發布)。

早前警方以懷疑雷射筆是武器而拘捕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方仲賢被拘捕的幾日,梁兆玉沒有睡過覺,因為她忙於支援方仲賢,包括法律方面與身體方面的問題。梁兆玉不滿,警方以擁有雷射筆而拘捕方仲賢。她直斥,這是白色恐怖,意圖令示威者不敢發聲。她表明,學生會堅持與抗爭者同行,不會因而絕聲。不過,她坦言,方仲賢被拘捕時,她感到很害怕,因為無法聯絡他。 她又憶述,她因為方仲賢遭警方叉頸而流過淚,並且感到非常緊張。

在反送中運動前,梁兆玉早在二零-二年,就有反對中國國民教育,參與她中學的關注組,並且感受到香港與中國差異大,而認為香港人與中國人是不同的民族。 她說,後來《香港民族論》更加證明了她的民族觀點,並令她支持香港獨立。她認為,香港未有民主,是因為香港未獨立,在中國之下,香港就不可能有民主。她提倡民族自決,並認為香港獨立是最可行的選項。

中學畢業後,梁兆玉入讀浸大。浸大因有極其嚴苛的普通話畢業試,而引起不少校內學生不滿,更有學生在上年因抗議普通話畢業試,而遭校方打壓。就讀浸大前,梁兆玉已經知道,浸大有普通話畢業試,亦已經清楚,陳樂行曾呼籲文憑試考生切勿選入浸大。梁兆玉的文憑試成績是可以考入香港中文大學。不過,她認為,普通話畢業門檻令學生受害,情況需要解決,所以她決定挺身而出,就讀浸大。

被問到未來的職業,梁兆玉說,她希望,將來成為老師,並任教特殊學校,例如正生書院。她解釋,因為她希望幫助特殊學校的學生,並灌輸一些政治理念給他們,又認為特殊學校的學生更需要受到關懷。


Share This:
  •  
  • 61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