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抗日心態抵抗特區政權(文:都鐸)

Share This:
  •  
  • 4
  •  
  •  
  •  
  •  
  •  
  •  
  •  
  •  
  •  
  •  
  •  
  •  

Screen capture via youtube

作者:都鐸
簡介:自由撰稿人

兒時筆者常聽長輩痛陳日本攻佔香港時的野蠻行為,說當年見到日本皇軍不敬禮,輕則痛打一頓,重則即場槍斃,又說日本皇軍怎樣當他們的親友是「抗日分子」而將他們迫害至死云云,所以當日本吃了兩顆原子彈的時候,他們就額手稱慶,希望中國有朝一日可以強大,更希望中國有朝一日能收回香港。經過幾十年歲月,好不容易由黃毛小子等到白髮耆英,香港終於如願以償成為中國的一部分。

只可惜他們有些卻等不到多22年,沒能見證中國香港特區麾下的警察,又再重蹈日本皇軍的覆轍。

一如當年有眾多熱血青年光復香港奮力抗日,今時今日亦有不少青年,奮勇抵抗特區暴政,一如近日大家在各區街頭所見。但不幸的是,他們不但要飽受特區政權的打壓,更有不少無知市民自詡中立卻選擇站在極權一邊。

還有那些只是為在場示威人士急救的市民,手無寸鐵,只有一身防具,被香港警察言語侮辱已經事小,更有人被無情的警察近距離向頭部開槍,人生頃刻永遠陷入黑暗。有不少被冠上「暴動」、「襲警」的市民,可能只有作和平訴求,或只作居中調停,更可能只是在街上路過,根本與所謂「暴力」沾不上邊,結果陷入警隊的魔掌之中,扣留期間更飽受蹂躪。亦有市民,只是老弱婦孺,卻在地鐵月台上、列車內或在自宅內,吸入警方連珠炮發的催淚毒氣。

說實話,當年日本皇軍再暴戾,他們好歹都是大和民族的一員,他們攻擊香港市民,是兩個民族之間的事。(當然,當年也有不少與日軍勾結的漢奸,如李冠春或者「勝利友」之類)但香港官員和警察們,自詡大家都是中華民族一員,卻對自己口中的同胞自相殘殺。更甚者,香港的所謂特首林鄭月娥與其爪牙,頻頻發表冷言冷語,進一步侮辱香港市民,冷血程度比當年的酒井隆、磯谷廉介、田中久一三位日治時期香督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年香港市民在日軍魔掌下受苦,也只是三年八個月而已,但特區政權暴虐香港至今,已足有廿二年矣,足足有當年日佔時期六倍之多。論港人受苦之程度之深及時間之長,今日香港市民實非當年日佔時期港人足以比擬。

當年抵抗日軍的香港市民,跟今日抵抗特區警隊的香港市民一樣,都是為香港的幸福而作出抵抗。筆者希望香港市民能團結一致,一如當年國軍十萬青年十萬軍一樣,將極權擊至潰敗,使香港重見光明。


Share This:
  •  
  • 4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