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反送中】暑假忙抗爭|新亞學生會會長司徒浩豐:結果比過程更重要

Share This:
  •  
  • 3
  •  
  •  
  •  
  •  
  •  
  •  
  •  
  •  
  •  
  •  
  •  
  •  

「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雖然現在已經不至於貧乏到「無一物」,但對於反送中的學生而言,距離目標的確可謂艱辛得「路遙遙,無止境」。司徒浩豐是新亞學生會的現任會長。他任職的新亞學生會,在反送中運動中,參與了不少抗爭活動,亦支援了不少抗爭者,又做了不少文宣。他苦說,現在學生會事務,就連在暑假都要一直做。

司徒浩豐認為,學生在暑假理應是輕鬆、玩樂、旅行。不過,他表示,現在見到有很多學生在暑假並沒有去到玩,反而是耗用自己的零用錢去買車票、裝備與食物給示威者。對此,他覺得,這社會非常可悲。他亦慨嘆,他現在的「莊務」,例如抗爭、支援與文宣,就連在暑假都要一直做。在七二一元朗恐襲發生後,他亦一直忙於支援有需要的學生,例如提供地方予不能返回元朗的學生暫住。

香港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有很多地區都出現了連儂牆,而司徒浩豐亦有於香港中文大學火車站旁,以及於新亞書院內,建立起連儂牆。他認為,連儂牆低成本,又可以讓新生關心社會,連結反送中的民眾,吸引民意。

司徒浩豐在新亞書院的連儂牆前。

被問到當初為何會競選新亞學生會,司徒浩豐說,他希望可以妥善利用新亞學生會去發揮影響力,並且讓更多同學關心時政、校務與院務。他亦提及,新亞書院在成立之初,本身立場反共,主張遠離共產黨。他認同,新亞書院本身的反共立場。

司徒浩豐現在於哲學系就讀。他原先是讀商科,但因着迷於哲學,而轉讀哲學。他說,他是受到貝剛毅博士與羅舜文博士影響,而增加對哲學的興趣。他上過貝剛毅的哲學概論課,課堂上討論的哲學問題,例如「人有沒有自由意志」、「道德是什麼」、「個人究竟是不是同一」等等,對他有很大的吸引力。

在哲學中,有一種規範倫理學理論類型,叫結果主義。司徒浩豐坦言,他在政治上,傾向於支持結果主義。他認為,過程並非最需要追求,反而結果才是最需要探究。他續說,他傾向支持結果主義,與約翰•米爾(J.S. Mill)及邊沁(Jeremy Bentham)無關。他是因為雨傘革命結果失敗,而確信結果才是最重要。他強調,只要達到目的,用什麼方式都不重要。他亦認同,梁天琦的一些觀點,例如摒棄教條主義。

至於在政治上,如何界定結果的價值,司徒浩豐就指出,如果結果損害自由與民主,那就是壞事。他續指,送中條列會損害自由民主,所以他反對送中條列。他又表示,他參與過許多反送中活動,例如三三一遊行,六九遊行,六一六遊行與沙田遊行等等。

司徒浩豐稱,反送中運動中,大部分參與者是學生,並認為學生是這場運動的領導者。他指出,學生飽讀詩經,可以實踐理念,又因沒有「包袱」,而無畏無懼,甘願拋頭顱,灑熱血。

回顧數月前發生的事,司徒浩豐表示,六一二佔領街道是權宜之計,因為這成功阻止送中條例二讀,而得到一個好結果。他亦支持佔領立法會,因為這是象徵奪回立法會,亦揭開七月的抗爭模式,不再留戀金鐘,而於不同地區抗爭。他又贊同包圍中聯辦,因為這是象徵撼動中國政權,並且可以羞辱中國。他亦指出,中國現在是殖民香港。

對於警方近期在民居附近放催淚彈,司徒浩豐就感到不滿。他以元朗護老院被催淚彈波及為例子,指出這會傷害附近的居民。他又批評,警察前方很多時候只有記者及急救員,但警察依然放催淚彈。他又認為,示威場合,有警察反而更擾亂公眾秩序,危害公眾安全。他直言,如果社會沒有「黑警」,那就會是非常安穩。他又指出,七二一元朗恐襲發生之後,已經證明警察已經不能保障市民。他質疑,現在失職的警察存在是否有意義。他覺得,社會是需要好警察存在,以維持社會安定。他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形容這是分辨正常警察與黑警的最好辦法,但他斥「可惜無能嘅政府唔願意咁做」。


Share This:
  •  
  • 3
  •  
  •  
  •  
  •  
  •  
  •  
  •  
  •  
  •  
  •  
  •  
  •  

Comments